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公路将不收费”公众当何解?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表示,中国将研究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其中,“非收费公路体系”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96%以上,主要解决通达的问题,以政府财政资金为主;“收费公路体系”约占全国公路里程不到4%,体现更高品质的公路服务,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3月24日新华网)

不收费公路将占全国总里程96%以上——光看新闻标题,还以为是交通部将有什么大动作,比如,立即对收费公路来一次集体大裁撤,绝大部分的收费公路从此将向国民免费开放,“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历史彻底告一段落……可是,仔细看那不长的新闻介绍,根本就没有任何行动的表示甚至暗示;面对莫名其妙的“96%公路将不收费”,仿佛遭遇交通部的“此处略去一万字,你们想去吧”,公众根本不知道该当如何理解。

于是有人猜测,不会是把深山小路、背街小巷什么的都算上了吧?要那样算,96%的目标差不多已然“胜利”实现。更多的人则将关注的重心投向了那个“将”字,因为没有提供具体的期限,一个“将”字于是可以直通遥遥无期的未来。很多人都在想:这辈子,我还能赶上吗?这会不会是承诺者的“功在当代”,受益者的“利在千秋”?看得出来,人们甚至根本没拿“96%公路将不收费”当做政府承诺,而只是当做文字游戏,或者饭后谈资。

现有公路网中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42%的二级公路都是收费公路,这与不收费公路将占全国总里程96%以上的交通部许诺之间,实在是缺乏一个展开合理想象的空间。不说别的,二级公路自开征燃油税就说要取消,直到现在果真都取消了吗?“世界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公路,不是依靠收费就是依靠收税”,这完全只是正确的废话;问题是,我们税交的并不比别人少,凭什么仍旧“全球十四万公里收费公路十万公里在中国”?

发言人再次强调收费公路是低收费、高效率,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可是,别说96%公路不收费了,只要不以盈利为目的这一条真正做到,广州到北京的货运成本也不至于比广州到美国还高许多。政府批给你一个30年的收费期限,在此期限内收多少都算你的;就算收费期限将至,还可以通过转让经营权之类方式,再次将收费期限轻松延长——完全不顾实际收费情况,只事先凭空制定统一收费期,试问,在如此管理懒政之下,收费公路怎么可能不以盈利为目的,又怎么可能低收费、高效率?

倘若“96%公路将不收费”并非一个文字游戏,而是一个饱含诚意的对民承诺;那么,现在肯定不是做此类无期畅想的时候。更现实的事情是,交通部有必要对每一条收费公路的实际收费情况进行审查,对每一条收费公路的实际贷款成本进行审计,然后进行持续监管并且将所有数据对外公开。从而,让每一条收费公路将在何时还完贷款、归路于民,都能在账目数字上得到清晰呈现,公众可以据此对“多少年才能买到一条免费公路”有一个明确的预期。

世界银行发布的研究报告称,中国的高速公路通行费比发达国家的还要高。在中国,货车的高速公路通行费为每公里0.12美元至0.21美元,与许多发达国家相当,甚至更高。在世界13个国家1600公里通行费占人均GDP的比例中,中国更以超过2%的比例居首位。何建中先生的中外有别论,恐怕是站不住脚的。

还有一点不容回避:我国的汽油价格远比西方国家的高,这里面包含着燃油税。为什么我们的汽油比西方国家的贵,高速收费也比西方国家的高,这笔账何建中先生能够为我们摆平吗?

公路是通过纳税人交的税以及后来人们不停地交过路费建起来的,它的主权是属于纳税人的。但是有些收费公路公司现在是上市公司。这里面有没有权力授予和利益关联,老百姓们都心知肚明。置这些于不顾,空谈收费合理,用什么96%的免费来忽悠人,实在是有点不厚道吧

就当下中国而言,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96%公路不收费”,而且不是以一万年作为期限,那么免费公路不仅要用公共财政建出来,更要用严格监管管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