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渡蝶梦 第一卷 天簌篇 009 刺客枭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


春暖花开之季,杨柳依依,偶尔春风拂过官道两旁的垂柳,让之纷纷展媚显出婀娜之态,环绕城边的运河早已映出此刻它们的美态,河边的孩童嬉戏,偶尔朝运河之中投以小石,激起涟漪片片,好不漂亮!

经过此处的马车,游客皆已停下驻足观望,有得还在河边石亭饮酒闲谈,只有常经此处的商人,急着赶回家中的路人皆继续赶着路,其间正有带领众心腹来此地的慕容青云。

经过几日的赶路青云众人都已有些疲倦,但是到达此地“扬州”随处的风景使得众人一扫终日的疲惫,也不得免俗欣赏,来到异界的青云在现代哪能欣赏到如此风光,闻到如此清新空气,也颇为激动和兴奋。青云撩开马车上的挂帘赞叹道:“人生只爱扬州住,夹岸垂杨春气薰。自摘园花闲打扮,池边绿映水红裙。”而一旁的萧子寒则眼前一亮静静的回味青云诗中的意境片刻抬起头来紧紧的盯住了青云道:“此诗妙啊!没想到少爷不止心思灵巧,还有这番才华,子寒如今算是见识了!”青云那想到说漏嘴的诗词竟然被萧子寒听了个真切,不过转眼一想这个大陆也没作此诗之人随即也释然便笑笑了之。

“救人啊,救人啊,有人落水了!!”这时河边传来动静,听有人呼唤在此地的人纷纷聚集了起来。

“谁下去救救那小孩吧?”刚刚呼唤的那位大妈对周围的人说道。

“不会水呀,如何去救,在下爱莫能助啊”一个文人打扮的年轻人道。

众人也是纷纷摇头,没人下去营救。

“枭獍!你下去救那小孩罢”车上的青云撇了眼一旁的黑衣少年道。

“什么!你为什么不去救?”一旁的枭獍没好气的道。

“一二…”青云优哉游哉的道。

“停!我去!”枭獍一番白眼道。

枭獍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青云扔掉手中的佩剑,纵身一跃扑通一声已经钻入了水里,片刻过后手中已多出一名小童,将小童交与路旁围观的众人,头也不回的朝马车走来。车上的众人见他头发跟湿面条般的披散在肩上,湿发上还有几根水草斜斜的搭在额头于面颊之间,水草中间竟然夹有一朵还没展开的荷花正好插在了发髻中央,见此情景的青云指着他扭头向众人笑道:“出-水-芙-蓉!哈哈哈”

“噗嗤…哈哈”车里的众人也是一个呆愣反应过来后大笑了起来。

“少爷,这个刺客真倒霉自己窜上门来送给您玩儿呢,呵呵”一旁的翠丫头娇笑着说道。

“切,翠丫头你可就说错了,能让咱家少爷玩玩也是上天赏赐他的造化”来福是最早跟随青云的日子久了也学起了青云的调调对翠丫头道。

这时听到他们谈话的枭獍,脸色一沉,一挥拳头朝身旁的大树砸了过去,片刻大树被他的摧残,不堪重负的直接从树干中央裂了开来。看见他此番作为的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这次他们可再也忍不住了,浑身颤抖笑岔了气,而枭獍身后的路人见此情景纷纷朝两旁迅速逃窜而去,生怕被他误伤,一会功夫河边早已闪的连狗影子都没了。

这时发泄了过后的枭獍正欲上车,青云不乐意道:“去,外面将你那身湿衣服烘干,干净过后才能进来”

“你!为什么我不能进来将衣服换掉,非要自己用内力烘干?”枭獍疑惑的问道。

“哦,反正你有用不完的力气,大树都劈了还舍不得这点内力烘干衣服?”青云贼贼的朝枭獍挤起了眼睛道。

“你!!!”愤怒的枭獍脸上已布满了暴起的青筋咬牙切齿的握起了拳头狠狠的一伸中指说道。

“子寒,那只青蛙给他秀秀”青云没所谓的说道。

还不等枭獍有所反应,萧子寒已从随身的包裹中拿出一只金色的蟾蜍递给了青云,青云握起蟾蜍将它的头扭向枭獍面前道:“少爷我就来给你讲解一下此金蟾的用途罢,此蟾蜍来至巴蜀的苗寨,巴蜀的苗寨又善用蛊,而此蟾的最佳用途就是使人听话叫东不能走西,而且服用之后捏,你就只能跳着走路了,少爷我又不能免俗,也常备了几只,哈哈哈”说毕青云还不停的朝枭獍眨起了眼睛。

枭獍听罢一溜烟的跳上了马车前面的座位上去,运起了内力,烘干衣服的同时面色狰狞还不住浑身颤抖,咬得牙齿咯咯作响。

这时车内传出嚣张的大笑声…..

