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菩萨 正文 第三章 阴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志高气昂的走在最前面,身后是二十几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手下,他们就这样渐渐消失在山涧小道上。

刚翻过山头,彭军那坚毅的脸色瞬间惨白,还没等众人发问,他自个就向右边的林子里跑去,弄得众人一脑袋的雾水。不过,很快从林子里传出呕吐声让大家释怀:第一次‘见红’(杀人),哪能不‘表示表示’,少爷虽然是条好汉,可他毕竟是个人,能忍住这么久而不在外人面前丢脸,已经很难得了。

对于这根留传香火的独苗、心头肉,张翠屏可着实看的紧,也关心的紧。这不,一见儿子脸色灰白的往林子里跑,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心头肉受伤了,急忙跑过去:“刀疤,少爷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旁边那位左脸上有条十厘米长的刀疤痕迹的汉子立即跟紧几步,小声道:“主母,少爷这是第一次杀人,会呕吐很正常的,不必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真的没事?”

“恩,真的!”说完,觉得没什么说服力,急忙补充道:“这点,少爷比老爷强了不少,当年,老爷第一次杀人时,当场就蹲在地上吐,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

当年米碗坡一战,寨里实力损失的厉害,但毕竟还剩下几百条忠心耿耿地汉子,虽然这十年来走的走散的散,可依旧还有两三百人忠贞的执行着自己的誓言“永生效忠彭家大寨寨主!”,正是他们的存在,才使的山寨有了苦苦挣扎的资本,最少,无人敢强攻彭家大寨,可以说,这些正当三四十岁的壮年汉子,不论从经验还是体力上来说,如今依旧是山寨的中流砥柱。刀疤就是这群人的头人,也是阿妈的侍卫之一。

心头虽然放心了不少,但步伐却快了很多。

来到彭军身边,一看,放心了。

见彭军吐完了,脸色好了点,张翠屏一边扶起彭军一边递过水壶:“军儿,好些了么?”

“阿妈,我好多了。”

张翠屏正要点头,哪知,彭军突然一弯腰,半跪在地上又哗啦啦地狂吐起来。

如此三次,等彭军再次站稳时,脸色已经有连蜡黄了,一旁的张翠屏心疼不已:“喝几口水,来,多喝几口,润润嗓子。”

“阿妈,放心,我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

“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张翠屏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脸色一紧,彭军心里立即就叫要糟,下意识的一缩脖子,可惜的是,阿妈历来苦练而成的百发百中的闪电手依旧无比犀利的紧紧地扭住了他的耳朵:“给我老老实实地交代,到底是谁这不不守规矩让你来的?快说!”

“哎哟!放手,放手。快放手。”原本脸色有点蜡黄的彭军,此时,只能用猴子屁股来形容了,双手捂着耳朵,在那上窜下跳的,哪还有一点刚才的霸气:“痛,痛,真的痛啊!”

“是老祖宗叫我来的,不信你去问。”毕竟是自己心头上的肉,教训一下也就算了,张翠屏放手后,彭军蹲在地上不满的叫道:“我都这么大了,阿妈你怎么还动不动就使闪电手来对付我的耳朵,这让我以后在兄弟们面前怎么抬头啊……”

“怎么,有意见?老娘告诉你,就算你一百岁了,在我眼里,你依旧还是那个穿开裆裤满寨子乱晃荡的小屁孩子。”

彭军彻底缴械,殃殃地随着想笑又不敢笑的兄弟们回了山寨。

……

一般来说,贵族杀个奴隶本就是再也正常不过之事,更何况,两个贵族间的单打独斗,哪怕你是个平民,敢参与进来,死了也是天经地义的活该。

可如今这事闹的,正应了那句老话:流言的传播速度与人口数量成正比。不到两个小时,连土司王手下的手下的手下都知道了,所有人都闹不明白:彭军为什么突然间敢和比自己势力大的叔叔翻脸?要知道,还有个吧月他就要继承寨主之位了,到那时,他就有资格收回一切,忍了十年,难道还不能忍这个吧月?非要给那个磨刀赫赫,随时准备夺位的家伙一个机会?而这点,此时也正是彭军幺叔彭天程苦苦思索的原因。

