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起源与定义

☆ 特种部队起源

特种部队最早源于德国。二战前,1936年德国最高统帅部军事情报局局长卡纳里斯海军上将成立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该部队成员均会说一种以上的外语,并熟知所在国情况,在二战爆发后,该部队成员潜入敌对国家中实施广泛的破坏行动,战果显赫,世界上特种作战部队的主要作战模式因此确立。 有名气不过是在表面上的特种部队给人看的,真正的特种部队是不会曝光在大众面前的,而是国家藏起来的那些不为人知的部队,从来也没露过脸,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以做为战场上的杀手锏存在的,在必要时刻力挽狂澜,甚至是为国捐躯,以换取决定性的胜利。他们都有死的觉悟,他们的任务是非常的艰难的甚至是无法想象的恐怖。他们立了功无人知,救了人无人晓,甚至牺牲了也没有任何荣誉。默默无闻的为国奉献,不求回报,这才是真正的特种兵,而不是那些锦旗挂满荣誉室,时常把悠久的战斗力历史拿来显摆,人尽皆知的部队。特种部队中,有名气且战功显赫的称为精锐特种部队,作为杀手锏的大多未知名的称为超精锐部队。

☆ 特种部队定义

1. 非正式纳编于标准命令与行政系统下之独立单位。

2. 单位成员> 自愿者。

3. 直属高层单位指挥,执行高难度、高保密性与敏感性任务。

4. 单位人员高度精简、装备与后勤支援高度优先。

5. 单位装备采购、训练课程与其他经费运用上较一般单位宽裕。

6. 单位成员第二、三种专长训练与个人本职学能要求标准较高。

特种部队是世界一些国家军队中,担负破袭敌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军事目标和遂行其他特殊任务的部队。一般由最高军事指挥机关直接指挥和领导,少数国家由国防部或军种领导。具有编制灵活、人员精干、装备精良、机动快速、训练有素、战斗力强等特点。其主要任务是:袭扰破坏、暗杀绑架、敌后侦察、窃取情报、心战宣传、特种警卫,以及反颠覆、反特工、反偷袭和反劫持等。队员素质要求高,一般从侦察部队和空降部队中挑选体格健壮、机智勇敢、 文化程度高、具有献身精神和有一定作战经验的人员。装备轻便、先进、高效,以手枪、匕首、步枪、冲锋枪、轻机枪、手榴弹和掷弹筒等轻武器为主,还配发高级无声枪械、高级暗杀器械和药品、微型通信器材、特种爆破装置及水下作业装备。有的还配备特种作战车辆、飞机和舰艇,及各种侦察器材、轻便工兵器材等。训练严格,训练内容和要求主要有:进行多种激烈运动训练,增强体质、耐力和毅力;进行恶劣、恐怖条件下的心理素质训练,培养沉着冷静、随机应变的能力;进行刺杀、格斗、渗透、爆破、暗杀、绑架、驾驶、通信、化装、外国语言等训练,熟练掌握各种技能;进行袭击、伏击等战术训练,学习有关战术理论,提高独立作战和相互间的协同动作与指挥能力。一般采用部队训练和院校训练相结合的方法,通过多渠道、多层次的特殊训练,全面提高特种作战能力。

2 中国特种部队

特种部队,是指执行特殊任务、进行特殊训练、配备特殊装备,由最高军事指挥机关领导指挥的武装力量。中国特种部队有四大类:陆军特种部队、海军陆战队、空军空降兵、武警特警。 陆军特种部队一般直接隶属所在大军区;海军陆战队是旅编制,编制上隶属各舰队,但由军委海军直接领导指挥;空军空降兵直属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指挥;武警特警专指武警特警学院作战队(区别于公安特警。地方上的武警特警实际应叫做武警特勤),直属武警总部。 中国特种部队已经远不是战争年代的特务连、侦察排的概念所能含盖的了,不仅各集团军都有 中国特种部队

了自己的特种部队,称为侦察大(分)队,各军区、军种及总参更成立了直属特种大队。

为了建设一支21世纪现代化的战斗部队,中国正在军事领域进行一场全方位的革命,而对于中国特种部队自然也不例外。 中国精锐特种部队的重大变革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解放军一直集中精力从军队中遴选高素质的士兵,并为他们配备最先进的装备,为他们提供众多科目的军事训练。在遴选时,解放军尤其强调候选士兵的体能和心理素质。训练将会异常艰苦,那些被认为是无法适应这种训练的士兵会被淘汰出局。据说,开始阶段训练的淘汰率达到50%~90%。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军事力量中,有许多部队都可以划入“特种部队”的序列。其中,包括空降旅、两栖登陆作战以及海军中的快速反应部队。这些部队毫无疑问适用于特种部队的定义,但我们主要的关注点,是一些较小的、更加精锐的、负有非传统战争或者非对称战争使命的特种部队。 中国特种部队被用于执行众多的任务,其中它们的两大最重要任务是直接行动和特种侦察。直接行动有五大类别:斩首行动、骚扰行动、护卫行动、反恐及救援。

