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渡蝶梦 第一卷 天簌篇 002 慕容青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


话说一个月后

一个圆桌子上铺上一张红色的台布,上面还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细细观去,有印章,有金元宝,还有笔墨纸砚,还有几本略薄的书籍。这时老太君抱着柳若雪,不不,话说现在的慕容青云,下方堆满了来观礼的人,个个面容带笑,眼巴巴的忘着老太君怀里婴孩,只见婴孩额头用红绸围起,眉心缀一颗透彻白玉宝石,项戴银圈大锁,身穿红色绸袍,小手上挂着银质的铃铛,小手摆动间清脆悦耳,远看就像菩萨坐下童子的小人正是慕容青云是也,现在正烦闷的扭动自己手腕处的铃铛。瞪着眼睛,看那红布桌上的物件,连番几个白眼,然后抱头苦闷状。

老太君下手方站着一位约莫6,7岁的小童,大大的眼睛还时不时的咕隆乱转,看了眼老太君,然后又看了眼下方的人们,再看看红布桌子上面的东西,最后眼睛落在金元宝上面,眼角瞟了眼众人然后看了下慕容青云眼睛又是灵巧的转了转,用收捂住嘴巴窃窃偷笑几声,恰巧这番举动落在烦闷的慕容青云眼里,他皱了下眉头,然后自顾自的嘿嘿笑了,话说这个小人就慕容青云的表哥了,是便宜老子异弟的儿子。

这时老太君起身道:“抓阄,开始,哈哈”

老太君抱起怀里的慕容青云走到红桌上将其放下,下面的人围了上来鼓动着他选上面的东西。

这时慕容青云,白眼一翻,垂下眼帘,手抓了抓头:“真烦,我一个20来岁的人了,还玩这个,哎”只见她眼珠一转,手一拍头,笑了,顺势爬到放书籍的哪里,看了看,然后扭着小屁股爬到前面放有笔墨纸砚的地方,瘪了瘪嘴扭头,继续爬,经过金元宝处,一把抱住元宝,坐直身体诡异一笑,然后扔了,再扭动屁股爬到印章面前抓起印章,原路返回将之前的东西一起推到怀里,干完这些事情终于累了,蹲那些东西旁边不动了,还用手不断的拍着那些东西。看到这些过程的众人一个个表情呆滞,最后还是老太君发话了:“呵呵,看来我们宝贝青云是全才呀,呵呵”听后众人哄笑,今年的抓阄大会就这样过去了,慕容青云终于满月了。

夜色已深,一轮明月老早的挂上了云间,冷清的夜色依然盖不住充满喜悦的院落,虽然已临近秋分,院落里的树叶依然招展的缀在其间,纷纷向人展示自己青春的姿态,细细看过去一个小人正端坐林间,微闭双目,腰杆笔直,双腿盘膝于小腹上,双手叠于胸前,仔细看去这个小人正是慕容青云。几个收势,吞吐几口浊气,睁开双目,眼露精芒,呵呵一笑道:“看来这次穿越,不是什么也没有呀,呵呵,看来那个老头子还给我带了意外,这个心法看来不错啊”

起身正于回自己房间的慕容青云,走到林间深处一间小屋门前驻足了脚,房中传来声音:“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明明几年肚子里没有反应的人,这次竟然怀有身孕,明明该流产的李英儿,这次竟然顺利生下了男婴?”一个男子手扶额头皱起了眉头道。

“父亲,不是您下了药了么,本该我的爵位这下可好了!哼”一个稚嫩的童声失望道。

“我儿放心,父亲说了给你的爵位,绝对不会亲手转让给他人!那老婆子他们,和我那哥哥也没多久好活的,璟玉,你看父亲这不是还有后备良药么?哈哈”男子从屋角的柜子里翻出一包红色纸包的东西放于房屋中间的桌子上道。

“父亲,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了么?那几次都不成功,这次还能成功么?”稚嫩的童音透露出不耐烦的情绪和几许不信任对年轻男子说道。

“璟玉,本该这爵位是咋们的,你父亲为这个家辛苦了那么些时日,就这么算了,就算你愿意,我也不愿意,哼,这次不是一下就发作,一时半会没人能察觉出个什么,只是慢慢的服用的话,哼哼,就会….”那男子对着面前的童子朝脖子比划了下狠狠的说道。

“是吗?父亲,这么说迟早爵位是我们的囊中物了,哈哈”虽还是稚嫩的童音但这当中看不出半点稚嫩,阴沉沉的说道。

“璟玉,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跟着那小孩,同时像往常一样讨好老婆子,这个药我会吩咐厨房每天下一点的,嘿嘿,到时候…”那男子越说越激动,声音中夹杂些许颤抖抱住儿子兴奋的道。

