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与枪纠结的十年(参赛)[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103 28055
导读:参加解放军穿上绿军装,走进红色学校扛起革命枪,。。。。。。。。忠于革命忠于党牢牢紧握手中枪! 这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中国大地的流行歌曲,相信坛子上五十岁左右的老兵哥们都会唱这首歌。 我在十多岁的时候,就会唱这首歌了,当时的农村文艺宣传队的演出节目中,这是保留节目,几乎是每场必唱,所以孩童时代这首歌就在我的脑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这首歌里描绘的美好景色让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绿军装、红五星、最吸引我的是那手中的枪。 在上小学的第一个学期里,亲眼目睹了五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敲锣打鼓的送村上的参军


铁血网十周年庆典开始啦,快来看看吧


点击阅读更多"我这十年"的故事







参加解放军穿上绿军装,走进红色学校扛起革命枪,。。。。。。。。忠于革命忠于党牢牢紧握手中枪!

这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中国大地的流行歌曲,相信坛子上五十岁左右的老兵哥们都会唱这首歌。

我在十多岁的时候,就会唱这首歌了,当时的农村文艺宣传队的演出节目中,这是保留节目,几乎是每场必唱,所以孩童时代这首歌就在我的脑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这首歌里描绘的美好景色让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绿军装、红五星、最吸引我的是那手中的枪。

在上小学的第一个学期里,亲眼目睹了五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敲锣打鼓的送村上的参军青年去公社武装部报到,那时的心情别提有多羡慕了。

那个年代,全中国的文化生活很贫乏,经常看的只有《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三进山城》《平原游击队》这些打鬼子的宣传片。于是,在无数个夜晚里,我的思绪就伴随着这些抗日电影和无限的幻想一起飞翔。

那是个没有游戏的年代,没有《红警》可玩,没有QQ可以消遣,有的只是全民皆兵年代红小兵的红缨枪,有的只是小伙伴们自制的小木枪和竹枪,同学们在一起打枪战,捉特务,打鬼子,物质虽然贫穷,但我们的精神是富裕的。

在学校熬过了一年又一年,眼红地看着高年级的学长学姐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穿绿军装的人。终于,我上五年级了,这个光荣的使命轮到我们了,但是一个年级有近百人,只有十来个人才会有此殊荣,不过,对于当时年级学习前四名的我来说,轻而易举地获得了送新兵入伍的资格。

从学校到公社武装部有二公里路程,我们十个五年级的同学敲锣打鼓和村上的干部一起送当年入伍的新兵,一路引来无数羡慕的眼光,我担任大鼓的重任,用力把硕大的大鼓敲得震天响,我一路只想快点到公社武装部,想看看这些当兵的人发枪,因为枪对我的诱惑太大了。

没想到让我大大的失望了,到了武装部,并没有见到发枪,而且直到新兵上车到县上去都没见枪。

后来,我就常跑去我父亲的单位,一个休养所,在这个单位的不远处,有一个部队,经常在河滩上的靶场里有实弹射击。周六、周日在这个靶场的一边总是能看到我的身影,常常父亲找我吃饭就来靶场,一准找到我。

在这个部队的靶场,我熟悉了战士们的队列、射击练习步骤,也知道一些射击要领,看他们打一练习,二练习。那时周末的时光,大都耗在这个靶场边了。

一般我们小孩子观看如果当时是实弹射击就得离一百米远,如果只是练习那就可以走到五十米甚至三十米的距离。看着一枝枝步枪、轻机枪、重机枪,比电影里的真实,多少次真想能走上去摸摸这些枪,有一次看重机枪手打靶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看到那个瘦个子重机枪手被机枪强大的弹射力震得左晃右摆的心里还生气呢,这个解放军怎么打的啊,可能自己上去还要比他打得好呢。(当时不懂,这是马克沁重机枪,后震力巨大)

伴随着这个部队靶场,我一年年的长大,上了初中,上了高中,高考后的那年,正逢建国三十五周年,举行国庆大阅兵,从电视上看到宏大壮观的阅兵场面,看到那一把把闪亮的刺刀,看到那雄壮的步伐,我热血沸腾,当月就报名应征参加体检。

天遂人愿,过五关斩六将我终于笑到了最后,没花一分钱就被批准入伍。

当接到批准入伍通知书那天,我终于笑了,我可以穿上绿军装了,我可以拥有一枝自己的真枪了。枪,我的梦想,我一步步离你近了。

告别了亲人,告别了家乡,我登上了北去的列车,几天后我到达了部队,一个北方京郊的营房,我的激动是无法表达的,我的心情是迫切而热烈的,我的希望是无限美好的,我当兵来了,发给我一枝枪吧!

