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墙深处:我是毛泽东身边的人 一 血肉性格 血肉性格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4.html


毛泽东喜欢穿长筒线袜。穿到脚上,我才发现脚背上又磨破一个洞。我帮他脱下补,劲用大了些,一个洞变成了三个洞。

“主席,换双新的吧?”我抬起头问。

“嫌补着麻烦了?”

“这袜子都糟了。”

“我穿几天磨破一个洞,你动一动手就弄破两个洞,看来不能全怪我的袜子糟。”

真拿他老人家没办法,越老越固执。我只好取针线将那破口吊几针,重新帮他穿好。并且半认真半玩笑地提醒:“主席,接见外宾坐就坐,别老往前伸脚。”

“为什么?”

“一伸就露出袜子了。家丑不能外扬。”

毛泽东笑了:“小鬼,就数你聪明!”

我把他的圆口黑布鞋拿过来:“走路也要小心,这鞋底磨得不比纸厚,踩了钉子就糟了。”

毛泽东不笑了,望着我认真地说:“讲吧,都是老话。不讲吧,还真不行。这比红军时候强多了,比延安时期也强多了。艰难时期节约,可以说是逼的。富了还讲节约,没人逼就要靠自觉了。要靠思想觉悟呢。”

我不免愧疚,赧颜地垂了头。

我照顾主席洗脸刷牙。我在他身边的十来年,老人家总是用清水洗脸,从未用过一块香皂。手染了墨或油污洗不掉,使用洗衣服的肥皂洗。他也从未抹过什么“霜”什么“膏”什么“油”之类。刷牙的牙刷也是用到几乎没毛才换。而且不用牙膏,只用牙粉。老人家说:“我不反对用牙膏、用高级牙膏,生产出来就是为了用,都不用生产还发展不发展?不过,牙粉也可以用。在延安就是用牙粉,我用惯了。”

毛泽东吃饭,我侍立一旁观察。老人家不吃牛奶面包,吃豆粥小菜。一双毛竹筷子不时戳向辣椒和霉豆腐。每逢看到毛竹筷子,我总想起一个故事。

毛泽东外出,我们总要为他带上毛竹筷子。有次去广东,我忘了带。住宾馆,那里全是象牙筷子。要吃饭了,我跑去厨房要竹筷子。服务员笑道:“竹筷子?我们大饭店哪能用竹筷子?我们全是象牙筷子。”无奈,那就用象牙筷子吧。可是,毛泽东不高兴了,说:“我们不用这么高级的筷子”。我忙又找服务员,从服务员家里弄来双毛竹筷子,一长一短一粗一细,不配套。我不安地将筷子交给毛泽东。毛泽东一边使用一边说:“不错。用着很好。象牙筷子太重,还是竹筷子好。”

饭后,毛泽东开始办公。我替他沏好一杯龙井茶,又将两支烟掰作四截,插入烟嘴。

毛泽东刚坐下,忽然想起什么,右手抬起来,由里向外轻轻一挥:“你去吧,上课去。”

我心里一阵热。毛泽东这几天正忙,仍然没忘记我们上课的事!

那是1954年,毛泽东把叶子龙和李银桥叫去,提议办中南海机关业余学校。他说:没有文化没有知识建设不好社会主义。我身边的人文化程度都太低,不学习不行。教育不普及,文化不提高,国家就富强不起来。他让李银桥从他工资中拿钱,由张管理员买来书包、笔墨、字典、作业本和课本,给负责他的警卫工作的一中队和我们一组的卫士每人一套,并且以他的名义请来老师为我们上课。从1954年到1957年,我们都达到了初中毕业的文化程度。

现在是我值正班,怎么好离开主席?我说:“现在我值班,不去了,回头可以找人补。”毛泽东说:“你去吧,把暖瓶放这里就行。你们年轻,不要把年轻的时间荒废掉。”

还能说什么呢?毛泽东极看重学习,他要求我们的事情他自己总是首先做到。那么大年纪,为接见外宾需要,仍坚持学英语。他湖南口音重,普通话都讲不好,学英语更困难。英文版的《 北京周报 》他每期必读,一定要读出声,请老师帮助纠正口音。反复练习。我劝他:“休息吧?”他总说:“学一点总比不学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