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渡蝶梦 第一卷 天簌篇 001 新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8.html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用力,用力,再使点劲儿呀夫人,快了,快出来了”闷热的房间传来急促的声音,一个稳婆正对着床上的人儿说道。

“哇啊,哇啊”几声啼哭让忙碌的房间充满了喜庆“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位小姐”刚刚接生的稳婆抱着婴孩对床上的美妇说道。

“快快,让我瞅瞅”美妇说完激动的抱过婴孩温柔的看着。

“小香,快去通知老爷,夫人生了一位小姐”稳婆迫切的吩咐旁边的丫鬟道。

“等等,李妈妈,告诉老爷就说我生的是少爷”床上的美妇盯着稳婆严肃的吩咐道。

“这….”李妈妈犹豫的盯着夫人道。

“李妈妈,这事就这样在场的丫鬟婆子知道,只要一口咬定,没有人知道,听明白了吗?”夫人环顾周围一眼继续道。

“唉,老生知道了”李妈妈回答道。

片刻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位慈祥的老妇带着一众男女进了房来。

“快快,让我看看我那孙子”老妇进了房间直冲到床边说道。

“呵呵,瞧我,这小子,多俊呀,啵”老妇抱起婴孩凑上去朝脸蛋上亲了一口道。

这时婴孩缓缓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只有在古代才有的雕梁画栋,右手边雕刻镂空的红木床上用金色的弯钩松散的勾住一条粉色镶金边的帘子,帘子里面躺着一位用一根金攒恰巧挽住整个发髻,脸颊旁边因为刚刚运动而松散脱落的几缕青丝,正好遮住清秀的脸庞,可以看得出应为刚刚而使清秀的脸颊染上一团红晕,即使这样这位美妇也未脱去光彩,微闭的眼睛突然放大,想要叫唤,突然发觉嘴里,只能传出咿呀声,想要看清究竟抬起手来发现短了一大节,于是直接晕了过去。

看见这番场景的老妇还道婴孩可爱,是困乏了又睡了过去,慈爱的瞅着怀里的婴孩,掀开裹住婴孩的小被子下一看,突然一愣,赶紧又给裹上,侧过头,用眼神询问床上的美妇。

床上的美妇着急的望向老妇,然后又低下了头。

“呵呵,我的好孙子,吩咐下去,叫老爷过来看看夫人,刚刚为咱家诞下灵儿,连个人影子都瞧不见的,像什么话”老妇吩咐着旁边的丫鬟婆子手掌轻轻拍了拍美妇说道。

这时屋里的老爷不乐意了瘪瘪嘴道:“老太婆,也让我看看我的孙子呀”

“滚蛋,你这老货,你懂什么,你那大老粗,可别把我的宝贝孙子弄伤咯”老妇直接不顾忌的一口回绝他道。

“夫人,这当着媳妇的面你怎么说话的,让我抱抱我孙子”老脸一红一脸无辜的对老妇说道。

“老货,少来!谁不知道你的习性,诺,看你可怜,小心着抱住,可别让我家宝贝摔咯”老妇狠狠的盯了一眼老头说道。

“我的乖孙子,爷爷抱抱,哟,你们看看,多像老夫,呵呵”老头摸了摸胡子自豪的说道。

“呸,像你才怪了去了,你这老货,长得眼睛鼻子皱一块儿的,还好意思说,滚一边去。”老妇不乐意的道。

“夫人…”听了老妇的话顿时焉了的老头幽怨的道。

“母亲,母亲,英儿呢”这时门口一声吼道。

“就知道你媳妇,她们母子平安着呢,诺,还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老妇嗔了一眼进来的儿子道。

来到床边的男子对床上的美妇道:“英儿,谢谢你,我也当老子了”

“混蛋,少来,你老子还在这呢”一旁的老头这下不干了他在这里儿子还敢称老子顿时把刚刚的气撒在儿子身上。

“好了,好了,老货,都出去,几个大男人加上一堆的人,搞得屋子里,乌烟瘴气的,让媳妇好好休息”老妇一边拉着不乐意的丈夫一边吩咐着丫鬟婆子出了门。

半个月后

习惯了目前身体状况的小人,在床上乱蹦跶着,蹦累了,一屁股坐了下来,用还不算有力的小手撑着脑袋做思考状,话说这个小人,就是柳若雪了,从刚刚重生的惊吓到慢慢适应也快半个月了,通过这半月以来了解到这里是一个叫做天穹大陆的地方,自己所在的地方叫做天簌国,周围还有一些国家,总的来说和地球相似,不过这里文化和氛围也只到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唐朝,自己重生的便宜爷爷是这国家的武将,正巧娶了彪悍的奶奶,所以到我便宜老子那里属于单传了,老子继承了爷爷的爵位也成了武将,发展到便宜老子那代老子又很喜欢我便宜娘亲,所以也只有一个老婆。刚想到这里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立马躺下做睡梦状