直接行动

斩首行动。中国特种部队的斩首战略是指,攻击敌方关键人物和指挥中枢,使敌人处于群龙无首以及无法沟通的状态。中国军队已经进行了众多军事演习,在演习中解放军将特种部队通过众多投送工具部署到战区进攻敌人的指挥中心,如使用直升机以及带有动力装置的降落伞等。 骚扰行动。骚扰行动用于阻碍敌人的行动能力,包括破坏敌方设备、系统,攻击敌人重要民用基础设施以及伏击敌军等。心理战在整个骚扰战略中也占重要的位置,因为特种部队实施突袭本身就会在敌方阵营中造成恐惧与混乱。

护卫行动。护卫行动包括在进攻之后帮助护卫空军和海军以等待支援部队。特种部队在中国也用于处理国内发生的“突发事件”,《解放军报》的一篇文章对于突发事件有详细描述。文章指出,“部署在各地区的军队、关键部队、特种部队以及应急特种保卫部队,考虑到应对当地出现自然灾害、恐怖暴力行动频发等情况出现,应当进行选择科目和仿真演练,并在训练中强调应急能力以及紧急救援能力,并不断提高其在应对各类突发事件中的应对能力。”

反恐行动。反恐应变能力从2002年开始被逐渐重视。解放军目前已经将反恐作为特种部队新训练项目的必修科目之一,并打算将反恐作为特种部队未来使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救援行动。救援行动包括解救被劫持人质以及搜救跳伞的飞行员等。

特种侦察 中国特种部队使用“三栖”(海、空、陆)工具渗入敌人防线实施短期或者长期侦察任务,使用电子化战场监视器和无人侦察机及后援部队来传递情报。解放军特种部队的训练课程主要分为三类:渗透训练、山地训练、野外生存训练。在遴选时,解放军尤其强调候选士兵的体能和心理素质,训练异常艰苦。

渗透训练 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渗入敌人战线是解放军特种部队的首要技能。据称,中国特种部队训练“在多种复杂地形中,实施高强度、全方面、多科目训练,包括在敌后深度渗透和‘秘密侦察”’。中国特种部队采用一种叫作“三维度”、“全天候”渗透策略,包括海基渗透(潜艇、高速快艇、开阔海域泅渡和潜水等)、空基渗透(带动力装置的降落伞和直升机)和陆基渗透(远距离跋涉和攀岩)。 海基渗透。海基渗透训练包括三个项目:开阔海域泅渡、海上破坏和海上射击等。 “在海洋训练中,一些危险和高难度课目训练将对特种兵的生理和心理极限造成极大挑战。这些项目包括10000米游泳、全副武装夜间泅渡、潜水、水下运输和孤岛生存训练等”。通过潜艇完成渗透也是一种较为普遍的方法。

空基渗透。在空降训练中,解放军已经“完成了从多型号降落伞和飞机演练,到在山区和水域等极端海拔地区实施武装降落的过渡”。其采用的独特渗透装置是带有驱动装置的降落伞和滑翔伞。

陆基渗透。在众多训练中,特种部队通过使用夜视装置、声敏和动态预警系统、反步兵雷达系统等高科技警戒系统,成功突破敌方防线。中国特种部队所采用的穿透策略、他们演练实施的条件、监测设备的确切型号以及寿命目前都不为外界所知晓。

山地训练 由于特种部队的大部分训练都是集中于应对可能的台海冲突,因此台湾岛多山的地形在训练中被突出地强调。台湾岛被中部山脉分割成南北两部分。由于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台当局建造了几乎覆盖全岛1/3防空地堡系统,因此对于解放军来说,在台湾地区多山的环境执行任务至关重要。这从解放军特种部队司令的话中可以看出,“进攻敌人的飞机库和地下设施”将成为一种全新的战术。 中国军队向来在拥有极端严酷条件的山区实施训练。中国已经在12000~18000英尺的海拔高度实施了多军种和单兵训练。这种训练包括测试: ·使用重型装备在不同海拔、地形和气候条件下的最大速度攀爬能力。 ·不同武器的最大火力和火力攻击范围。 ·在海拔16400英尺以上进行长达4个小时的长途奔袭,加上额外作业。

特种部队山区训练包括:人质解救、战区救援、弹药运输、雷区穿越以及救伤医疗等。已知的特种部队训练使用了包括装甲车、坦克和武装直升机等。野外生存训练 野外生存训练在位于山西省西部的吕梁山区进行。训练地区选择在“全天候环境、人烟罕至的高山和密林之中”。训练包含7天的课程。学员将学习猎取野猪、蛇、鱼、鸟和昆虫;采集花朵、植物和果实;寻找并汲取和净化水源;学习保持体内水分和防止脱水等训练;多种手段生火;搭建帐篷和防雨防虫;用野外材料制作冬衣以及草药疗伤。