33

进得扬州城,遍街都是吆喝的小贩,逛街的行人,而扬州城内的楼阁,较之京城处处的华贵之气,扬州城的景致更显其精致清雅,比之京城也未逊色几分,这时赶车的全叔对车内说道:“少爷,您看我们是先进别院稍作休息还是先找家酒楼用善?”

此时青云早已百无聊奈的说道:“先找家酒楼歇息罢”

马车行至街道一偏僻的角落停了下来 ,早已不耐烦的枭獍先行跳下车,也不顾及青云才是主子,就朝酒楼门内走去,而来福和翠丫头则站立于车前等待青云下车,举头望去“清雅小住”几个字样,顺其往下看去这座酒楼整体以木藤建造,端得是符合清雅两字,青云也不住点头称赞,而奇怪的是走进内堂里竟然没有一个小二前来招呼,于是来福询问酒楼的掌柜道:“诶,掌柜的,你们这里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有小二主动迎客的?”

掌柜也不抬头回话甚至眼皮也不愿翻动一下的道:“我们这的规矩,进门已价格选桌子,吃饭饮酒先给钱”然后指了指他后面的牌子。

青云抬眼一看还明码标价:“大堂2两不分坐席,大堂靠窗5两,阁楼雅间丁子间10两,丙子间,15两,乙字间20两,甲字间30两,地字间35两,雅字间40两,天字间50两,童叟无欺”

青云低头思索这家店铺还真是别出心裁莫非老板也是穿越客?于是抬头继续问道:“掌柜的,要是在你这里住宿又是怎么算的呢?”

掌柜又是一指头顶上的牌子,便再也不答话了。

众人顺他所指的地方看去:“地铺没有,只有单间一个价50两一宿”

众人皆是一楞然后齐问道:“酒菜又怎么算钱?”

这次掌柜破天荒的笑道:“免费!”

“什么?”众人惊诧叫道。

“那么住宿酒菜又怎么算?”青云继续问道。

“呵呵,没有区别,住一宿管饭菜”掌柜抬眼说道。

“那行吧,既然今天赶路辛苦了不防在此地先主一宿罢,来福给钱”皱眉思索片刻的青云扭头对来福道。

“是,少爷”疑惑的看向自家少爷正巧接收到他使来的眼神也不多想便答道。

付过钱后才有一个小二模样的人前来接引,带众人离开直奔楼上的雅间。

而他们离开后,那位掌柜盯着众人的背影扯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看罢片刻手上笔墨疾飞落下几个字,然后折好纸条将其投进了身旁的一个黑色木箱里。便又恢复如常的低头算起账了。

落座的青云打量起了房间的布置,靠门的左边是一副对联,而对联中央则贴着一副画,那副画下面则摆放一盏长形藤桌,藤桌上面放置一只金钱蟾蜍,绿色的眼睛看向中央的藤桌,细看之下金钱蟾蜍的眼睛好似能将人心看个透彻般,栩栩如生,而它的旁边则堆放着一些器皿,看到此处的青云眼神一紧抬头再次望向那副画,那副画上竟然是一披着金纱头戴凤凰金冠而面容则被金色面具所遮挡,手掌向上翻飞轻放于额间,另只手则做舞动状,而身体则由于金色纱裙所罩看不清楚她的体态,眼睛闭目虚张,做思考状,整体感觉是一轻舞绣萝,神秘莫测的女子。看到这里的青云深锁眉头,片刻抬头向那副画所对的墙壁看去,出乎于意料竟然没有任何多余摆设,只有一盆水仙花立于方形石台之上,拉回视线,再环顾周围,整体干净有余,又没有一丝奢华,古朴单调只已木藤做为主要装饰。

抬头于那小二平视笑问道:“呵呵,小二哥可否告知在下,如此雅致的酒楼,东家是哪儿的人?”

“呵呵,公子这我就无可奉告了,因为小的本没来多少时日”小二不卑不抗的答道。

“哦?小二哥也不知道东家?你没有见过此店的主人吗?”青云疑惑的问道。

“呵呵,确实如此,我来此地也只得三天”小二答道。

“呵呵,想不到小二哥也是外乡人啊,敢问小二哥你是那里人?”青云问道。

“公子,小的原本陕西人,过不下去才来此地谋生的,幸得掌柜招了小人不然难有牺牲之所”小二一叹道。

“呵呵,实在抱歉小二哥,提起你的伤心事了”青云惭愧的道。

“呵呵,公子无妨,没有别的事,小的先行退下为公子布菜罢”小二说道。

“多谢”青云笑道。

稍作歇息片刻,这时刚刚的小二已端上了酒菜麻利的布置好便退出了门外掩上了门。

简单的5菜一汤,而众人赶路疲惫早已饿得不行,于是正要动筷,这时青云看了眼众人扭头对一旁的枭獍说道:“且慢,枭獍你先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