只有没人的时候才能活动活动胫骨的她最近也郁闷了半天,要是让人见了还没满月的婴孩在床上蹦跶的话,准要认为是妖孽了。

“哟,这位就是我的小侄子了吧,好可爱,母亲,看看多俊呀”微微睁开眼正巧对上一双美目那位美目的主人惊奇的夸赞起柳若雪来。

“妹妹,也让我看看这侄子吧,呵呵”转过头来看到一位脸颊消瘦但是衬托起一双深陷的凤目更显得大而妖冶,一双凤目微张注视的眼神让人有种想要逃避开来的感觉细细看去朱唇轻点淡扫蛾眉,几缕青丝顺消瘦的脸颊自然垂下,两鬓顺发髻利落的挽成漂亮的云髻,中央插着一只金色的凤钗,凤凰口中吐出鲜艳的花蕊,花蕊旁边的垂絮就这样落于消瘦的脸旁,就是这么简单的修饰也显示这容颜的主人是一个美人,往下看去,高耸的胸上一块朱红色的抹胸遮住早想泄露的春光,一席大红色的锦绣绸缎为衣,外罩浅色轻纱,衬托着优美较好的身段。

再次细细看身旁夸赞自己的那位美人,透彻的肌肤瓜子的脸蛋,挽做简单宫髻,头插翡翠钗,如漆如墨的头发就这样披散在两肩中间,美目顾盼之间使之头发上垂落的翡翠钗相互辉映,衬得较好的面容更加让人望之晕眩,一席青衫外罩白色薄纱,使之气质更添灵动。“好美!”柳若雪在心里感叹着。

“呵呵,老生这里多谢陛下隆恩,和皇后娘娘的厚爱,还亲自过来看我的乖孙子,”满面和煦春风般的老妇雍容中透露一丝威严,手拿龙头雕花拐杖,对前来看望孙子的两位美人轻轻俯身一个礼,抬起头来不怒而自危缓缓笑道。

“这就是那小子么,呵呵,你那个狐狸精姑姑迷得陛下神魂颠倒的,看我不收拾你,哼”那位红衣美人趁大家不注意对着怀抱的柳若雪自言自语的说道。“哟哟,老太君,自家人不说两家话,诺,您也着急想抱孙子了吧,呵呵,本宫这就还你”说着顺手将柳若雪递了过去,突然手一松,眼看手里的婴孩就要跌落在地上,这时老妇顺势上前右手一用力把柳若雪牢牢的抱在了怀中 。缓缓抬起头来,刚刚慈眉和善的眼神爆发出一丝精光,垂下眼帘看了眼怀中的婴孩,见无恙,才张开双眼一如既往的露出和煦的笑容看向皇后。

“呵呵,你瞧我,就不是抱孩子的料,这手呀,不注意就松了,小子没事吧?可吓死本宫了,本宫这心肝可不惊吓的”皇后故作紧张的渡步道老太君身前,看着婴孩说道。

“呵呵,没事,你瞧瞧,他的样子是喜欢娘娘的”老太君用手逗了逗怀中的婴孩,瞅了眼皇后笑着说道。

“呵呵,时间也不早了,该去客厅了,陛下还要给我这乖孙子起名字呢”老太君瞅了瞅身边的众人说道。

“呵呵,是呀,母亲,可别让皇上久等了”青衫美人说道。

说毕老太君做了个请势,让皇后先踏出门沿。众人这才浩浩荡荡的往客厅走去。

“吾皇,万岁万万岁”还是古色古香的房间,到处可见雕刻有碎花的悬梁和房柱,悬梁中间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花绽放其中,顺其望下去,两旁雕刻精致的红木椅子中间一盏厚木大理石茶几,右方首位坐着一位身穿,黄色袍子,中间图案赫然是一条盘龙俯卧怒视状,四只爪子做舞动态,镶金色黄袍外罩浅黄罩衫,罩衫边角处用金线缝合,头戴金色低冠,一颗夜明珠嵌于其中,细长的眼睛时不时透出精光,普通的的外表下,说不出的威严。

“呵呵,都平身吧,咦,这是那小子吗?”皇帝开口道。

“禀陛下,这是老儿的孙子”说话的是坐皇帝左边椅子上枯瘦略显精干的老人,他律了律白色的长须扼守笑答道。

“诶,光顾着说话了,大家都坐,都坐啊,呵呵,是朕疏忽了”年轻皇帝扭头看这众人未落座吩咐道。

“皇上,您看看您这记性怎么地,都忘了要办的事儿了,呵呵”走到皇帝身边的青衣美人撒娇道。

“呵呵,清妃,你这做人家姑姑的比自家姑丈还急呀”拍拍清妃的手笑道。

“好好,朕想想,晴空万里,一朵浮云缀其中,天晴气爽呀,就叫慕容青云吧,你们看怎么样啊?”清妃话音刚落,皇帝渡步来到客厅门口,观晴空万里偏偏一朵浮云挂天边,于是回头对大家说道。

“老生(老臣)清儿,谢陛下赐名,谢陛下隆恩”众人俯身谢恩道。

“哈哈,慕容青云,希望你像你的名字一般,知恩图报呀”皇帝抱着婴孩眼睛紧紧的盯他笑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