特种部队装备

全球定位系统(GPS)。一个手机大小的GPS与三颗“北斗”全天候地区导航卫星连接,其精确度可达到l~3米。 视频和音频耳脉装置。2002年,这一单兵装备被引入中国特种部队。 无人飞行器。在特种部队训练中,ASN一104型UAV已被大量使用。然而有报道称,一些更为先进的UAV模型已经被应用到演练中。还有报道称,已经有可手动发射的无人飞行器用于支持特种部队和其它部队。

冲锋舟。冲锋舟是一种高速运输工具,与无人飞行器和柴电潜艇协同作战,将装备特种部队用于应对台海危机。目前,冲锋舟并非是特种部队的标准配备。然而,消息人士称,它们很快会被加入进特种部队的装备中。 夜视镜。解放军特种部队在训练和演习中广泛使用夜视镜,相关报道频繁见诸报端,然而其所使用的型号目前尚不清楚。

低光电视。用于战区监视。 带动力装置的降落伞。动力伞是一种三角形的降落伞,可使用一个带有马达的风扇提供驱动力。降落伞以及风扇可以依附于单独的三轮跳跃器或者船只上。2002年,中央电视台展示了特种侦察部队所使用的带有三个轮子的超轻型动力伞和可以降落于水面的超轻型降落伞橡皮艇。 “战神”。一种四轮驱动的车辆,类似于美军所使用的高机动多用途轮式车辆(如“悍马”)。“战神”由沈阳飞机制造公司研发。

随身武器。中国特种部队是首先装备5.88毫米的KBU88狙击步枪的部队。 特种部队训练十分严格,恶劣天气下的强行军训练,危险斜坡攀登峭壁训练,及在艰苦的野外生存训练是家常便饭,他们大都身怀绝技,如能在50公里时速的汽车上准确击中200米外的人靶,从30米外将手榴弹准确投进小汽车的窗口等等。中国特种部队对自己的能力充满自信。 在中国特种部队中,还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军人,她们在训练和作战技艺上,一点也不逊于矫捷的男子汉。在某些特殊任务的执行上,她们比男性战友甚至更胜任一筹。 现在的中国特种部队采用的卫星定位系统,在包括台湾在内的地域内定位精度可1~3米。他们可利用无人驾驶飞机和地面监视雷达等先进监视器材,使方圆几百里的军情即刻跃然监视器上。 中国特种部队的队员均能乘运输机空运伞降,还可乘直升机机降。利用翼伞可从地面自行起飞袭击数十公里外的目标。此外,他们还勤练包括武装泅渡、蛙人潜航等海军陆战队独有的战技。因此,他们也被称为“陆地猛虎、海上蛟龙、空中猎鹰”,是当之无愧的“三栖神兵”。 中国特种部队具有十分强大的火力配备。除配有先进轻武器及防护器材,如:“凯夫拉”头盔、KBU88式狙击步枪、95式5.8mm枪族,和一些鲜为人知的特种枪械。此外,他们还配有反坦克导弹、火炮、单兵火箭、火焰喷射器、等重型单兵武器,特种部队所搭乘的米-171武装勤务直升机有些还可挂载导弹、火箭、炸弹、大口径机枪,火力不言而喻。

特种兵除了强悍的体魄、过人的战技和惊人的火力外,还具有超然的心理素质,练就了不管遇到任何困难和危险都不惧、不慌、不乱、不泄气的本领。这一点可以通过历年来各大军区选派的中国特种兵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部队侦察兵竞赛中的过人表现看出。在比赛中,来自西方军事强国的选手往往在身体素质和武器装备上比中方队员占有明显优势,但俗话说的好,“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中国特种兵在“敌人”四面围追堵截、穷山恶水的不利环境下,仍能清醒地分析形势并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最终完成了全部比赛,并取得了比赛的胜利。 下面介绍解放军七大军区的各路“三栖神兵”。

