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渡蝶梦 第一卷 天簌篇 007 王月茹进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


三个月后,经过慕容成慕容璟玉父子的操办,整个国公府焕然一新,每处都已挂上红绸和大红灯笼好不喜庆。

此刻宾客早已满座,皆互相谈笑,等待新人入堂。

而慕容枭云和王允也坐上了主位上,虽然以往两人争斗的你死我活的,毕竟此刻已结成亲家,抛开了两人之间的私怨,也展眉一笑,处得也颇为融洽。

因为李英儿是慕容浩天的原配夫人,迫不得已之下也只好出席。

此间一团喜庆,唯独少了慕容青云,本就不喜酒宴的她,况且还是自己老爹迎娶小妾的宴席,更是厌烦,索性告了病假,不去了。老太君也是溺爱这个孙儿,也由着她的喜好。

过了片刻,外间一阵吵闹,鞭炮声响起,迎亲的队伍,已进入国公府的侧门,而这时坐于侧厅的慕容浩天,也走出了房间,去迎接小妾前来拜堂行礼。

过了许久,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媒婆引新人走进了厅堂中央,见新人站定,便退至新人旁对众人福了福身于是道:“良辰已至,请新人拜礼罢,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请新人敬茶。”

此时已大红衣衫的慕容浩天,看了眼自己的老婆,无奈的挑起小妾的盖头,准备引她向母亲磕头敬茶,此刻的王月茹,当一支有力的手掌掀开红布的那刹那间,也是一阵欣喜,见面前此人面容英俊,颇有些潇洒之态,那有其他武人的粗鲁不堪,再观此人眉目之间的一派正气,早已转忧为喜了,虽然自己是庶出的小姐,单凭自己的容貌和修养也不逊于正室嫡出的她,更何况一向自视甚高,一般的公子哥儿还难入她的眼中,此刻见面前的男子也不由得看之心动,心思急转间,笑容满面,娇滴滴的接过媒婆递来的茶水。

眼见此女还算知理识趣的,慕容浩天看她的眼神也未多做停留,便引她跪倒在母亲面前了。

草草喝过茶水的老太君,便打发她先行回房,而王月茹自也乖巧的应是,回房中等候。

这时不想多做停留的李英儿禀明了老太君,借口回房中歇息。

而慕容浩天则看李英儿离开,心里一阵酸涩,于是也借口离开了厅堂,往李英儿哪里走去。

回到房中的王月茹,对着镜子一照,梳理好有些乱了的发丝,然后搁下铜镜道:“呵呵,我瞧那李英儿也不怎么样嘛”

一旁陪嫁过来的丫鬟婆子相视一眼,一个颇为富态的老妈子走到王月茹跟前笑着说道:“那是,那李英儿气质虽为上乘,但毕竟上了年岁了,也不及咱家小姐的年轻美貌,光是小姐的容貌就把她给比了下去,更何况小姐乃是书香门第里的大家闺秀,岂可是一介武夫之后的李英儿可比较的呀,呵呵,以老奴我看呀,那慕容国公必一门心思的闷在小姐您怀里,呵呵”说话间不时露出得意之色,还朝身旁的王月茹竖起了母指。

“呵呵,王妈妈,小姐我算没白疼你,去把那药给小姐我准备好咯,明早就让他起不来,呵呵” 王月茹对着铜镜娇笑几声说道。

“恩,老奴省得”王姓婆子说毕从怀里取出早已备好的药粉,倒入了桌子上的酒壶里,轻轻一晃酒壶,那投入的药散瞬间融化了开来。

两人随即相视一眼,便开始捂嘴窃笑了起来。

33

眼看天已经黑了,坐了许久也没见着有动静的王月茹这时有些着急,于是对王婆子问道:“王妈妈,现在几时了?”

“回小姐,将近子时三刻了,呵呵,小姐也别急,或许国公爷此刻还在客厅饮酒作陪,说不定一会子便过来了,您要不先躺下睡会儿?待会国公爷过来老奴就唤您?”王姓婆子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瞧了眼,于是退回来对自己小姐宽慰道。

“也罢,既然坐了这么些时辰了,也不怕最后的一会子的工夫,改明个不晓得那些下人要说咱们的不是了,王妈妈你先给我弄写吃食罢”咬咬牙最后还是决定继续等下去的王月茹道。

“是小姐,翠蓉你下去整治些吃食过来,快点啊”王婆子听后赶紧对下面的丫鬟吩咐道。

片刻功夫叫翠蓉的丫鬟已将吃食端了进来,麻利的给王月茹布置好,这时外间一阵敲门声响起,正欲动筷子的手停了下来,王月茹匆忙整理好衣衫便吩咐道:“王妈妈,去看看是不是国公爷来了”

走去开门的王婆子将门打开来一见是一小厮打扮的仆人众人一阵泄气道:“怎么是你?”

