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渡蝶梦 第一卷 天簌篇 005 收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


一阵对弈之后,两人终于脱离开纠缠在一起的眼神,然后青云先开口说道。

“你脚下的人,给小爷放咯!”撇了眼斜眼少年脚下的人然后道。

“不放!嘿嘿,除非,你爹爹比我爹爹厉害!”斜眼少年摸摸下巴眼珠一转阴险的道。

这时斜眼少年身后的奴才挡在了他身前道:“怕了?赶紧给我家公子磕头认错,不然…”随即在青云面前比划了几下拳头。

“哟,你爹不就是个司徒嘛,还好意思显摆!”青云眨巴下眼睛,掏了掏耳朵,往外虚弹了一下说道。

“这位少爷,敢问令尊又是何人啊?”斜眼少年皮笑肉不笑的道。

“听好咯!可别噎着!我爹爹慕容浩天,当今国-公!”慕容青云一挺小身板,竖起大拇指往胸前一横扯开嘴角道。

“才不稀罕!我爹爹主掌六部,权倾朝野”

“我爹爹手握军权,所向彼靡!”

“我爹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爹爹风流倜傥,玉树凌风”

“我爹爹才华横溢,誉满天穹”

“我爹爹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手握军权,位列三公,人-称-无-敌!”

“我爹爹,我,我。。。噗嗤”只见斜眼少年胸口一阵剧烈起伏,随即口喷鲜血晕倒了过去。

“哈哈哈,蠢货,敢跟你爷爷斗,还—太—嫩!”慕容青云上前朝晕倒的少年抬脚一踹大笑道。

“翠儿,来福带着人走,看今天谁敢拦小爷…”说罢环顾周围,眼眸微张爆出一缕精芒,一挥衣袖吩咐奴仆大摇大摆的踏出了门槛。

333333333

青云携众仆役一到家,就听厅堂里传来的暴怒声,青云心里一咯噔,心想坏罗,赶紧吩咐来福将带回的那人领下去医治,随后带来见他,迅速的朝自己房间方向一溜烟的跑了。

在房中来回渡步的青云,心里忐忑不安,过了许久见老头子竟然没有找自己的麻烦,于是放松了精神,吩咐来福将那人带了过来。

那少年此刻已经换上崭新干净的衣衫,垂着头,站在那里也不说话。

青云向来福摆摆手吩咐道:“你们退下吧,来福叫几个人在门外候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准放任何人进来,包括奶奶他们”众人即刻退出了门外。

青云说完也不询问,直接起身走到屋子后面书柜前摸索了一番,片刻书柜朝两旁移动开来,露出中间的暗室,扭头朝那少年递了个眼色,径直走了进去,后面的少年抬眼,瞧了一番动静,定了一下神,一狠心也跟了进去。

随着少年的步入,两旁开启的书柜合拢了起来,突然黑暗的密室一阵声响,整个密室亮堂了开来,顿下身形的少年,也不多话,看了眼奇怪的光线,又看了眼屋中的模样,眼中一片惊讶,从小到大也未见过此番景致的他,也楞在了哪里。首先思考的是这屋中奇怪的光线,环顾周围也没有半颗夜明珠,也没有一盏油灯。竟然能制造出像太阳般的明亮。细细观之,整个景象就像似仙人才能居住的地方,再细细闻之空气竟然比之室外还要新鲜,一股怪异升上心间,随即拜到在小人面前。面容虔诚,犹如见着神明般,全身扑到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看到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满意一笑的青云说道:“说吧”

“多谢大仙救下小人,敢问大仙是何方神明,小人这辈子虔诚供奉大仙肖像,已谢大仙救命之恩”只听下面的少年一股脑的说道。

“别,别,你可别供奉我的肖像啥的,你这不是诅咒我早死吗!”差点栽倒的青云赶紧阻止道。

“不不,大仙您的再造之恩,小人还未念经歌颂,怎么会诅咒大仙死呢?”下面的少年紧张的说道。

“行了,别给我鬼扯了,入正题”一阵头皮发麻嘴角抽搐的青云急忙道。

“哦,大仙是问小人为何出现在窑子里吧?大仙,小人本名萧子寒,原本家中颇为富裕,本来也过着公子哥儿的逍遥日子,可知有一日,一个中年商人来到小人家中,和家父谈一笔巨额生意,家父见此人相貌堂堂,看他穿着谈吐也不凡,略一思考之下便答应与他合作,哪想此人竟然包藏祸心,早已谋划好骗取家中财产的一个老千,小人当时只顾自己玩乐逍遥,不愿搭理父亲的事情,后来此人借故找父亲的麻烦,父亲因此未能按时交货于客商,那人便找人上门讨要索赔,父亲一生最为重信,也没细想其中曲折,也就变卖了家产,母亲也因此投河自尽,此人见此番动静还不肯罢休,恰巧归家的小人见状,找他讨要说法,他却一纸状书递上了县衙,县衙见此人句句属实,也有家父签订的合约在手,县衙大人就此判定,小人败诉当场,父亲得知消息吐血而亡,最后那人见小人面容甚佳,经过几番周折最后将小人卖到了今日大仙所去的青楼,做了娈童,幸好今日大仙搭救,才未能被那司徒家公子侮辱了小人。”表情悲愤的少年娓娓道来。