到达部队后,虽然从南方到北方的冬天觉得很冷,但我的内心是火热的,盼着实现自己十多年以来的愿望,手握钢枪保卫祖国。

新兵的生活是紧张而艰苦的,(有过军旅生活的战友们都有体会,我也在别的帖子里写过了,这里就不再述)政治教育,理论学习,端正入伍动机教育,部队历史的学习,而更多的时间则在操场上学习三大步伐,进行队列训练,反复的进行队列训练,不仅没有发枪给我们,而且连帽徽领章都没有,只见操场上绿油油一片,远远一看还以为是一片好庄稼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队列训练后,我们具有初步的军人素质了,走有走相站有站相,能标准的敬军礼了,部队才向全体新训的人员发放领章帽徽,那天,全新训团战友喜气洋洋,在班长的指导下,把两面红旗钉上领口,把红五星庄严的别上军帽。

第二天,操场上再也不是油菜一片了,而是红彤彤一片,红色的海洋。在营房,老兵们一眼就看出来我们这些新兵蛋蛋,因为老兵的领章都是旧的,只有我们刚发的才是鲜红鲜红的。

领章帽徽有了,但是,枪呢,仍然看不到枪啊,整个营房除了大门口执勤的哨兵有两只步枪外,不见一枝枪。我心里暗暗着急啊,没枪还叫兵吗?战友们私下也悄悄向班长打听:什么时候发枪呢?班长说:想要枪啊,早着呢,等你们队列练好了才会发枪给你们,好好练吧。

于是,战友们为了早日拿到枪,都拚命的练队列,收操后晚上还加练,我们班连会操第一名,营会操第一名,团会操第三名,我们再问班长:能发枪了吗?

班长笑笑:我去问问。我们全班抱着无限的期望等待着。(当时新兵,根本不懂,班长那有权决定何时发枪呢)

在这种期盼与焦急中,等来了第三个月,一天在操场队列操练时,连部文书来叫一班去出公差,一班长问干什么,文书说到团部领枪。哇,枪,我们都听到了,那个兴奋劲儿,用现在流行的话说简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在新兵连,文书负责枪械的保管,由副连长亲自掌握点验,那天收操后,大家都兴奋地议论着枪的事,晚上睡觉都翻来履去睡不着。

第二天中午,文书来排里通知各排去领枪枝,排长亲自带几人去领回了我们排的枪,我终于第一次亲自摸到了梦想了多年的枪,虽然那只是五六式半制动步枪,而且由于使用年代太久枪身也变黑,变旧,(我估计应该是六十年代末或七十年代初的产品)但战友们还是高兴得不得了。

发枪,并没有电影里的仪式,只是站队,班长叫一人答一人上前领取,我们班十三人,但枪只有十只,有三人没枪,很不幸的是,我就是没枪的三人中的一人。

我的神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发枪了,居然我没枪!

当时那个心里气啊,恨死班长了,但是,后来,我才发现,这是班长照顾我呢,我把班长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枪发下来,每天操练后,下操时都要上交回连部由文书保管,在上交前得把每枝枪仔细的擦干净,北方天冻,擦枪可不是个好活儿,这样每天下操后班上十个战友擦枪时,我和另外二个战友就去炊事班打饭来分。

接下来就是上枪械课,由连长讲解步枪的原理、拆卸、组装,保养等,蒲正凡连长是四川人,老工程兵,对步枪还是在行的。我们在连长的示范下,开始熟悉手中的枪了,由于我是徒手没枪,就先看战友操作,当然,班长也会让战友把枪给**作,操作完了再还给战友。

再后来就是射击练习,全部新兵拉出河滩地上,趴下练习射击要领,练姿势,练瞄准。一周都在河滩上趴着。然后就是实弹射击,一人五发实弹,我打得不算好,但枪枪都上靶了,五发打了41环,算是过关了,由于是第一次真枪射击,很多战友还脱靶了呢。

五六半步枪,老式,但打靶很适合我们新兵,它的稳定性好,只要较好了枪,一般都能打上靶,它的后坐力也不太大,特别适合新手打靶。

这就是我当兵后第一次实弹射击的第一枝枪:五六半步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新训射击练习期间,还近距离地见过一只 五四式手枪,那是在河滩趴着练瞄准时,新训团老连队的一个司务长来看新兵蛋蛋练习,因这司务长和我们排长是熟人,就在我们趴着的后方和排长玩,玩着玩着就动起手来,空手夺枪,排长不小心把司务长的老二给踢中一下,痛得司务长蹲下嚎叫,三个班长和排长就扶起司务长,开玩笑说快看看你的枪还能不能用。这时大家才看到司务长还真有一支五四手机。