1、赢得惟一国际特种兵最高荣誉的中国军人---兰州军区特种大队

北京中央军委会议室正召开一次特别会议。 会议桌上摆着一份第八届“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部队侦察兵竞赛的邀请函。对于这份邀请函,自从它从举办国爱沙尼亚传真到中央军委办公室以来,共和国的将军们对它的思考没有一天停止过。这是一项本世纪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军队战斗力的实兵实战竞赛。它的最高荣誉是“卡列夫勇士”奖。 最后中央军委经研究决定,把组建特种兵的任务交给了兰州军区。 1992年以来,每年一届的“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部队侦察兵竞赛,首先评比在复杂地形上和体力超常消耗下,能熟练使用手中常规武器,技术精,协同好,素质全面的优秀军人。因此,在国际上备受关注,受到每一个国家尤其是军事强国的瞩目,是世界瞩目的特种部队高级俱乐部。本次竞赛共有27个国家代表队参赛,是历次竞赛参赛人数和国家最多的一次,中国队由8名队员、两名翻译组成。 这8名队员全部是兰州军区特种兵大队中过筛子一般精挑细选出来的顶尖人物。按学历大专以上、个头1.80米以上的标准,能够熟练使用各种枪械、体能、外语口语等方面进行严格考核,选出80多名尖子参训,几番对抗,几轮淘汰,才挑出这8名队员。8名壮士在经过几乎是残酷而野蛮的集训后,练就了不管比赛中遇到任何困难和危险都不惧、不慌、不乱、不泄气的本领。 爱沙尼亚国际侦察兵竞赛除了不致人非命,其余完全等同于实战的对抗赛历时4天3夜,在72小时不间断比赛中各国侦察兵要全副武装,每人平均负重30多公斤,完成10个控制站上22项定点竞赛,隐蔽穿行150公里的密林、沼泽、河流,同时必须躲避假设敌。比赛中,7个代表队因被假设敌反复抓获,罚分太高,最终退出比赛。然而,大赛过去两天,中国队还没有被假设敌抓住,罚分仍为零。主办国国防部震惊了,这是前几届竞赛中不曾出现的奇迹!爱沙尼亚国防部长为挽回面子,亲自带领近千名精锐之师,充当假设敌,围追堵截中国队8名特种侦察兵。 最后一天,“敌人”悬重赏捉拿中国队,扬言三道封锁线固若金汤。他们自信,三天三夜没合眼、长途负重而来、只有一个指北针、一张行军图和一个小手电的中国队将束手就擒。而中国队跪着爬过了“敌人”控制的道路下边的深水沟,当被“敌人”发现时,他们一口气游到千米远的湖岸,彻底突破第二道防线,踏进安全区。后来“敌人”倾巢出动,把中国队逼到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这时,中国队决定以“小代价,换取大战果”。一小队队长李永刚把“敌人”引开,其他3名队员则冲出第三道封锁线。二小队队员不慎陷入沼泽地,其中3名队员被“敌人”意外抓获,而飞毛腿何健,借助一根树枝脱逃。他成为100多名各国参赛队员中,惟一没有被“敌人”抓获的侦察兵! 实战中能击退“死神”,是因为平时训练中常常与“死神”擦肩而过。比赛中,中国队使用的全部是国产装备,别国队员装备轻巧,负重只有20公斤,中国队员的负重却是40多公斤;外国代表队使用的冲锋枪都带红外线瞄准仪,中国队员没有,靠的就是实力去拼。外国队最感兴趣的是中国队的技能。在比赛当中,还涌现出“飞刀王”黄西山、“搏击王”汪小鹿等明星式人物。 面对人高体壮、装备精良的对手,中国队最终以绝对优势夺得全部22个竞赛项目中的9个单项第一、两个第二、3个第三和外国队组团体总分第一名,被举办国爱沙尼亚授予“最佳外国参赛队奖”(卡列夫勇士奖)。

来自兰州特种大队的队员们在比赛中也不放过向外国队员学习的机会,看到外国队员都会讲英语和本国语言,而且普通士兵也会使用GPS卫星定位系统等高新装备,中国队员暗暗称赞时不忘打听他们的学习情况;外国队搞训练重视实战和对抗,中国队就请教他们的组织指挥情况;外国队的武器装备比较先进,中国队就和他们讨论人装结合问题。

2、“南国利剑”---广州军区特种兵大队

广州军区特种兵大队成立于1988年,是解放军组建最早的第一支特种部队。特种兵大队的成员本来就是“百里挑一”,加上地处开放省份的资源和人才优势,广州军区特种兵大队的个人素质和高科技装备含量都比其它军区的高。“世纪大演兵”中的数字化战士就是这个大队。他们还派遣10名特战队员,代表全军特种部队参加了“2000年国际侦察兵比赛”。

他们装备有82无后坐力炮班、榴弹发射器、防化单兵火箭爆破器、四零火箭筒等18种火器。越野、攀登、泅渡和射击是他们的基础课目,此外还需掌握GPS全球定位仪、微光夜视仪、照相侦察、传感等15种高科技特种侦察装备的操作使用。这些特种兵登天、入海,神出鬼没,装备的侦察器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们发明的连贯阶梯爆破技术,在部队推广后爆破作业能力成倍增长。他们还开创了特种部队运用直升机降携带重武器单环节下降的先河。

近年来,为了未来跨海作战的要求,他们还苦练抢滩登陆和直升机城市机降训练,多次参加联合战役演习,次次打头阵,出色完成任务。他们的座右铭是:“拖不垮、打不烂的优秀特战队员在战火中造就。”

1998年金秋,华北某地。这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应急机动袭击作战实兵演习。拂晓,搭载特战队员的两架直升机和4架编队运输机在歼击航空兵的掩护下,躲过“敌”雷达监视,悄悄出航。他们的任务是发射标志演习开始的第一发炮弹,摧毁“敌”指挥大楼。时间指向正点,高俊一勾扳机,糟糕,炮弹未发射出去。高俊立即判断是击发保险装置上的连杆杠杆不到位导致不能正常击发,他迅速将连杆杠杆顶到位,瞬间排除了故障,发射成功,目标命中!