还算这人开窍,要是真少了根经啥的,继续说些没边的话,准将他撵出去不可。

“萧子寒,我来问你,你可还记得那人的长相吗?”青云略作思索便询问道。

“那人就算化成灰烬,小人也能认出来”萧子寒咬牙道。

“那好,你可会作画?”青云道。

“小人不才,从小读书习字,酷爱作画”萧子寒道。

“这里是笔墨纸砚,你将那人相貌画下吧”青云指着已放置桌上的东西道。

片刻功夫,萧子寒已将那人的相貌落于纸上,见他作画流畅一气呵成,画中之人栩栩如生,观他作画之时,气定神闲,一派潇洒从容之态,此子将来必定不凡。没想到今日捡到了宝,思及此处微微一笑,然后将画卷收入旁边柜子里扭头对萧子寒道:“此事我记下了,你如今,暂且在府上住下,以后你呆在我身边就是,我卧房旁边有间隔出的睡房,你可住那里。”然后将手搭上了他的脉搏,片刻后继续道:“你可愿意习武?”

“小人愿意跟随大仙左右,任凭大仙差遣吩咐”萧子寒随即道。

“呵呵,以后不用称我大仙啥的,管我为少爷即可”

“还有今日我与你的事,不准透露半句出去,包括我的亲人”顿了一下,面容一沉半眯起眼睛阴森森的道。

随后一按身旁的机关,一阵响动,方才紧闭的密室门再次开启。

“知道了,小人全凭少爷吩咐”萧子寒也颇为机灵边说边往外退却。

见萧子寒退出门外,密室也未关闭,随手拿出刚刚的那幅画像来,仔细一看,上面的人样貌过于平凡,扔大街上恐怕难以找出此人,唯一有特点之处,便是此人的气度,以及眼中神采。

思及此处,再细细观察,画中人,气度有一丝潇洒,潇洒中略带坚毅,看他眼神,没有任何波动,奇怪了,通常潇洒之人,眼神之中必然透彻,不含杂质,但是此人眼神太过于单调死板,甚至可以说一成不变,那么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此人善于伪装!再次拿起画像,从头往下细看,咦!这是什么?

突然对着密室门外叫道:“萧子寒,进来!”

刚刚退出门外的萧子寒并未走远,而是毅然立于密室旁静候里面的动静。

听到密室内的呼唤,即刻走了进来,恭敬的立在青云身旁。

“子寒,此人喜爱干净么?”青云问道。

“回去听下人说过,此人每天均要洗澡,不过此人从未换过衣衫之类的”萧子寒略微细想然后答道。

“哦?子寒,那你平常多久洗一次澡啊?”青云逐然眼睛一亮继续问道。

“小人,大概2日,冬天通常2到3日” 萧子寒心中虽有疑惑但是毅然答道。

“恩,这人是什么时候来你们家中住下的?”继续追问道。

“听父亲曾说,此人初冬之时住下的” 萧子寒道。

“子寒,你观此处,是什么?为何耳朵至鬓间有伤痕?还是你画错的败笔?”青云指着那处伤痕疑惑的问道。

“此处绝非小人败笔,小人自幼习画以来从未有过如此败笔,这是此人老早就有的,小人看这伤痕不像是新的。”萧子寒听罢青云的话,神情颇为自负的道。

“呵呵,我也有点乏了,你暂且退下罢”注视一眼身旁的萧子寒然后对他吩咐道。

萧子寒见状也未吭声,依然谨守本分,低头退了出去。

见他出去的青云,确实也困乏了,索性也不做多想了,放下手中的画卷,看来这身体,太经不起折腾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索性躺了下去,闭目养神了。

过了许久,门外传来来福的声音:“少爷,少爷,皇上派了人来家里传圣旨,老太爷叫少爷您去接旨,老太爷他们已候在客厅了。”

一直侯立密室外的萧子寒见密室里没有任何动静于是踏入密室内对青云道:“少爷,来福来报说皇上派的公公来传旨了,已在客厅候着了,就等您过去”

其实听到来福的声音青云早已清醒了,自从来到异世的他从未有过深眠的时候,一来可以通过睡觉修炼心法调理状态,二来还要提防慕容成父子的突袭,缓缓睁开眼睛的青云对萧子寒道“知道了,我同你过去”语毕整理好衣冠起身踏出了密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