这是我军手枪装备最多的型号,五四式,大家都知道,这枪块头大,有劲,有效射程远,威力大,我军的营、连、排级军官都配备这款制式手枪,而团级以上就配别的款式手枪了,军中营级以下军官数量最大,所以,该枪是我军配备手枪中数量最大的。

新兵训练结束后,下机关当勤务兵,机关就更没部队的气氛了,不用站岗(大门岗由北京卫戍区警卫)不用出操,整个大院只有在大门才能看到站岗的警卫持一长一短两只枪,有一次可能是这个警卫部队打靶,打完回来,一时兴起,一个排长带着几个兵扛着轻机枪在院里“巡逻”,满大院都看到几个兵扛着轻机枪在院里晃,这情况被楼上一处长发现,一个电话过去,一个兵疾跑到院中,把那排长叫回大门了,后来听站大门的兄弟说,我们处长打电话给他们师部了,师长训了团长,团长打电话把那排长叫去关了一天的禁闭。

唉,热血沸腾来当兵,没想到只在新兵连打了五发实弹就离枪越来越远,心中很是懊悔。

没想到,机关一样有机会:我服务的军务处长办公室,主管我们全局的军事工作,下设有参谋办公室,时间长了和这些参谋们熟了,才知道每年的九月份都要进行军事训练,当然,机关的军训和下面的部队还是有区别的,在操场上稀稀拉拉几个人练练队列,象征性地走一走,然后人就多了起来,因为要去打靶了。

打靶也是军训项目之一,战士们,年轻的干部们都喜爱,军务处的参谋具体实施,单位开上大客车,整个大院三十多个人浩浩荡荡地向长辛店的八一射击场进发。

该射击场当时隶属于我们总参军训部,当我们到达时,驻军连长相当热情地接待和安排我们,当然近水楼台先得月,军务参谋就让我和他一起去武器库,选择射击的武器,枪是不用我们校的,早也准备好,只是选择型号,有五六式半自动、全自动,有八一杠,手枪有五四式,六四式,军务参谋说要八一步枪,五四手枪,说六四枪太小没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驻军的战士帮我们推着枪到场地,军务参谋就集合大家讲解射击要领和注意事项,先让大家练一会瞄准,于是发枪,各自趴下练习。

我也领了一支八一步枪,趴下认真的瞄准起来,这是我当兵以来接触的第二枝枪。

练了一个多小时后,参谋发实弹进行射击,一人先来五发试试枪,用他的话说就是大安熟悉一下这支枪的性能,但不准连发,只能单击发。

在准备工作做好后,参谋下发了瞄准自发的口令,我是第一次打这款枪,正专心瞄呢,旁边的战友就击发了,叭,叭,清翠的枪声传到我的耳朵里,这声音比新兵连打的五六半要清脆,要响亮。

我排除干扰,瞄准自己的靶子一次次的击发,呵呵,这八一杠的后坐力比五六半要大些,要用劲才能稳定好枪身。五发打完,全体起立,验靶。

有打脱靶的,有打到旁边靶上的,也有打得较好的,我嘛,一般般,43环,和新兵连打靶差不多。

然后参谋就总结我们的经验,指出我们的一些不足,提出需要改进和注意的地方,让大家休息半小时后,再进行五发的考核射击。

半小时后的考核实击,普遍成绩都有大大的提高,可我仍然只打了43环,没进步。

干部们打的是五四手枪,其实我很想打一下的,但人多,不好意思提出来。

下午,我依依不舍地交还了八一步枪,结束了一年的军事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后,年年的秋训都去八一射击场打靶,仍然是一人十发子弹,总觉得不过瘾。枪啊枪,你让我很纠结。

我想,也许我的军旅生涯就这样一年十发射击了。没想到机会突然降临。

一年的秋天,军务处陆参谋(石陆毕业,时也正团级)叫我一起出趟差,可能是在大院呆烦了中吧我很痛快就答应了。

打电话要来一辆伏尔加,向长辛店驶去,车上陆参谋才说,明天三坐门(总参办公厅)的人要去打靶,他今天去安排场地和器件,呵呵,射击场我愿意去,这次就我们俩人,我隐隐的感觉到机会来了。

到了场地,驻军连长和陆参谋一起审定了明天的实弹射击安排程序。提出了一些意见,中午就在射击场吃饭,下午连长说枪都是校好的,要不要再校?

