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墙深处:我是毛泽东身边的人 二 我与毛泽东、江青和李讷 我与毛泽东、江青和李讷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4.html


毛岸英急道:“可我都27岁了!”

“我是说思齐不到年龄。”

“思齐也18了。”

“周岁虚岁?”

“岁数不到,结婚的多着呢!”

“谁叫你是毛泽东的儿子!”毛泽东拍响桌子,“我们的纪律你不遵守,谁还会遵守?”

毛泽东发起脾气谁也不敢再顶。毛岸英出来,独自伤心。我劝他不要急,等有机会再跟主席说。他愁眉苦脸不做声,恰好院子里一只公鸡追母鸡。他嘟哝一声:“公鸡还要找母鸡呢,我可是个人!”便满腔委屈走开了。

第二天,毛岸英没起床,躺在床上哭闹,谁也劝不住。银桥向江青报告,江青有难处,不好出面。和一般人家的继母一样,她对毛泽东的前妻的孩子很谨慎小心。特别是对长子岸英,说话办事都很注意,尽量热情,不要闹矛盾。对岸英的婚事她是热心帮助的,曾给岸英介绍过一位北平来的傅小姐。傅小姐长得很漂亮,但是吃不了小米受不了苦,对江青热心的事并不热心,终于又跑回北平,那次介绍没成功。

“这事还是让老板出面劝吧。”江青说。

于是,警卫排长阎长林又去报告毛泽东。毛泽东一听,火了。大步赶到儿子的屋门口。毛岸英还在床上哭闹,忽听门口一声吼:“毛岸英,你想干什么?”

是父亲的声音,毛岸英立刻老实了。

“没出息!”毛泽东训斥一声,走了。

几个星期后,一天下午,毛泽东在村边小路上散步,遇上毛岸英下乡回来。岸英向父亲打声招呼就想走,毛泽东做着手势:“别走,你过来,结婚的事想通了吗?”

“想通了,”毛岸英垂头道:“是我不对。”

“思齐呢?”

“她也想通了,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过年以后再结婚。”

“这就对了嘛!”毛泽东摆摆手,“去吧,你走吧。”

毛泽东继续散他的步,忽然笑着对李银桥说:“你看我跟谁最近?”天晓得李银桥怎么想的,停了停竟说:“跟我们卫士。”

毛泽东一下子立住了脚,两眼一眨不眨凝视着李银桥,头缓缓地点一点:“我和家里的亲人一年见不上多少面,只有和你们朝夕相处,一刻不离。我家里这点事,瞒天瞒地瞒不了你们。”

李银桥说:“主席各方面都为我们做出榜样,我们受到很多关心和教育……”

毛泽东摇头:“也不都是榜样,我也有做错事的时候,有时也跟你们发脾气。不过,从心里讲,我是把你们当家里人,说话办事没有那么多的顾忌。我的事,我活着的时候你们不要写,死了以后可以写,如实写,让历史去评论吧。”

这话是相当有分量的,以后毛泽东又讲过类似的话。

实在说,毛泽东对待我们确实和家里人一样,我们在他面前也很随便。有一次,过去一位战友江燕看我,她说很想见见毛主席,希望能和毛主席照一张相。我说:“这还不容易?我带你去。”

我径直走到毛泽东的办公室,推门进去。毛泽东正在写文章,我冒冒失失就喊:“主席,你出来一下。”

毛泽东抬起头,有些茫然:“什么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