“茹夫人,小的是府里的管事,得国公爷吩咐,小的过来传话的”进得门里的来福望了眼屋里的众人不卑不抗的笑道。

“哦?国公爷几时过来?”王月茹迫切的问道。

“回茹夫人的话,呵呵,国公爷今晚不会来了,叫您早些歇息”来福回答道。

“什么?他在那里?”王月茹怒道。

“呵呵,回茹夫人,国公爷今晚饮酒过甚,早已在大夫人那里睡下了”来福笑答道。

“什么?岂有此理!气死我了”王月茹气急败坏的将桌子上的碗筷一并掀倒在了地上。

“呵呵,茹夫人,小的还有事,就不陪在这里了,小的先行告退”来福瞧了眼王月茹便退出了门外。

“气死我了,该死的李英儿,此仇我王月茹记下了,哼!”怒气冲冲的将凤冠摘下丢到地上一拍桌子道。

“小姐息怒,不可如此说话,小心隔墙有耳呀”王婆子赶紧将门窗掩好便对王月茹劝道。

“哼,我偏要说!她能耐我何?那李英儿此番作为,不是给本小姐使得一记下马威么?凭什么我王月茹就该忍她李英儿?”一旁不甘心的王月茹愤恨的说道。

“小姐,暂且息怒,听老奴一言,小姐在王府隐忍了许久,为何不能在这国公府忍下去的呢?更何况小姐在王府凭借隐忍最后也博得老爷的认可了不是?忍忍使得万年船呀,小姐暂且忍下,以后咱们在图谋对策,恩?”王婆子对她劝解道。

“哼!既然王妈妈如此说,小姐我今天就听王妈妈的,忍下这口气,迟早要还给她李英儿的!”捏成拳头的手一紧咬牙说道。

“这就对了,小姐先睡下罢,天亮还要给老太君请安呢”王婆子换上笑脸对她说道。

“恩”平息一下怒气才从牙齿缝里蹦出一个字来道。

33

“启禀少爷,那王月茹得之国公爷在夫人那里睡下,气急败坏的将餐具砸了个稀巴烂,呵呵”这时已从王月茹那里回来的来福捂嘴笑道。

“哈哈哈,想那王月茹也不过如此,还是免不了俗,对了来福,你瞧见她们有没有察觉出房中的异样啊”青云大笑过后扭头对来福道。

“还是少爷高明,想所未想,早已料到那王月茹会给国公爷的酒水里边儿下药,呵呵,不过经此一搅和,那药也无用武之地了,小的瞧她们只得一众丫鬟老妈子,想也翻不起什么浪来,再说咱家有少爷坐镇,也玩不出花样的,呵呵,少爷您之前还在她们屋里动过手脚么?反正奴才是没看出来,既然奴才看不出来料想其他人也未看出什么端倪吧”来福抬眼瞧了眼自家少爷细想之下才说道。

“呵呵,其中的奥妙少爷也就不道来了,来福过几日我便带你和子寒出去一趟,你也知道府中正是多事之秋,少爷我也只信任你和全叔,子寒以及翠丫头,再离开之前得把王月茹这个女人收拾了,少爷我才放心,这几日你得盯紧咯,可不能让那婆娘翻咯什么事,少不得麻烦的”扯开一抹阴森对来福说道。

“呵呵,少爷您的吩咐来福一定给办妥咯”来福回答道。

“对了,来福少爷我教你的功法可有练习?”思索片刻的青云道。

“呵呵,多亏少爷的丹药,来福已练至第二层了”来福此刻眼神之中闪过几乎疯狂的崇拜之色转而感激的说道。

“呵呵,甚好,来福你可要勤加修炼,少爷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少爷对你的期望颇高啊”青云语重心长的对来福说道。

“是,是,来福绝不辜负少爷的再造之恩”来福诚恳的说道。

“好罢,来福你退下吧”青云满意的一摆手吩咐道。

“是”来福说罢恭敬的推出门外再将门掩上。

看着来福出去的背影,青云陷入了回忆,来福本是在街讨饭的乞丐,一次见他与一众乞丐在街角争抢地盘和吃食,当时自己也未曾阻止众乞丐,但是来福仅凭一己之力,和那些个乞丐打得你死我活,他那不要命的狠劲吸引了我的注意,见他先将食物抛给其他的乞丐,吸引其他乞丐去争抢,再乘机捡起砖头狠拍在那些大意的乞丐头上,见已昏厥的乞丐还不死心,于是又向那些乞丐狠拍下去,待到脑浆髌出才肯罢休。看到此番情景,正欲上前找来福的青云,却突然眼中闪出震惊,没想到来福竟然捡起已染有血迹还伴有死去乞丐脑浆的食物往嘴里塞去,回过神的青云便将他带回了国公府上,接连几天也不肯吭声的来福终于被青云的几句话所震慑:“杀死一个人并不困难,而要让那个人生不如死才是最上乘的做法,不是你将那人一下击毙,而是要将那人折磨致死才更加有乐趣,然而要让人痛不欲生则需要有强大的实力,一介乞丐的你也只有勇气对待同为乞丐的他们,比你稍微厉害的角色,用一根手指都可将你捏碎,再更强大的人面前你就犹如蝼蚁,在这个世上只有用实力说话的人,才会奉你为上宾,奉你为真神!如今我可以给你一个强者的实力,给你享之不尽的财富,你可以选择留下做上宾或者离开继续做蝼蚁?”只记得来福当时嘶吼道:“我不要做蝼蚁…”从那时起来福便死心塌地接近崇拜般的跟随了左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