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渡蝶梦 第一卷 天簌篇 003 殿前惊“艳”

小子不要跑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size][/URL] 腊月寒冬,大雪纷飞,接连几夜大雪笼罩整个天簌 京城连年寒冷,连续几天的大雪,赶着年节之时,纷纷渐深 话说当年除了慕容成父子下毒以外皇帝也使人下毒给青云,那毒药名“清神丹”这种毒药乃是一种慢性奇毒,服食后开始察觉不出什么异样,对身体的伤害几乎微末,然而这种药物的毒性会滞留在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


腊月寒冬,大雪纷飞,接连几夜大雪笼罩整个天簌

京城连年寒冷,连续几天的大雪,赶着年节之时,纷纷渐深

话说当年除了慕容成父子下毒以外皇帝也使人下毒给青云,那毒药名“清神丹”这种毒药乃是一种慢性奇毒,服食后开始察觉不出什么异样,对身体的伤害几乎微末,然而这种药物的毒性会滞留在体内,年岁一久就会慢慢发挥作用,快则三五年慢则十年,先是使人精神失常,时而疲倦时而狂躁,行为慢慢不受自身控制,性情慢慢会变得暴戾难控,二十余年后,毒素侵入整个五脏六腑之内,让人时而清醒时而疯癫,慢慢的导致神情溃散,彻底成为一个无能为力的废物,最后缓缓死去,这种毒药发作缓慢,无迹可寻,不发作时让人发觉不出异样,和一般人无二,叫人查不出一丝端倪,放松大意,等到毒入骨髓,早就无药可解了。

清晨,一大早,来叫青云起床的丫鬟今天来得特别早,经过她的细心打扮之下,只见镜子里的小人,玉簪束发,五官好似雕刻,一双柳眉斜飞入鬓,两双漆黑如墨灵动的眸子,顾盼神飞,翘挺的鼻梁,薄薄朱唇微翘,肌肤若似白玉,身上恍若渡上一层炫目流光,随便一个动作都能使人为之一叹。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云突然有种自恋的冲动,抱着镜子狂亲了几口。

进来伺候的小丫头,看着青云的样子,呆呆一站,好楞了半天也未能挪开眼神。

这下给青云郁闷坏了,今天是要去使坏的,那有坏人张得英俊潇洒,外加风流倜傥的啊。

赶忙拿起桌上的水粉往脸上一乱涂抹,这下一看,原本剔透的肌肤,外加灵气的人儿一下不见,换之一位略带病态的,奶油小生。

做完以上工作的青云今天打算好,去参加皇帝的宴会,趁机表演一下如何张狂,如何纨绔的,既然你费尽心思找人下毒,别以为我老爹憨厚重情待你,你就可以任意妄为,老爹可以对你厚道,我慕容青云可不会,你要我灭族,我偏不如你愿,你要迫害我可以,要迫害我最重视的亲人我慕容青云绝不会手软,总有一天我会十倍奉还!!青云在心底暗暗发誓着。

333333333

皇宫一座屹立于盛世之中最为繁华的地带,此刻银装素裹住,他独有的风华,远处的宫沿上,已布满,一条条冰雪融化之后,又从新凝成的冰晶,一根根冰晶悬挂之上,在灯笼的映射之下越显耀眼,通过这些冰晶身旁的灯笼连绵整座皇宫,使得皇宫更显华美。

虽然姑姑是如今皇帝轩辕的爱妃,但是从小到大青云也未曾踏足此地,光看鲜亮的宫闱,已经让座在马车上的青云炫目了,一时也少不了有些兴奋,这时行至一座庄严的建筑前,马车停了下来,跳下马车的青云伸了个惬意的懒腰,举头张望,眼神所到之处正是写着3个大字的牌匾“前清殿”大字苍劲有力,龙飞凤舞之间透出专属于皇家的霸气,端得是漂亮。

顺牌匾下望去,左右两根玉柱巍峨玉立于殿旁,上有雕刻腾龙,向下张望。玉柱内侧,六扇已敞开的雕花镂空祥云红漆门,门中站立一位身着黑色内侍服,手拿浮尘的白面公公正弯腰笑道:“慕容老公爷,陛下和大人们已经就坐了,就等您来了,哟,好漂亮的小人,这是国公府上的公子吗?”

“呵呵,您老辛苦了,成公公,这是咱家小子” 慕容老太爷含笑答道。

“里面请”成公公说罢引众人进了殿里。

进门原本喧闹的场合因为众人的步入使之停滞片刻,待看清来人之后所有的宾客将视线抽离转向了高坐龙椅之上的皇帝。

“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来者众人一一拜见。

“众卿平身,赐坐”皇帝含笑对身旁的公公递去一个眼神。

跟着众人一一落座期间,这时莫容青云好奇的打量周围,抬眼张望,忽然一抹惊艳闪过眼底,只见青云对面,一个少年端坐期间,金冠束发,五官俊俏,身着一席华服,但是在芸芸之中更显其风华清雅脱离凡尘。已觉着男装的自己已是非凡,但见这位更是龙凤,不由心生感叹。

见他轻倚座椅,面容含笑,一双明亮桃花眼玲珑转动,不知撇向了哪里,待到看向青云时,便予以微笑,好一个美少年!没想到皇宫中竟然有如此美玉,爱美之心人皆有,更何况酷爱美人的青云,入眼一片呆滞,看了好半响才收回目光的青云,尴尬的对那位少年笑了笑。

