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二月十七,西南传来捷报,南宁州总管杨玄纵报:西南拓地近千里,东接牂牁郡(今贵州东部),东南接交趾郡(今越南北部),西南抵红水河(云南的元江),西达雪山(云南大理的苍山),东爨、西爨、昆明、白子等部三十余寨、五十余洞,苗民四十余万,皆已归顺。

我大喜之下,下旨封杨玄纵“红河郡公”,其弟杨玄挺为“泸水县公”。各归顺寨、洞首领共九十名皆授“土司官”(这个名字却是我借用了未来的)之职,按县令待遇再加一倍每年给“赏赐”,又命设东安(今云南彝良)、曲靖、昆明、云南(今云南大理)和安顺五郡,连昭通郡共六郡,皆归南宁州总管府管辖。南宁州总管府由昭通移曲靖---实际上是把杨家兄弟分开了。除了曲靖太守,我为了照顾杨家兄弟的情绪,任命了一个杨玄纵保举的亲信,其他的太守、郡丞,都是经过挑选的可靠之人。

我规定,各“土司官”之地的民政,皆由土司官自理,每个土司可以有不超过两百人的“卫队”,地方官府不干预土司的内部事务,但有责任制止当地少数民族与汉人以及少数民族之间的冲突。土司们每年要“进贡”---其实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以示对中央效忠。

六郡中,除了昭通、东安两郡汉民较多,已成规模,其他四郡还几乎没有什么汉人。我只好从全国征集移民四千余户,近两万人,连同“归化苗人”---已经不同程度“汉化”并且不受土司管辖的少数民族,约有万人---分置四郡确定的郡城城址和周围方圆六十里---这些土地是我用钱物从土司手中换来的,其实花费并不大---筑城屯垦,又在每郡置兵一千。南宁州原有兵七千,我这次同意再加一千,多出的两千兵马驻扎在曲靖。对于移民,自然是大给优惠政策。

大业十年对我是个好年头,不只是我做了父亲,还因为这一年的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以至我给女儿起了个名字---喜儿,不过又一想,白毛女不也叫杨喜儿吗?于是赶紧换了个名字---佳音。

二月十九是皇后的生辰,她许是许久没有过过了,当我主动提出给她庆贺生辰的时候,她流露出的幸福,大概是我这一年半里见过的最深的一次。

二月二十一,东北捷报,高句丽军为了“收复失地”,集结八万大军进攻扶余---现在该叫龙泉城。正如虞世基所言,百济和新罗并没有采取什么盟友应有的支援行动,但隋军和靺鞨三部的联军还是大败高句丽军,斩杀高句丽军近万,俘者三万。张衡又用这三万战俘换回了三万已经快要被折磨的没有人形的前东征军战俘。此前,靺鞨夺取扶余时,李密也从靺鞨人手里接回了一万多前东征军战俘。这样一来,还活着的前东征军战俘,已经陆续回来了九成多。

这次大战的另外一个后果,是生活在难河(今松花江)流域的另外两个靺鞨部族---安车骨部和拂涅部请求归顺。这两部请求归顺,却是因为夹在粟末和黑水一南一北两个强部之间,总受欺负,便想“找棵大树好乘凉”。我于是封安车骨部酋长“铁力都督、铁力公”,拂涅部酋长“湄沱都督、湄沱公”---因其地东有湄沱湖,也就是今天的中俄边界的兴凯湖。

却说韦云起、沈光到了东北,立即着手兴建新城和营寨,契丹几次进攻,都被击退,到了十二月,新城已经初见规模---其实所谓燕郡,是比辽东郡还要空架子的架子郡,三个屯垦区,总共不过万余百姓,新城此时不过一个纯军事意义的要塞。

我原本还给韦云起派了一万突厥军队的,可是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磨磨蹭蹭,才在十二月底派来三千多老弱残兵。我于是写信对他进行斥责,说他不约束好契丹人、奚人,使其经常袭扰辽西、渔阳。毕竟,这时的东突厥还是大隋名义上的藩属。阿史那咄吉的回信,却称契丹人和奚人素来不服管教,自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之类推脱责任的话。

够了!我要的就是你管不了也不想管的态度。三千老弱病残?好得很,多了精了我还不放心呢。

大业十年正月,韦云起开始动作了。

但他的对象,却不是契丹,而是奚。

相比契丹,奚要好对付得多,柿子先拣软的捏嘛。

这个时候,奚人正在和契丹人打仗,其实不光和契丹人,奚人自己也在打仗,两千隋军和三千突厥军突然出现,着实让他们慌了。突厥兵虽然都是老弱病残,可吓唬人还是可以的。

不过韦云起却不动手,他要劝降---谁归顺大隋,不仅不打,大隋还要帮他打对手。

本来嘛,主要就是为了打契丹来的。

于是到了二月中旬,韦云起那里也来了捷报:奚人五部归降三部,一部不降,被韦云起联合其他几部灭了,然后瓜分---人口、土地,大隋得四成,奚人三部各两成,牛马财物尽由三部和突厥人瓜分。那点破东西,说实话,大隋根本没有看在眼里。还有一部,因为和契丹联合,暂时没动。韦云起奏折里为归降的三部请封,我于是参照靺鞨先例,封三部酋长分别为松漠都督、饶乐都督和濡水都督,当然也封了所谓的“公”。

接下来,韦云起又和奚人做起了交易---换地。

这回拿到的土地和人口,人好办,有腿,走就是,可地走不了啊,而被灭的那个部落,又和大隋离得稍微有那么点远。

所以,韦云起就得换地,用跟大隋不接壤的地,换其他三部接壤的地,为了能够顺利换地,韦云起给了个“促销价”---你给我一百亩,我还你一百二十亩。这样一来,那些新上任的都督们自然乐意。换来的地,韦云起也不独吞,南边一块给了渔阳郡,东边一溜给了辽西郡,自己的燕郡只留下了东北一小块。

这一下其它两个郡就有点不大好意思了:“老韦啊,你看我是不是也该给你点啥呀?”

粮食种子、农具?没有问题。农夫?多了没有,给个几百人你看行不?

韦云起把带回的五六千奚人中,挑出五百精壮男子,交给沈光编练骑兵,又从三个都督那里借来六百精骑,交给四位偏将统带。还多出五千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韦云起把他们编入三个屯垦区,使其“汉化”。

当然,韦云起这些举措,都是依例上报朝廷了的,而我自然是四个字:准其所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