毛人凤:处事秘诀“忍等狠” 一 革命朝气在黄埔 3. 与戴笠携手考入一中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5.html


过了一段日子,文溪高小来了一位新校长,他为了鼓舞大家好好读书,宣布成绩优异的可以通过考试跳级,提前毕业。毛善徐同学本来就把读书看得很重,忽然又有了新的刺激,就想好了一定要做头一批跳级生。

毛善徐本来就很刻苦,这下更是抓紧了每一分钟用来学习,一番用功下来,居然能提前与戴春风、周念行等同期毕业。当时,还有一位与毛善馀同时跳级的学生,叫姜绍谟,江山廿八部人,他不仅与毛善馀同年,而且还是毛未过门的妻子姜春梅的本家,这次获得跳级的美誉,比毛善馀来得更不容易,因为他是当年春天考进文溪高小的插班生,年底就毕了业。

有人觉得他们两个真是不简单,是文溪高小的骄傲,于是将他们誉为“一龙一凤”,毛善馀听了十分欢喜,借着这个东风,特在发榜前改了名字,叫做毛人凤。

高小生活结束后,按民国学制,再往上有中学校、甲种实业学校和师范学校。周念行、姜绍谟一鼓作气,考进了省立衢州第八中学。戴春风和毛人凤因婚约在身,准备先回老家结婚。匆匆忙忙地送走了两位同学后,他们一路欢欢喜喜结伴而行,戴春风先到吴村乡喝毛人凤与姜春梅的喜酒,然后,毛人凤再去仙霞乡喝戴春风的喜酒。

这一下,他们还攀上了亲戚。原来戴春风的妻子毛秀丛是本县凤林乡人,查查家谱,与毛人凤同族,论辈称呼,毛人凤叫她姐姐。这样一来,毛人凤与戴春风除了同庚、同乡、同学的关系外,又多了一层亲戚关系。这该怎么说呢?两个新郎官一边喝着酒,一边掐数着种种不解之缘,扳落一个指头,干一盅,半个时辰下来,面红耳赤,肢软语塞,头抵着头站不起来,索性压着桌面睡着。第二天,阳光灿烂,戴春风送毛人凤返吴村乡,两人信步田野,一阵阵泥香随风飘来,拂得青春充溢的少年人心绪跌宕不平。戴春风问毛人凤,今后作何打算?毛人凤不假思索地说:“读书呀。”“那好”,戴春风稍稍紧了一下眉头,一拍巴掌,爽快地说,“我们就一块儿去。”戴笠虽然顽劣,却是极其聪明的孩子,来年,两人应期赴试,结果双双考入浙江省立第一中学(后改名复旦),继续做了同窗。

省立一中坐落在素有天堂之称的杭州城内,毛人凤、戴春风来到此地,就像是梦游仙境一般,马上被那西子风光迷住了。遗憾的是,一中校规太严,平时外出不说,连星期天外出,也得校方准假,否则就要受到处分。为此,生性不羁、喜好玩乐的戴春风郁闷透了,外边的花花世界天天在挠他的心。毛人凤也有悔恼,一中被称为“贵族学校”,他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觉得不该冒冒失失地考这所名牌学校。单是一年的学杂费、膳宿费,就要卖掉毛、姜两家十几担积谷。此外,再算上路费与平时的生活费用,毛人凤的生活捉襟见肘,总觉得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