全湘西都知道清风山是彭家大寨的标志,而彭天程却在五年前把自己的山寨改名为清风寨,其夺位之心已经是昭然于天下了。

其实,西南各少数民族都是十分贫穷的,哪怕是在贵族中,也不见得有多富裕的标志,所以,在彭天程的官寨内那偌大的客厅里,依旧不见什么标显富贵的东西,反而是些虎皮熊头、刀枪棍棒之类的,看上去显得有些野蛮。

彭天程坐在上首,下面是一位正摇着扇子的中年书生和被戏称为四大天王的四位战将:彭龙、彭虎、彭熊、彭狼。

除了客厅中间火坑里燃烧的柴块时不时发出‘咤咤’地碎暴声外,场面很冷清。

门外突然跑进一个侍卫,在彭天程耳边说了几句后就下去了。

彭天程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中年书生,不温不火的问道:“长斌先生,你怎么这么快就准备那姑娘给送过去,再怎么说我也是他幺叔,他叫我还我就还,那以后还我这张老脸可就没人看了。”

吸了口冷气,整理了下心情,李长斌站起来,摇着扇子,依旧不改那副气定神闲的沉稳:“主公,于理我们这边亏在先,所以,我们要把这理给拉回来,然后才能徐徐图之。”

“那家伙不仅杀了我们的人,还打了大少爷,更把大少爷给绑了,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彭熊人如其名,一个字——壮!脾气也是出了名的暴躁,一听李长斌的话,几乎是跳起来咆哮着。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应该把对方所要的银子全都送过去,再把大少爷平平安安地接回来,然后——!”

“啊!”彭熊大怒,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巨声震的李长斌血压一阵阵地上升:“还了姑娘,还要再配银子,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老子这就带人把大少爷抢回来,看那个小杂毛能拿我如何。”

“站住!给我座好,听先生把话说完。”彭熊从小就是彭天程的贴身侍卫,全寨里也就只听得进去彭天程的话,闻声,只得气鼓鼓地盯着李长斌。

“长斌,阿熊的脾气你也清楚,别和他一般见识,你继续说。”

看到彭天程依旧重视自己的意见,李长斌提起精神:“主公,一年前我向你献的那条计策,如今我还是坚持那样,总之一个字——忍!”

“可是先生,时间不等人,如今我们一切都比他们强,为什么还要等?”彭龙和那个大字不识一的彭熊不同,平日里就以书生自居,为人也很沉稳,像寨子里这样绝密的会议,一般都不发表意见,可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心急如焚。

“阿龙将军,你说错了一点,我们实力确实比对方强,但我们的实力还没强到可以对抗整个土家族,况且,我们有一个先天不足之处。”停了停,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于自身后,他才满意的接着说:“按土家族的规矩,子承父业,那小子有先天的继承权,我们如果没有说得过去的名分而贸然行事,那么,就等于破坏了游戏规则,别的不说,恐怕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的土司王就仗着这条借口,急不可待地兴兵吞并我们山寨,到那时,一切借休。而现在,我们步步紧逼,他们肯定比我们急,我们攻,他们守,形势对我方有利。”

见大家都不做声的期待下文,李长斌拿起茶杯轻轻敏了口继续道:“其实,对方也有一个先天命脉摆在那里:彭天明就只留下一儿一女(按规矩,女人是没权利继承大位的。),只要我们在他们最放松之时,全力一击,必定一击而中,到那时,那小子已经死了,按土家族的规矩:子亡亲继位,主公就水到渠成的上位了。”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彭熊又出来找抽了,不过这次,彭天程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他,看到彭天程那锐利的眼神,彭熊缩了缩脖子,不敢再问。像这种机密大事,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利益,先生果然大能,有先生辅佐于我,实乃我之大福,事成之后,定当厚报。”

看到彭天程站起来对自己鞠躬施礼,李长斌急忙还礼,连称不敢。

“那现在就按先生的意思办,不过,还要烦请先生去把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接回来。”

“本当效劳。”

……

不久,一只白色信鸽从清风寨边缘处飞起,直接飞向了彭家大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