今年4月,特种大队奉命为48国驻华武官进行军事表演,只见特种兵司机和炮手独揽一身,单人就可以操作82无后坐力炮。为了确保打赢“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今年“八一”前夕,广州军区在原特种大队的基础上扩编为全军首支三军联合的特种作战部队。这支部队可以实现陆海空三栖作战,熟练掌握了驾驶实施远程空降作战、运用全球定位仪等高新技术装备进行远程侦察以及潜水航渡抢滩等现代军事技能。

这支部队组建之初,即确定了战士由体能型向智能型转变、军官由技能型向战术型转变、指挥员由单一思维型向综合思维型转变的思想。整个部队的军官队伍100%经过军事院校严格培训,60%以上拥有大学文凭,并训练出能够驾机降伞、飞车操舟,“全天候”、“全方位”的战术骨干400多名。

该部队的战士在服役期间,除要完成陆军部队一般训练课目外,还要涉及60多个海、空军训练课目。按照一兵多用、一专多能的训练计划,每个士兵都进行半年以上的跨专业训练,有的士兵实现了轻武器射击、擒拿格斗、跳伞、潜渡等多项全能。

部队还结合未来高技术战场特征,充分运用现代高新科技装备,先后配发了以全球定位仪、无人驾驶侦察机和电视传感系统为代表的高新技术装备数百套,目前新装备的利用率保持100%,所配发的新装备全部走上练兵场并形成了战斗力。

他们还认真研究高技术条件下的作战战例,根据新装备的特点和性能,设计了山地丛林作战、海岛抢滩作战、空降破袭作战等30多个复杂的战术课题、探索出了10多 种动用新装备克敌制机的新战法。

这支出色的特种部队自组建以来,在质量建军、科技强军的建设和发展以及探索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过程中取得了卓有成效的硕果,部队在贯彻“一切为打赢”的战略方针,苦练在未来高科技战争条件下执行特种侦察作战任务的各项技能,他们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为祖国而战。

3、“西南猎鹰”---成都军区特种大队

成都军区特种大队是一支用高科技装备进行特种侦察作战的新型侦察队伍。自1992年组建以来,他们克服了一无教材,二无模式、三无经验等困难,努力探索现代条件、特别是高科技条件下特种部队训练作战规律,不断深化战法研究和训练改革,在侦察引导、空中切入、破袭作战、紧急撤离这四个战场课目上取得了丰硕的训练成果。 这支部队现驻守在成都市,现任大队长刘友春、政委孙勇,官兵绝大多数来自西部贫困地区,但装备和人员素质并不差,是成都军区科技练兵的模范单位。电视剧《突出重围》中的数字化小分队,机降作战,战场信息电视传输,红、蓝双方的前沿侦察等很多镜头就是从这个大队平常的训练资料中剪辑出来的。还有剧中真枪实弹对着士兵搞射击训练,预防高技术战争中的电子炸弹,蓝色雪狐小分队等等都是导演从该大队平日训练中得到的灵感。大家有机会可以看看这套片子,一睹他们的风采。 他们5次获得特种训练成果一等奖,荣立集体二等功一次,被总部和军区称赞为是“西南猎鹰”。

