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


突然黑暗的房间之中一抹银光闪显,正陷入沉思中的青云顾不得有所停顿,青云一个纵身朝后方空地处落去,恰巧躲开那人的一击,手腕一抖,片刻手掌之中已出现一柄银色短剑,随即展臂迎上,一个跃身已逼近还在呆愣中的黑衣人,这时房中隐藏的几缕黑影也加入了战局中,黑影几个起落已将青云包围其中,青云见黑衣人不只一个,也顾不得隐藏,扯起嘴角,眼神之中瞬间爆发出嗜血的光芒,环顾一眼四周,也不多做停留,一招已取面前之人的性命,眼见面前的小娃如此气势,黑衣人见状一声大喝,也不敢大意片刻,纷纷朝青云刺来,青云几个起落在空中舞出几个剑花,已将刺上来的黑衣人尽数歼灭,趟下的黑衣人眼中尽露出不甘的表情,青云满意的看向剩下的黑衣人头领,朝屋内一声轻喝:“子寒,捆咯”,见萧子寒麻利捆好黑衣人,便再也不搭理他,径直从怀中掏出一张白净的手帕,将刚刚因为打斗而染血的短剑轻轻的擦拭了起来,片刻青云起身走向黑衣人面前将其蒙面的黑巾扯下,一见之间也露出惊讶的眼神,停顿片刻,手中已多出一颗黑色药丸,抬起黑衣人的下巴将药丸拍进了他的嘴里,见那黑衣人想将口中的药丸吐出但是不得奇效,青云诡异一笑道:“那药丸你是无法吐出的,入口即化!说吧你们是什么人?”黑衣人见面前的小娃如此狠辣嘴中幽幽吐出两字道:“休想!”

“哦?呵呵,你以为你不说我便没有法子知道答案了么?你错了!只要我略施手段,你便可以听我摆布!”青云朝黑衣人晃了晃手指嘲笑般的说道。

“不过此法我不常用,一旦用在某人身上,那人有可能从此便痴痴傻傻了,你要考虑清楚哦,呵呵呵…”停顿片刻青云露出调皮的笑容说道。

“你···卑鄙!”黑衣人听后瘫软在了地说道。

“再次告诉你,你错了!卑鄙只是我的待客手段!”青云一脸天真的说道。

黑衣人见面前的小娃杀人之时绝不拖泥带水一招便能取人性命,那似他所表现出来的调皮天真的模样,气势之中竟然比身为杀手的自己还要嗜血狠辣,完全就是一个天生的杀手,不,天生的修罗!恶魔!思及此处便无奈的道:“我本是修罗殿的人,受人委托前来杀你,恕我无法告诉你雇主的真实资料!”

“呵呵,修罗殿?有趣!你无法告诉我那人是谁,无妨,只要你带我去你们总部就好了,呵呵呵呵”眼眸微闭阴森森的说道。

“你…你要做什么?”黑衣人随即问道。

“呵呵,做你能想得到的事!你如今已是我的奴才了,你也别企图逃跑,你服下的药如果没有我的解药,谁也救不了你!不好意思,我这药丸,独家配制,一月一粒解药,服用一年方可解,其中要是断了一粒你也是死!”青云笑着说道。

“你!无耻!”黑衣人愤恨的说道。

“好了,我也累了,你且把地上的死人收拾了罢!”青云吩咐起黑衣人道。

“你!”黑衣人横了眼青云浑身抽搐的说道。

“你们弄脏了我的房间,难道还要我来收拾呀?子寒给他松绑,盯着他收拾干净咯,不然再给他下一粒药,看他听不听使唤!哈哈哈”青云捧腹笑道。

此刻黑衣人那还有一丝嚣张之气,满头黑线嘴角抽搐,还不停的诅咒委托他来此地的人,也只得负气的一哼,别过头去,径直收拾起了残局来。

而此时的青云得趁般的快意,一边吃着瓜子儿,还不停的使唤起黑衣人那个地方有血渍,搽干净,那个地方的桌子凳子歪了的,总之青云是乐在了其中,而黑衣人则苦不堪言……。

33

翌日,风和日丽已接近暖和的天气,让整个国公府一扫终日以来的阴霾,整晚也未能入睡的王月茹在一众丫鬟老妈子的陪同下准备去给老太君请安,而这时经过花园之时,一小人带着一干奴才在此嬉戏,青云见一风骚女子过来便朝旁边的仆役使眼色吩咐离开,此时只得翠丫头在一旁伺候,见此女子,身穿大红衣衫外置黑色轻纱,一根略宽的金色腰带绑于腰间,腰带上还缀于环形玉佩用以金色丝线穿插其间,结成如意记,最后落于下方,此身衣衫正好配此腰带,也凸显其丰满玲珑身段,缓缓抬起眼皮,观之脸蛋,一双妩媚桃花眼轻巧转动间,随时勾引人魂魄,可惜的是有如此动人眼眸之人却偏偏鼻梁略显扁平,鼻翼之间还有些许雀斑,此时略薄的嘴唇微翘,头梳飞天银蛇髻,上缀琉璃翡翠钗,鬓旁之上还插有一朵牡丹花,花下琳琳散散的还缀有不少花蕊般的柳絮轻巧落在略微丰满的脸颊旁,看到此处的青云不由眼中一片呆滞,我的妈呀,此女不是古代版的红花教主么?还外加芙蓉姐姐?本来脸蛋略显可爱,偏偏要做此等风骚装束,简直不伦不类,不可理喻,想到此处大摇其头还不停的抚胸叹息。而一旁的翠丫头早已得之少爷的心思她正捂嘴窃笑。

而此时路过的王月茹见两人在一旁对她品头论足,在观其两人均做仆役打扮于是走上前来道:“大胆奴才,竟敢大庭广众之下品评自家夫人?”

