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送礼》

注:该文为去年中秋节后所作,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概不负责~另,文中各人物均系我所在地论坛之ID,人物关系也纯属虚构~


眼看着中秋节就要到哩~‘断面’合计着这平时也不怎么走动逢年过节了再不去领导家‘坐坐’是不是显了豆有点太不懂事儿~这‘坐坐’恁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于是断面便思考着拿点啥合适。太贵重的东东一是没必要,又不是去办事儿,二是断面也买不起~太不上档次了东西吧又拿不出手,思想来想去还是买吃了吧~反正这东西是人都得吃,领导吃不吃咱不管反正咱表了心意即可,他爱转手送谁豆送谁~想好之后断面便来到胖东来买了2提特仑苏、一提儿老庙牛肉和一篮儿乌鸡蛋,买完后断面还专门看了看生产日期,恁并说,还真巧三样儿东西都是9月15号了生产日期,断面结完帐儿正好250~心说差不多了,中秋节送太多了话过年你送啥了还?于是断面先打电话联系了一下科长确定了领导在家后,便掂着东西来到了课长‘冬雨’了家,,,


当个中层干部很不容易,特别是年轻了中层,上有领导吆喝你下有老同志不好好干时不常儿给你弄了下不来台你还木法很去跟他辩理,想干出点儿成绩啊~难呐~~这不,冬雨科长前两天刚处理完一件由于下级工作不认真引发的问题,问题虽然及时处理掉了但还是挨了主管局长朝雨了批。冬雨正琢磨着正好趁着快过节了去领导家‘坐坐’来消除领导对自己的不满情绪,这‘坐坐’恁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于是冬雨思想来想去还是买吃了吧~反正这东西是人都得吃,领导吃不吃咱不管反正咱表了心意即可,他爱转手送谁豆送谁去~想好之后便想出门去买东西,恰在此时断面敲响了他家了门儿。一阵寒喧之后,断面放下东西起身离去,冬雨连忙和主管局长联系了一下,确定了领导在家后便掂着断面送来的东西来到了主管局长‘朝雨’了家,,,


当个副职很憋屈~特别是老一比自己还小着好几岁,今天弄个小改革,明天又搞个小创新,什么组织程序都是个过场,老一拍板定过的事,你再说啥也是个P~论资历论工作经验他都无法与自己相比,只不过靠着上面有关系才当了老一~恁要是跟他对着干,不光那些和你不对把了同志会在背后看恁了笑话儿,领导也会觉了你不尊重领导不顾全大局~唉~~难呐~想来想去得过且过算啦~混到安全退休也算是个比较体面了结局~想起上次自己到北京参加会议“顺路”到澳门观光了一笔费用还没有找老一详谈,只怕这中间会有些阻力,眼看就快过节了,何不去老一家‘坐坐’顺便解决这个问题?这‘坐坐’总不能空着手去,于是朝雨思想来想去自己震大年纪了给个比自己小了老一送礼他应该不会再挑啥理,虽是去说事儿但也不必拿很贵重了东西,还是买吃了吧~反正这东西是人都得吃,老一吃不吃咱不管反正咱是表了心意,他爱转手送谁豆送谁去~想好之后便想出门去买东西,恰在此时冬雨敲响了他家了门儿。一阵寒喧之后,冬雨放下东西起身离去,朝雨连忙和老一联系了一下,确定了领导在家后便掂着冬雨送来的东西向局长‘西江月’家走去,,,


当个老一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牛 B~但也有很多说不出的苦楚和委屈~上面儿不顾你了死活一个劲儿了压任务,动不动豆要把干部来处理~做哪件事儿都得三思而行、小心翼翼,万一出个差错,不是市领导埋怨你豆是下面了同志们骂你或者同级了局长们笑话你~苍天~~谁来告诉俺如何平衡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唉~~难呐~~西江月正在感叹人生,恰在此时朝雨敲响了他家了门儿。一看副职手里还掂着东西,忙让到书房一叙。半小时之后,朝雨放下东西起身离去,,,


不一会儿,西江月了媳妇儿‘西藏的羊’买菜回来,放下菜便来找老西商量事儿,原来西藏的羊了外甥今年称职要晋中级,单位的中级已经超编人事局没有给指标儿,想让老西给人事局的头头说说给自己外甥跑个指标儿去。老西一听卓事儿就叹气~自己是何等身份,这样的小事还得让自己拿小架儿去求人?!真是岂有此理~但一向惧内的他又怕母老虎因此事跟自己赌气,无奈中拿起手机向书房走去。10分钟过去,见老西走出书房西藏的羊连忙迎了上去:“咋样儿?应该木啥问题吧?”老西瞧了羊一眼道:“‘透明的泪’答应了,让恁外甥去找称职科白科长,电话是13XXXXXXXXX,让他以单位了名义去办理相关手续~对了,别让他空手去,这不正好有现成了东西。”说完便指了指墙边朝雨送来了东西,羊一听此话眼角眉梢带出一丝笑意,用食指一点西江月了脑袋道:“能死你~”


西藏的羊放下电话没半个小时,外甥儿‘沃尔夫’就来拿走了东西。沃尔夫拔通了称职科科长白色心情了电话,问明了住址便赶了过去。


‘白色心情’这些天忙了不能行,正常工作忙不完不说领导一会儿介绍一个朋友一会儿又介绍一个关系~领导发了话你又不能不办理,啥TM了程序~原则~都给我滚一边儿眯~好不容易盼来个节假日吧,从大早起到现在电话基本都没有停过,把人弄了木一点儿脾气~仿佛自己成天是活在别人了世界里~这不,老同学托自己办个小小了审批拖到现在也没有进行到底~送走了沃尔夫,终于再没有电话来袭,想想老同学拜托了事情好像是归XX局管,又想起好像有一次在酒桌上遇到过XX局了人好像还互留了电话,想到此处马上拿起电话细细地查起。豆是卓货!他豆是XX局政府审批窗口了人儿。于是,白色心情拿起电话拨通了‘断面’了手机,,,


整天在窗口工作是很累滴~~‘您好,我有什么能帮助你?’一天要说几百句~站起~坐下~又站起~每天了活动量一点儿也不亚于局门口卖煎饼果子的‘怕瓦落地’~难得休息一天~又给领导送完了礼~断面只想在家好好上论坛耍耍再去联众世界下几把围棋~谁知刚还没下2局白色心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想拜托自己办个审批手续~断面努力地回忆白色心情这个人到底是谁,想了半天才慢慢记起,心想着反正都是吃公家饭了以后还不定谁用着谁了,便说:“到时候你先拿来,只要是条件都符合应该是木啥问题~”白色心情一听事情有些着落了心想何不趁热打铁把事情进行到底?事情办快些在老同学面前也显得肿气~便以送材料为名要了断面了地址带上沃尔夫送来的东西打了个的向断面家奔去,,,,


送走了白色心情,断面瞧了瞧墙根儿放着的东西,越瞧越觉了眼熟~越看越感到熟悉,怎么也是2提特仑苏、一提儿老庙牛肉和一篮儿乌鸡蛋?!难道,,,莫非,,,大概,,,也许,,,断面抱着疑惑蹲下来瞧个仔细,晕~~这几样儿全是9月15号了生产日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