4、“能侦善打一代精兵”---北京军区特种大队

黎明,宁静的某机场,突然火光冲天,枪炮声大作。北京军区某特种作战部队“夺控要点”实兵演习正在这里进行。这次实兵演习是在空军和陆军航空兵的配合下进行的。数名特种作战队员驾乘动力伞在夜幕中悄悄潜入“敌”机场边缘。他们运用携带的全球定位系统、战场电视系统和夜视侦察器材,对“敌”展开全方位立体侦察,引导两个梯次的上百名特种作战队员乘坐运输机、直升机如神兵天降至机场指挥塔台附近。在武装直升机、歼击机、强击机、电子干扰机、通信直升机的支援下,他们利用迫击炮、火焰喷射器等武器,对“敌”通信枢纽、雷达系统、弹药库和火力点等要害部位实施打击,并迅速突入机场指挥塔内,抓获“敌”一名高级指挥官、一名高级维修师和部分装备技术资料。特战队员立即将其押解并撤离机场。行动结束。整个演习时间仅用19分钟。这支特种兵部队的每一位侦察兵都必须具备多种作战技能,武装泅渡就是其中一项。这些队员不仅能在风急浪高的江河、湖泊、海上连续泅渡数小时,还能在水中潜泳,完成水上攻击、水下爆破、驾驶舟艇等任务。 他们装备有GPS/GLONASS交联卫星定位系统,精度可达3~5米,地面监视雷达、无人驾驶侦察机等先进侦察和定位手段,可在短时机内“透视”方圆近百公里范围内的“敌”导弹发射阵地、指挥控制中心等战略目标。 他们还有一支动力飞行伞分队,可远距离飞跃数十千米的复杂地理障碍,隐蔽接敌。每位侦察兵还必须利用携带的迫击炮、火箭筒和喷火器等多种武器,以迅雷之势,将“敌”直升机平台、导弹阵地和侦察雷达预警系统等要害部位,尽数摧毁。 拜地理和资源所赐,北京军区的这支特种兵分队在资源分配和人员选拔上有超越其它军区的优势。例如,其它军区大都只有一个甲类集团军,地处偏远地区的军区就是在这一个甲类集团军中一下子挑选几百兵“能文能武”的精兵强将都往往捉襟见肘,而北京军区的这支部队兵源却可以在38军和27军两个甲类集团军中慢慢地挑。在武器装备方面,他们也是全军最先发配新型作战头盔和95式自动步枪的单位。他们在近期又是首先装备具有“强大爆炸力”单兵爆破器和便携式激光致盲器等先进装备的特种兵单位。 自组建以来,他们先后完成中央军委、总部、军区赋予的40余项重大军事任务,荣立集体三等功,被总部机关誉为“能侦善打的一代精兵”。 5、“东北猛虎”---沈阳军区特种大队

曙光初露,某机场上空,一支特种伞降分队迅速着陆,面涂迷彩的伞降队员迅急扑向“敌”机场要害部位,在我航空火力支援下,对“敌”机场指挥中心、停机坪实施突击;动力翼伞分队、蛙人分队分别对敌防空阵地、警戒雷达实施突击。硝烟弥漫中,破袭成功。我特战队员搭乘运输机,在航空兵、舰艇掩护下迅速撤离。这是沈阳军区某特种大队与海、空军协作,破袭敌机场综合演练的场面。 与此同时,一支被称为“海上突击队”的潜水小分队,全副武装潜入“敌战区”,神不知鬼不觉地对“敌”水下目标成功爆破后,又驾驶空中动力翼伞破雾驾风直临“敌”区实施侦察、空降破袭。这就是有“东北猛虎”之称的沈阳军区特种大队。

针对执行特种作战任务时部队要天上飞、水中行、荒野生存、小群多路等特点,这个特种大队在演练中注重强化单兵野战自我生存保障能力。他们打破常规,把单兵自我生存能力训练时间增加了2/3,每年都到丛林、高山、沙漠、草原等生疏恶劣环境,进行3至4个月的野战生存强化训练,不住民房,不带食物,先后探索出几十种野外自我生存方法。 他们着眼特战队员在执行特战任务时大都使用高科技随行工具和特种武器装备的特点,探索衣食住行保障向高科技转换方法,适应执行任务“快节奏”需要。如今,昔日背的“干粮”改成了携带高集成、高热量、高蛋白的“高能食品”;过去的“埋锅造饭”变成了使用快速多能加热杯加热、烧汤;以往靠挖猫 耳洞睡觉变成了睡轻便保暖睡袋。他们还在科研部门的协助下,在穿鞋戴帽、恢复体能、防卫防病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探索。

为适应执行特种作战任务时陆路、铁路、水路、航空多种交通工具交叉使用,吃、喝、拉、撒、睡居无定所的特点,他们还拓展社会化保障渠道;围绕立体交通保障需要,与战区内的地方陆、海、空交通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他们把一些训练内容搬到火车上、轮船上、飞机上进行;今年6月下旬,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围绕在丛林、高山、街巷等各种复杂环境下执行特种作战任务,演练吃、住、行等后勤保障,对特种部队的后勤“特”起来进行了有益探索。

该特种大队针对开展机降、伞降、潜水等课目训练,需要动用飞机、舰船等自身难以解决的难题,积极争取军区有关部门的支持,主动与空军某运输团、某直升机大 队、某海军试验基地展开协作训练,打破了制约战斗力提高的“瓶颈”。在近日一次演练中,他们首次同时采取“海、空、铁、路”四种输送方式组织部队进行远程立体机动,取得成功。 今年,这个特种大队在进行伞降训练时,空军某飞行团请示上级改变训练计划,使大队伞降实跳训练按正常计划进行,并成功探索出渗透侦察、引导打击等战法。空军某运输团倾心尽力保障飞行,严格按协同作战要求制定训练计划,主动为特种大队训练创造条件。潜水训练时,海军某基地主动提供场地,派出专家和技术骨干到现场指导。在协作训练中,该特种大队主动担当“磨刀石”,帮助兄弟单位尝试一些反特种作战的新课目,使双方都受益匪浅。 协作训练使这个大队如虎添翼,至今这个大队已进行伞降、机降训练5000人次,潜水训练1000人次,结合特种部队未来担任的作战任务,进行10次大规模的综合演练,陆海空三栖作战能力大增,探索出立体破袭、特种救援、夜间复杂地形武装跳伞、水下渗透等60多种新战法,其中有的战法还填补了我军的空白。