“什么夫人?小爷怎么不知道啊?”两人相视一眼只见青云眼珠一转道。

“瞎了你的狗眼!此乃国公爷新宠,茹夫人,也是你们这些下人可以在此品评的吗?”说话的乃是王姓婆子一脸恶相的道。

而身旁的王月茹则骄傲的一挺胸脯,手拿香帕轻扇于脸旁,主仆两人好似骄傲的孔雀般屹立于人前。

“哟,羞羞脸,小爷我都知道昨晚上国公爷可没去你们房里睡觉,新宠?不过就是新进门儿的小妾么!过不了几日便被整个国公府给遗忘了,还以为自己是凤凰化身?呵呵,以小爷看,不过也是个下堂妇罢了”青云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巴一扬柳眉说道。


“你…你说什么?王妈妈给我掌嘴,看这些个没大没小的东西,竟敢顶撞府中主母了,不教训下他们,真不知道什么是上下尊卑,哼!”花容月貌早已化作狰狞的王月茹颤抖着身躯说道。

这时突来一声厉喝:“放肆”

正欲动手的主仆二人呆愣了片刻,扭头见来人正是老太君,而这时青云手腕轻舞已将一粒药丸弹于王月茹的口中,片刻药丸已融化伴随唾液咽下了肚皮,可惜王月茹只顾着要发泄心中的愤怒没能察觉任何异样,王月茹见来人是老太君如获至宝般对老太君哭诉道:“老太君,您要为月茹做主啊,这些不知羞耻的下人竟敢辱骂于我,叫月茹如何在府中相处啊”

“哪些下人辱骂了你呀?”老太君瞧了眼青云然后平静的对王月茹说道。

“就是老太君身边的那两个奴才!”横了眼青云她们然后委屈的对老太君说道。

“哦?你所说的奴才便是此二人?那你刚刚是否也教训了你-口-中的’奴才’了?”扭头看了眼王月茹所指的青云和翠丫头于是面色一沉问她道。

“做主人的自该教育手下的奴才,月茹不才,刚刚已教训过她们!月茹自小在王府里得爹爹调教,对待下人犯错就该有惩有罚,下人才会对主子尊敬,月茹本于体罚的,那想老太君见着了,再说此时月茹才进国公府,有些不甚熟悉,这档子事自有老太君做主的”垂下眼皮微微抽泣的王月茹道。

“大胆狂妇!竟然对圣上御封的王爷一口一个奴才的!还敢教训起国公府里的小主子,未来小国公,当今逍遥王来了?还要体罚于他?何人给予你王月茹的胆子,如此胆大包天不放整个国公府于眼里?来人,将王月茹关于房中禁足三个月,其一干不开眼的仆役拖下去仗责二十,关于柴房好生悔过!”老太君一锤拐杖眼露狠厉对王月茹说罢吩咐仆役将他们带了下去。

王月茹当听清自己刚刚要教训的奴才竟然是这个国公府里的小主人,此时的她

一脸迷茫,哪里还有刚刚的傲慢嚣张,而一旁的青云老早已躲在奶奶背后做起了鬼脸。

王月茹被带下后,老太君横了一眼青云道:“你这鬼灵精,别说不是你干的”

“嘻嘻,奶奶青云不是帮您收拾了么?”青云边摇着奶奶的手,一边朝奶奶挤眉弄眼道。

“呵呵,是呀,就你聪明!”奶奶宠溺的一捏青云脸颊道。

“奶奶,青云想明个出去走走”青云向奶奶讨好的说道。

“青云想去哪儿呀?”奶奶问道。

“奶奶,青云想去咱家江南的别院住上几天”青云撒娇道。

“不行,太远了,奶奶不放心”奶奶横了一眼青云便摆手道。

“奶奶,青云老憋在家里看哪些个讨厌的人,您不心疼么?”青云嘟起嘴吧道。

“哎,是奶奶对不起咱们家的青云,这么些年还让你扮作男孩子养,现在倒好皇帝的圣旨也不容咱们换会女儿身了,也罢走走也好”一丝愧疚浮上老太君的心头内疚的说道。

“奶奶,青云保证好好的回来”青云心里一下自责宽慰起了奶奶。

“恩恩,咱们家青云长大了,呵呵,多带几个人陪你去,也好有个照应”奶奶一展眉头欣慰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