这陆参是石家庄步校的射击高手,当年机关就是看他的射击特长特意调来主管射击方面的参谋,也是一个爱枪的军官,这个机会当然不愿浪费,就提出再试试,确保明天的打靶正常。

当天就我跟着陆参,靶场的连长陪同,我们三人到靶场,用五六、八一、五四、六四分别打了一番,我各打了约二十发实弹,陆参真是行家,把那靶场连长打得服服帖帖,没有一次那连长的靶数高过陆参。

那天,五六和八一我都打过,当然没问题,八一枪这次打的是连发,哒哒哒好过瘾。但打五四时,差一点出状况,由于事先没有练过,只在陆参的交待下就持枪瞄准击发,不料这枪的后坐力这样大,一击发,枪口低头,子弹就打在自己的脚前面不到一米的地方,吓了连长一跳,然后他让我双手握枪再试,我还心有余悸呢,不过很快就适应了,后来打六四的时候还觉得像玩具枪一样没劲。

校过步枪、手枪,陆参劲来了,提出试试机枪,机关打靶是不打机枪的,只有驻军军训才打,因为连队有轻机枪装备,还有一挺重机枪,连长当然满口答应,就带我们去靶场的另一边,让战士抬来重机,扛来轻机,当时在靶场有固定的机枪阵地,战士架好机枪,陆参先打重机,一盒子弹被他不松手就射完了。

看他的样子,真像电影里的机枪手,勇猛,身体随着重机的抖动而颤动。然后又打了轻机,把个靶子打得稀烂。

打完了,陆参叫我也来试一试,于是我先打轻机,半匣子弹还没找到感觉就出去了。这枪比步枪抖动大了,我也不知上没上靶,反正指着靶位就干,连长又给重机连上十发实弹,这挺在电影里见过多次的大家伙让我沸腾,摆姿势、握枪把、瞄准、下意识地双手用力固定枪身,一扳击发,嘟嘟嘟,十发子弹瞬间就没了,枪身还没摆起来呢就完了。

那天,是我当兵期间打子弹最多的日子。

后来,我们系统自己建立了新兵训练基地后,每年的新兵就由各部局出骨干临时组成新训机构,由军务处主导,这当中警卫局的新兵班长最让人喜欢,军事素质好,政治可靠,队列、枪械样样精通,而由于是我局军务处主管,我也沾光基本上年年新兵实弹射击时都要去打上一次靶。先是八一式和五四式,后来是九五式,说来惭愧,不管怎样打,就是没有较好的射击成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的军旅生涯中,年年都有实弹射击,但无一例外的都是打完后就交枪走人,没有一只枪是真正属于过我,甚至没有一只枪陪我超过二十四小时间的。

服役期间也回老家探过无数次家,但没有一次有带枪回乡的机会,以前的同学、朋友都希望我能带只枪回去玩玩,这让我很纠结,因为我没有这样的机会。

后来心态慢慢平静了下来,认识到了并非只有扛枪才算当兵,我们的军队需要有无数战士做各种各样的工作,他们同样是军人,同样是在为保家卫国作奉献。

从此,我解开了与枪的纠结,愉快地服役着,直到退役的那一天。







=================================================================================================================

铁血网十岁啦!来到铁血网的您,在这十年中又有过些什么故事?十年的军旅体验、十年的海外游历、十年的爱情长跑、十年的求学之路、十年的亲情友情、十年的波折生活……欢迎您将这十年的精彩故事写下来,参加铁血网十周年庆“我这十年”征文活动,更有机会赢取Magforce(台湾马盖先)MX快取模组腰包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Magforce(台湾马盖先)MX快取模组腰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25 16:43:28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你与枪纠结?我现在是想摸摸都是的奢望?早知道就当兵去了 那个时候要我去当兵的时候我觉得当普通兵没劲有没仗大不想去 现在想来都后悔

我十岁的时候,我姑父带我去他们单位的保卫科,摸的第一支枪就是五六半,当时只能是把枪抬起来,端不平。念中学的时候,我第一次实弹射击,还是五六半,打完十发后,肩膀青了一个星期。所以,我对五六半的感情是相当的深。还有八一杠!

我这辈子都别想摸摸枪了,没当过兵,还是个老实人,只能想象了

军人最爱的估计就是枪了,传统中那就是命!

每个人都每个人的故事,而且对自己来说都是精彩的!

1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