片刻方见那人开口:“这位一定是青云表弟了”双目含笑向青云投以注目。轩辕俊是第一次见自家表弟青云,仔细打量这位表弟,身上脂粉味虽然浓重,可人颇为俊俏,在看之这位表弟眼神灵动,颇有外间传闻中的纨绔气息,但是毕竟表弟年幼,加之初见之时就喜欢这位表弟,也未多想。

“轩辕表哥?”在这硕大皇宫中对自己如此亲切的,除了自己姑姑慕容清的儿子,未能再有别人了吧,细想之间半眯眼眸,回以一笑道。

“是的,表弟,待表哥为你介绍,同桌的这几位少年”轩辕俊含笑说道。

“我身旁的这位是,司徒风,太帅司徒大人的嫡出长子,而这位是李晴蓉,也是你我老师李清先生李太傅的千金,这位是岳太尉的公子,岳阳,这位王岳,王司徒的公子,以及这位陈尚,尚书陈大人家的小姐,而表弟身旁坐的这位,天策上将左奕残将军家的独子,左奕博文了”顺着轩辕俊挨个介绍,青云向众人看去,在座众人大约都在10-15岁之间,唯独自己略小了。刚刚介绍的众人均以点头含笑示意,唯独当轩辕俊说到身旁这位左奕博文的时候,见那人傲慢的一仰头,不削的瘪嘴瞅了自己一眼,然后扭头动起了筷子,自顾自的吃起了东西。

看着这位左奕博文如此作为,轩辕俊无奈摇头笑道:“大家开席吧,要是都等着父皇恩准的话,我们这桌人早已饿昏体乏了,今天例外,父皇早已有旨意,我们这桌人不必有所顾忌,呵呵”

待到众人动筷之时,在座一位大人起身说道:“启禀陛下,今日如斯佳节,外有美雪待侯,接近午时,微臣不才愿已诗词助兴”

“呵呵,准了”皇帝笑答道。

“今日已有落雪,微臣就以雪为题赋诗一首”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说毕向众人一笑落坐席中。

“好好,及得雪之意境,也能透过雪来咏梅,不错,此乃佳作呀,众位爱卿司徒卿的佳作如何呀”皇帝抚鬓一笑道。

“是及,老臣斗胆,不如请众位以雪为题各自咏一首诗词,韵律可以不限,也好让众位在座少年参与其中,也好图个众愉”一位一脸笑容,神情沉稳身穿藏青儒衫,头插玉簪挽成发髻,美鬓梳理得干净,眉目间透出一丝圆滑的中年人起身说道。

“今日佳节,众卿不必拘谨,准了,各位一切随意,今日图个尽兴啊,哈哈哈”皇帝对着众人展颜一笑道。

这时下方,少年那一席间传出不和谐的吵闹声

“你个废柴,为何打湿本公子的衣衫?”一脸傲慢跋扈的左奕博文道。

“你个蠢材,是你撞上本公子的酒杯因而打湿你的衣衫,偏偏要怪我的不是了?”慕容青云学着左奕博文的口吻回敬道。

“你这个废柴,我打死你..”左奕博文脸色一沉本就脾气暴躁的性格,说着就挽起了衣袖作势要向莫容青云动手。

“小爷我怕你啊”看左奕博文怒目而视接近暴走的样子,心里一阵窃喜随即也学他挽起衣袖作势就要动手了。

“好了,好了,博文兄何故如此大厅广众之下大动干戈呢?表弟你也是,你们听为兄一言,如此喜庆场面父皇在此,你们就此作罢吧”轩辕俊看到剑拔弩张的两人瞪了一眼自己的表弟见他还好意思对着自己吐舌头,如此可爱的摸样,升起的怒气顿时消散,然后打圆场道。

两人听罢,“哼!”同时扭头张扬的不再看对方

见两人的表情众位少年皆是摇头。

“何事啊,如此吵闹?”皇帝见刚刚一翻情景不由的心喜,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然后故作严肃的询问道。

“回父皇,刚刚青云表弟和左奕博文有点小误会”轩辕俊迎上父亲的目光起身答道。

“皇帝伯伯,明明是左奕博文动手打人的,怎么是小误会呢,请皇帝伯伯为青云做主”这时青云嘟着嘴吧不服气的道。

“混账小子,是你弄湿我的衣衫再先,还敢污蔑于我”怒视慕容青云的左奕博文脸上青筋暴起的道。

“混账东西,气煞老夫,你给我安静点,皇帝陛下在此,你这小儿怎可如此”这时对面的慕容枭云,满脸涨红怒视青云道。

此时轩辕皇帝朝慕容枭云摆了摆手,这才让大怒的慕容枭云安静下来,于是道:“呵呵,小孩闹腾能有多大的动静呀?不过是童言无忌嘛,再说青云小小年纪,心智也未成熟,倒是左奕博文你比青云略长,处于兄长来说,也该忍让,怎么和青云一起闹了起来?还要动手?哼”

见慕容青云那略带病态,接近纨绔的扮相,性情更是乖张。轩辕庆不自觉脸色带喜,看来那药开始起了些作用了,呵呵。想到这里的轩辕庆越想越兴奋,不察间也透露出一股古怪,他这瞬不易察觉的变化和表情正巧落入慕容青云的眼里。

哼哼,你高兴去吧,别以为所有人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满得了别人,可满不了我慕容青云!顿时双手一紧,垂下的手握成拳,低头的表情一变,顿时换上无害的容颜抬头与轩辕庆平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