6、“中国飞龙”---南京军区“飞龙”特种大队

1992年岁尾,中国的东南某地,一支担负特种作战任务的部队诞生了。这就是南京军区“飞龙”特种大队。 特殊战场建奇功 1993年10月,安徽王界某山区。深夜,幽深的山坳灯火通明。身着戎装的参谋干事奔波穿梭,文电情报往来不断。这里是我军最大的合同战术训练中心。一场由南京军区组织的师规模实兵检验性对抗演习正在这里紧张地进行。此时,“红军”“蓝军”均已完成兵力调集。“红军”是战争年代功勋卓著的甲种师,对手是我军第一支正规的“蓝军”模拟部队。然而,对抗的焦点却在“红军”“蓝军”之外。一支人数不多、装备精良的小分队成为对抗双方以及演习总导演三方关注的“中心”。

任务是在演习开始前一天傍晚下达的。当时,各项演习预案已经制订完备,只等着一声令下战斗打响了,负责导调演习的一位军区首长突然提出,总部和军区领导要在指挥部通过战场电视系统观看到60公里外的空降反空降对抗的实况。

这支小分队被指令完成一项特殊任务,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躲过“红”“蓝”双方的警戒和搜捕,设置这一系统。配属给小分队的战场电视系统理论传输距离刚好60公里。而且对抗的地点也要小分队自己从星罗棋布的演习场所中侦察发现。时间只有短短一夜,这是一场勇敢加智慧的游戏。没有一分钟的犹豫,小分队携带装具连夜出征。天公也来与他们作对,绵绵细雨浸透了幽谷山林。在生疏的地形中,小分队官兵踏着泥泞的山路、穿梭在群山峻岭之间。他们绕过“红”“蓝”双方的警戒线,与双方的反侦察小组巧妙周旋,终于发现了预定演习场,他们隐蔽潜上一个个可以架设机位、距离适宜、隐蔽性好的制高点,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指挥部的触角布设到“红”“蓝”两军的眼皮底下。

黎明时分,6路51个机位的战场电视网开始正式运转,整个战场的实况通过中继站清晰地传回指挥部。“红”“蓝”两军司令目瞪口呆。这个小分队就是来自刚刚组建一年的南京军区“飞龙”特种大队。在这次演习中,“飞龙”特种大队官兵还成功地对“红”“蓝”双方完成了11架次的航拍航摄任务,完成了对“蓝军”防御阵地的野战照相侦察和快速冲洗任务。他们还配合“蓝军”对“红军”实施了4组12次渗透行动。 特种训练特种兵 “飞龙”特种大队组建之初,其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就明显高于一般部队。大队的武器装备,涉及陆地、海上、空中共21大类500多种。仅高新技术装备就有十余类数十种,有战场电视、无人机、雷达、伞具、潜水具等。各营、连,甚至一个排里,战士们的专业也都不尽相同。

现任大队长江建雄,在加入“飞龙”大队之前干过23年侦察兵。他在当侦察连长时曾经创下“8米抓绳上6秒3”的军区纪录。像江建雄一样,大队许多官兵都是带着“一根绳子一把刀”创造的辉煌,从侦察兵部队选调来的。 根据南京军区的特殊环境和所担负的作战任务,上级赋予特种大队的基本作战任务是:飞越千里抢夺战略要点,深入敌后突袭要害目标,闻龙潭虎穴搭救被困人质,每一项特种任务,都没有固定的模式,可能是在冰天雪地或热带丛林,可能是在黎明清晨或黄昏子夜,可能是在繁华都市或孤岛戈壁。“大强度、高难度、多险度”的超常规、特种化的训练,是完成这些任务、克敌制胜的主要途径。于是,在烈日喷焰的酷暑,在冰冻三尺的严冬,在疾风暴雨的深夜,在一切可以培养意志和体魄的机会里,特种训练锻造出一个个钢筋铁骨的特种兵。

1995年7月下旬,“飞龙”大队官兵全副武装,每人携带一壶淡水、3两大米。开赴远离陆地的4座无人岛礁进行为期3昼夜的野外生存训练。在岛礁上,他们攀岩石、宿灌木,天上吃海鸟,地下捕蛇鼠。正当完成任务即将撤离时,一场台风袭来,他们被困在巨浪与狂风之中。