“什么!难怪这小屁孩,看我的眼神没对劲,原来他们一家子打的是这个主意?哼,不行,我得告诉奶奶知道,不对,我还小,说了他们也不信呀,看来得慢慢打算了,哼,等着瞧吧”门口偷听的慕容青云想道。

想清楚厉害关系的莫容青云转身往房间走去。

看这窗外投射进的月光,眼睛定定的注视着它,“现在的身体,还不能有所作为,只能等长大吧,等我有了力量的时候,就是你们爷俩的死期。。。”

33333333333333333

8年后

漫天雪花飘去,又是一年,银色裹住整片院落的房屋,本来翠绿的树木枝干,早已凋零衰落,取代它的是枝干上缀满的晶莹,透过冬日里迟来的阳光,折射出几屡屡彩虹,照耀在整片雪花堆积的地面上,这时一个头戴白色毡帽,身披白色貂毛,脚踏紫靴的公子正在雪地上嬉闹着。远处树木遮挡处,一个弱冠少年正打量着那个嬉闹中的人儿。

正在堆雪人的慕容青云,老早就看见远处的慕容璟玉了,他那不善的眸子怎能逃脱得了,一直修炼的慕容青云,这8年以来慕容青云了解到,这个看似光鲜的家庭一处处暗藏的杀机,外有皇帝,内有慕容成,慕容璟玉父子,都对自己家庭虎视眈眈。

8年来为了能有能力对付这些外在内在的不定因素,不停的练功,时刻观察周围,现在略有小成的她,对于除掉这些因素,不停的琢磨着,不停的布置着每一个环节,导致他们,慕容成,慕容璟玉父子所下的药未能迫害到自己的亲人,反而慕容青云用自己的功力,每天晚上去亲人房间,为亲人调理,更让他们容光焕发,越显年轻,看着这些不对劲之处,慕容成和慕容璟玉两人又再次坐不住了,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总是溜进自己的房间,暗中下毒手,恰巧的是,每每作案,被慕容青云的一个意外的惊醒或者慕容青云制造的意外的响动给打扰了,这些年也辛苦了这对父子,想到这里的慕容青云,笑着对远处的少年招手道:“璟玉哥哥,过来呀,陪我玩呀,呵呵,你看好票亮的雪,还有看看我堆的雪人” 慕容青云献宝似的笑说道。

踌躇不前的少年:“这小子,别看一脸天真,还真没少在他身上吃了亏,我得小心点”走到慕容青云面前躬下腰,抱起玉啄的人儿道:“傻瓜,天冷了还在雪地里玩儿,小心得风寒了,奶奶要骂我这个哥哥没带好弟弟了”

“又是奶奶,哥哥你可别提他,老是不让我出来玩儿”皱紧眉头甩开少年的怀抱跳下道。

“呵呵,青云,越来越不乖了哦,以后没了奶奶的疼爱,看你还有心情玩不” 慕容璟玉撇了眼慕容青云语中带刺的道。

“哼”说完也不想在继续搭理慕容璟玉掉头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臭小子,看你还能高兴多久”指甲深陷肉里溢出几滴血渍,抬起手臂不削的看了眼用嘴舔了下伤口眼神毒辣的看向慕容青云的方向。

“青云少爷,老太君叫你去前厅呢”一个脸型微胖,身材丰满的丫鬟从后面追上慕容青云叫道。

“哦”转过头来的慕容青云答道。

上前牵起慕容青云的手朝客厅走了过去。

客厅当中,奶奶和漂亮娘亲就坐了,不过和往常不同的是,客座位置,一个年纪大约50岁的花白头发,发髻中间用一根木簪子将其很好的固定住,用手捻着不长不短的胡须打量着进来的慕容青云。

“奶奶,美丽娘亲” 慕容青云乖巧的跑到奶奶身前,甜甜的叫道。

“呵呵,这就是公子了吧”捻胡须老头张开细小的双眼朝老太君说道。

“呵呵,青云,赶紧去拜见李清师傅,李清师傅可是文渊阁大学士呀,皇上都敬重三分,你小子有福气了”奶奶朝慕容青云的小鼻子一点,对她说道。

“奶奶,什么师傅呀,我还小,这么小的年纪就要被迫害,成何体统”莫容青云嘟哝着嘴巴,可怜兮兮的对奶奶说道。

“去,听后,拜见师傅”奶奶嗔了一眼他然后严厉的说道。

“哦,青云拜见李师傅”被打回原形的慕容青云慢慢的渡到李清身边不乐意的说道。

“好,好,公子眼神之中透露出的灵气,是无法掩盖住公子小小年纪独有的光彩啊,假以时日也是栋梁啊,呵呵,以后由老夫教导公子了”李清也不生气一笑道。

“那么,李先生,以后就劳烦您了”奶奶对李清道。

“不敢,不敢”李清恭敬的回答道。

“今天开始就给小公子上课吧?老太君小公子房间怎么走”李清询问道。

“哎,看我这记性,光顾着说话了,翠儿带李先生和少爷去书房”老太君对身边的丫鬟道。

33333333333333333333333

书房

“青云,今天讲《论语》接下来我念什么你跟着念”李清说道。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易说乎….”一边念还不忘学习古人摇头晃脑的慕容青云。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本来感觉新奇的慕容青云渐渐的被先生念经式教育搞得昏昏欲睡了越觉眼皮沉重。

