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三月中旬在山东曹县演讲时拍下的流浪乞讨一家人,他们在警察和公务员的眼皮底下已经乞讨有些年头。三个孩子,据说其中两个都是在大街上捡的,最大的孩子已经14岁,最小的才两岁,都没有读书。两个大人,妇女自称下身瘫痪,怀中抱着最小的孩子坐在地上要钱,中年男子则坐在后面的三轮车里,另外两个大一点的孩子则在旁边打闹,他们已经将乞讨当成职业。当我在拍照时,妇女感到很是稀奇,便故意把那个只有两岁的孩子用力掐了一下,两岁的孩子在现场哇哇的号哭。


儿童乞讨是命?看狠心妇女猛力掐住两岁儿童的脖子……有图有真相


妇女把两岁的孩子掐哭了,她自己却在笑!


微博打拐的叫嚣是不是就像一阵风似的一去不复返?流浪乞讨是否又回到了原先?想想身边的三个孩子,如何才能让他们脱离乞讨要钱的境遇?或许他们真的不是拐卖儿童乞讨,那么,是不是这些孩子躺在大街上就理所当然?如果政府机制还没有妥善的为这些儿童找到安置的地方,给他们教育和关爱,我是不是只能说,这些孩子本身就命该如此,他们生下来就是乞讨要钱,命中注定,他们只有被别人利用乞讨找钱,哪怕利用他们的是父母也罢,否则就没有活在这个世上的价值。


儿童乞讨是命?看狠心妇女猛力掐住两岁儿童的脖子……有图有真相


他们就这样瘫坐在地上好多年,可那个似乎已经习惯的大女孩还是想要挣扎着离开。


一直都说,儿童优先,孩子不能等待,一刻钟也不能。可是几年来,从这些稚嫩的孩子们面前经过的人们,包括警察和公务员,甚至还有民政官员,他们为何都是擦肩而过,有过主动询问吗?有采取过措施妥善安置这些孩子吗?社会的和谐在对待这些儿童上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对待一个儿童都如此,还能期待它有宽容、博爱和责任的成分?


儿童乞讨是命?看狠心妇女猛力掐住两岁儿童的脖子……有图有真相


再看看旁边那个女孩子,看看他们眼中的迷惘和忧郁。


不知道这些儿童还要在大街上乞讨多少年,他们的心灵还能经过怎样的扭曲?也不知道这篇帖子能否让当地政府部门觉醒,首先想办法解救乞讨的儿童,因为我曾试探的询问过,跟我接触的官员都知道这一家人。官员们以政策的不足而推卸责任,就算作为普通百姓的我们也知道,救助儿童刻不容缓,我们每个人都义不容辞,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在这里,我很怀念曾经存在的森森孤学院,如果还有这份激情,我会毫不犹豫的阻止这一行为,会不顾一切的把孩子们接到孤学院生活和成长,至于两个大人,就让他们自身自灭吧,我们救不了他们。


儿童乞讨是命?看狠心妇女猛力掐住两岁儿童的脖子……有图有真相


我蹲下来详细了解过情况,他们表现出很多无奈!


请允许我在这里发几句牢骚,森森孤学院因为非法而解散,我已经失去了很多激情,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只是拍几张照片,也跟大多数热心人一样,在网上最多呼吁几声。我不为这个组织遭遇非法定义而解散感到遗憾,但我为政府在一手包揽救助孩子而又不作为的现状感到可悲,不知道这些孩子还要等待多久,他们已经从两三岁流浪乞讨到了十几岁,我们的官员都在干嘛呢?城管可能每天都能遇见这些孩子,警察每天巡逻的时候也会遇到,民政官员带着老婆逛街也会遇到,这几个孩子就在当地政府官员的眼皮底下,却依然得不到妥善的安置和处理,难道就不怕温总理追究责任?


儿童乞讨是命?看狠心妇女猛力掐住两岁儿童的脖子……有图有真相


市民已经当他们不存在,他们有时候显得很孤独,可我在担心孩子光着屁股会冷吗?


政府官员不作为,又不允许民间组织的存在,就算社会好心人想帮助这些孩子,还得考虑是不是已经违反没有制定的法律,那么这些流浪乞讨儿童,难道不正是命该如此吗?让社会大众来回答,如果真是命中注定,或者只能这样,我连拍张照片的环节都可以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