淡水没有了,他们就饮雨水或沙石过滤的海水;粮食没有了,他们就用海草或吸附礁石的贝壳充饥;风雨袭来时,他们就靠着礁壁抵御风雨6天6夜,在小飞虫和蚊子的轮番袭击中,凭着过人的毅力与体力,他们走出了死亡地带。

为了高标准地担负起局部战争和各种冲突事件中侦察、渗透、袭扰、打击等特殊任务,“飞龙”大队在江建雄带领下,不断增加训练中的高技术含量。在“敌”情设置上,增加了“前方狭窄路口可能有敌传感器材”、“正前方高地有敌夜视器材侦察”、“接上级通报现在正是M国卫星侦察时间”等多个高技术性质的障碍;接敌方式上,在摩托化开进、徒步开进的基础上,增加了伞降、机降和潜水多个内容;卫星定位仪、头盔式夜视仪、热成像仪、麻醉枪、微声冲锋枪等多种先进装备也被引入训练全过程。

一次次探索,一次次闯险,“飞龙”大队创造了运用动力翼伞隐蔽接敌打击敌飞机洞库、运载潜水员清除登陆滩头水雷等战法,进行了“直升机跳伞”的训练改革,实现了“无人机切线飞行法”的革新,极大推动了部队战斗力的提高。

陆海空三栖雄风 传统的侦察兵,活动范围往往仅限于陆地与淡水江湖。而“飞龙”特种大队却要能遂行陆、海、空三栖作战。“陆上猛虎、海上绞龙、空中猎鹰”,是人们送给他们的美誉。

1998年夏,大队进行万米海上游泳考核。官兵们下水后,风浪陡然剧增,一个个大浪劈头盖脸直砸下来。一些参谋考虑到顶浪游泳可能会使体力消耗过大,建议考核距离改为8000米。但大队长江建雄斩钉截铁地说:“以我为标准,我就是回游的转折点。”带头向怒海中搏风击浪而去。官兵们紧随其后,一步不退。抵达原定目标了,江建雄又向前游去─最终,考核在12000米处完成,一举刷新了大队成建制深海武装泅渡最远的纪录。 与海战训练一样,空降训练受客观因素的影响也非常大。跳伞时对飞机的飞行高度、风速、云层等气象条件,都有严格的要求,稍有闪失,就会酿成灾难。

1998年5月19日,某训练场上空,随着一架架飞机掠过,空中盛开了一朵朵雪白的伞花。“飞龙”大队正在这里进行一年一度的空降训练。 当剩下最后两个架次时,天气突变,降落区上空的云高降到700米左右,能见度降到600米,飞机在空中若隐若现,气象条件到了安全训练的临界点。在场的几名跳伞专家碰头后认为不能跳。然而对部队素质心里有底的江建雄,却坚持要锻炼一下部队。他走到指挥位置,手臂一挥:“特种部队的目标是培养全天候作战的伞兵,打仗不可能让我们等一个好天气才开始。跳,勇敢地跳!” 在江建雄的指挥下。官兵们在白雾茫茫的天空中,穿云破雾,安全着陆。这次训练,实现了不良天气条件跳伞的一次成功突破。 复杂的环境,除了训练出特种兵过人的军事技能外,他们的心理素质也日益成熟。1997年6月的一次伞降训练中,老战士王伟第一个跳出机舱,4秒后,新战士石鹏飞跟着跳了下去。突然间,一阵强气流冲来,石鹏飞连人带伞被冲向左下方王伟降落伞的排气孔上。顿时,两个伞续在一起,成自由落体疾速下降。生死他关之际,王伟冷静地指挥石鹏飞抱住自己的肩膀,使石鹏飞转身打开备份伞,双双安全着陆。 与此同时,另一批特战士兵全副武装地从海上泅渡而来。他们战胜暴雨怒潮,迅速抢滩登陆,赶至机场前线。顿时,“敌”机场跑道、飞机等多个目标遭到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与轰炸,炮火纷飞,硝烟弥漫。“敌”军防守全线崩溃。 南京军区的“飞龙”大队多次出色完成总部、军区赋予的重大演习和保障任务,被誉为“中国飞龙”。

7、黑色贝雷帽”-济南军区“雄鹰”特种大队

三国时期的特种部队 1)丹阳兵 这是陶谦的老本,他自己就是丹阳人,作为徐州的老军阀,陶手中虽然没有好的战将,但是握有一支精锐的“丹阳兵”,因此也可以对抗曹操这样的大鳄。 2)陷阵营 陷阵营是一支独特的部队,人数不多,但作战极为勇猛,它的指挥官是吕布手下的大将高顺。 3)白耳兵 白耳兵,是刘备的亲军卫队,刘备既然是个老革(老兵痞的意思),他身边的白耳兵自然也是深经战争的惊涛骇浪。 4)白马义从 沮授为监军,白绍:“瓒好白马,屡乘以破虏,虏呼为‘白马将军’。故选精锐三千,尽乘白马,号‘白马义从’,以实禁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