“子:有学问的男子的尊称,有时也泛称男子。书中的“子曰”的子,指孔圣人而言。

学:孔圣人在这里所讲的“学”,指学习西周的礼、乐、诗、书典籍。而这里的时习:意为….”李清说到这里看见没有了动静于是奇怪转过头去看向慕容青云。

“混账!混账!慕容青云,慕容青云!”看见慕容青云的惬意的睡姿突然怒道。

“啊….”被李清惊醒的慕容青云惊叫道。

“慕容青云…..你来说说老师讲到哪里了?”怒视莫容青云道。

“呵呵,孔子说:“学了又时常温习和练习,不是很愉快吗?有志同道合的人从远方来,不是很令人高兴的吗?人家不了解我,我也不怨恨、恼怒,不也是一个有德的君子吗?”轻松一笑答道。

“恩?解得还算正确”点点头这才转怒为笑道。

“老师,还有什么你直接问我得了,我全说了,没必要老在论语上面浪费时间”慕容青云不削的瘪瘪嘴道。

“呵呵,既然青云所有的论语都懂了,那么老夫问你,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这段又何解呢?”李清继问道。

“子路在石门过夜。守城门的人问:“从哪里来?”子路说:“从 孔氏那里来。”守门人说:“就是那个明知做不到却还是要做的人 吗?” ” 慕容青云答道。

“那你看出其中又有何意呢?”李清追问道。

““明知不可而为之”这句话本身来看,一个人知道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是可望成功的,于是坚持干下去,最后果然取得成功他固然是一个成功的人,但说来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了不起。而一个人明智自己所从事的事情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可能取得成功,但他不是一丝不苟地坚持做下去,“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为自己的信念和理想而献身。这就非常不易而难能可贵了。就像愚公移山,圣人何尝不知道“克己复礼”任重而道远,但却周游列国,“累累如丧家之犬”而精神不改,晚年退居讲学,仍然以礼乐文化为核心内容,为推行“仁道”而贡献力量。正如曾子所说:“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慕容青云略微思考答道。

“好,好,好啊,青云有如斯思维,老夫慎慰啊”李清捻须道。

“老师,请答应青云一件事情,否则青云不起” 慕容青云见已入了火候干嘛跪下道。

“青云,你这是何故啊?”李清疑惑的道。

“老师,请答应青云一件事情,否则青云不起” 慕容青云继续道。

“也罢,你且说说”李清问道。

“老师,你怎么看待慕容家的” 慕容青云问道。

“慕容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三世国公,贵不可言啊”李清道。

“这老小子,还真不上道,不行得把他绕进去”

继续道:“老师,皇上怎么看慕容家的?是否是您所言一人之下呢?”

“不错慕容家是贵不可言,在外人看是如此,手握军权,朝堂之内为慕容老公爷马首是瞻,不过皇上未必…”遭了说漏了嘴了一拍嘴巴转念一想没道理了,这小孩吧我绕进去了于是怒道“青云,你问这是何故?”

见已得逞的慕容青云咧嘴笑道:“老师,请学生吧话说完,既然老师都能明白的关键之处,试问青云会不懂得吗?敢问老师要是慕容家一直如此显赫传到我手里,皇上会怎么认为呢?

”李清听慕容青云所言极是惊奇的瞪大了眼睛痴痴的望着他好一会又掏了掏耳朵这才反应了过来遭道了。

“所以,青云有个不请知请,还望老师成全”说毕头朝李清重重的磕了下去。

“这孩子,想所未想,老来收了如此关门弟子,晚节不保啊,罢了,罢了”

“你且起来再说罢”李清叹了下气无力的道。

“老师,我愿做一纨绔子弟”眼睛直视李清道。

“老师,我以后还是您的学生,继续跟着老师念书习字,但是对外老师皆称学生纨绔不堪” 慕容青云见李清已答应于是起身继续道。

“罢了,罢了,老夫晚节不保啊,哈哈”定定的望向慕容青云见慕容青云眼神清澈还透出淡淡坚定于是笑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