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墙深处:我是毛泽东身边的人 一 血肉性格 血肉性格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4.html


一般外出视察,主席往往改变上午睡觉,下午和晚上办公的习惯。这天上午他就是七八点钟起来绕村转一圈,转着转着就上了村子对面的小山头。山上有座孤零零的坟。毛泽东在坟前肃立,垂下头去。我们才明白这是老人家父母合葬的坟。

也许是思念父母?毛泽东吃过两次安眠药仍然不能入睡。他靠在被子上吩咐:“小封,你把纸和笔拿来。”

毛泽东又要做诗了。仍然是垫着报纸,用铅笔在白纸上写了涂,涂了写,不时哼哼出声。当哼声停止,凝神默想时,我发现主席眼圈有些红,湿漉漉的,老人家动感情了。我仿佛又看到他手指水塘说:“我小时候就在这个塘子里游泳,那时候还没有见过长江。”

毛泽东轻轻合上眼。我看到他的胸脯在微微起伏,里面像有什么东西在咕哝。良久,他抬起眼皮,粗粗地呼口气,继续写,继续涂,继续哼。像上次做诗一样,反复很久。

“小封哪,我起来吧。”毛泽东望着诗稿说。

我扶主席下床。老人家在屋里走来走去,小声吟诵:“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这一次,我感觉自己全听懂了。仿佛32年的人民革命史,波澜壮阔地从眼前掠过……随即又消失,面前只立着凝思默想的毛泽东。

“主席,该休息了。”我小声说。

毛泽东抓起毛笔,重新写好诗稿,交秘书拿走后,又服一次安眠药,然后才上床。

我便替主席按摩两腿。每次睡前按摩,都是主席和我们拉家常的时候。大事小事随便聊,发牢骚骂娘也可以。毛泽东常说:我需要一些这种随便的生活,越随便越好,总把我当主席我受不了。

“唉,人生易老啊。”毛泽东叹气,“你已经不是娃娃了。银桥肚皮都起来了。”

我扑哧一笑,在小水库游泳时,毛泽东拍打李银桥肚皮说:“你也有肚子了,快朝我看齐了。”为此,李银桥揉着肚皮直犯愁。

我说:“人总归是要老的么。银桥不想老,我也不高兴总当娃娃的呀。”

“你自然不高兴总当娃娃,总当娃娃便讨不了老婆了。”

我红了脸低下头。在中南海跳舞时,我认识了战友文工团一位漂亮的女演员,谈了一段恋爱,刚吹了。这件事毛泽东全知道,曾多次关心询问。

“我的卫士不发愁,要有信心么。”毛主席轻轻拍打我的头。

我说:“不发愁么也不是什么高兴事了。”

毛泽东放低声音,像父亲开导儿子那样慢条斯理地对我说:“老婆不是花瓶,不是为了摆着看。讨老婆不能光挑长相,还是找温柔贤惠的好。自己进步,又能支持丈夫进步,那多好啊!家里和和睦睦,出去干工作也有劲。你说呢?”

我赧颜地闷声不响。

毛泽东笑了:“当然,挺精神的小伙子么,硬塞给你个麻子当老婆。也是不行的。总要自己看着舒服才好。而且,彼此都要看着舒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