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 生死攸关 正文 第一部 杀戮0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9.html

第一部 杀戮

“给我10个一流的黑客,90天里,我就可以叫这个国家缴械投降!”

——美国联邦调查局计算机犯罪稽查处主任 J ·塞特尔


中亚标准时间 2月22日0:00

中亚 帕米尔高原边缘地带

一辆新型的陆虎越野车悄悄地在高原的公路尽头停下,几个穿着厚厚冬装的男子走下车来。

“首长,你们回去吧,我走了!”一个高个子小声地说。

高原上的疾风吹着积雪,黑暗的夜幕下星光闪烁。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壮别的情绪在人们心中回荡着。

谁都没有说话。

良久,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和他握手:“保重!”

众人齐声说:“一路顺风!”

“我走了!”高个子说。

他脱下军大衣,背起一个登山包,向浓重的夜幕深处走去。

“一路顺风!”人们齐声祝愿。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5月18日9:00

美国 华盛顿 不列颠哥伦比亚特区

宾夕法尼亚大街 白宫

几天以来,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和整个东海岸地区都是被高气压温湿的云团所笼罩,让人心情烦躁,至少对于马克.波菲来说是如此:由于今年持续的暖冬天气,他们一家到瑞士滑雪的计划落了空。紧张工作一年没能有个理想的休假,这着实让他心情烦闷。

还有自“9 11”以来一直保持的国家“黄色”恐怖袭击预警状态,人人自危,简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气氛紧张的让美国人都吃不消了,马克 波菲自然也有些心情不畅。

实际上,作为白宫的工作人员,马克很令他昔日的同行羡慕,尤其是在眼下经济不景气时期,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峰,信息产业的泡沫成分显露的更加充分,IT业工作难找,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那斯达克高新技术股指已下跌到历史的最低点。在这种情况下,马克作为一个普通计算机操作员,能在白宫谋得一个职位,成为联邦雇员,无异于端到一个金饭碗。

但是,作为马克来说,这个工作单调而乏味,工作和生活中缺少变化和激情,使他的精神经常处于沮丧状态。上周,他的同事已经劝告他去看一看心理医生,但他认为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济于事,他需要的是一个假期。

马克的工作是在白宫的网站担任管理员。同时,为公共事务部门清理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子邮件。这个工作很单调。

在WWW.whitehouse.gov/ 的这个位置上,白宫每时每刻都在接收着来自国内外的电子邮件,其中既有美国各个政府部门、驻外使领馆、军事基地的公文,也有大量私人邮件以及外国政府和公民的电邮。马克的任务就是在担任值班长的同时。将这些邮件初步检查以后转发到相关的部门,对垃圾邮件做删除处理。任务繁杂、单调。更有甚者,是得警惕一些具有攻击性质的邮件,这些邮件的附件里往往有病毒或是类似于“特洛伊木马”的黑客程序。一旦打开,它就会自动启动它的*.exe可执行文件,木马就寄生到你的计算机里,黑客们就可以远程操控你的机器,成为实际的主人。这种攻击防不胜防,得用杀毒安保软件仔细检查、过滤。

作为白宫网站,受到电子攻击并不奇怪,白宫、国防部、航空航天局的计算机一直是黑客们攻击的首选目标。白宫也有网络安全人员专门抵御这种攻击,他们还可以得到国防部信息安全局的支援。但是,黑客中间不乏电脑天才,早有记录:中学生破解密码,进入政府、军队的网站,一些知名的黑客在网上为所欲为,将攻击政府和军队网站视为一种能力的展示。就是一个刚刚下载黑客软件的菜鸟,也是打开软件以后就输入白宫网站的地址尝试一下攻击。这是网络上的强盗和恐怖分子,一旦攻击成功,不仅有损于国家形象,对国家安全也会造成严重的影响。

马克换上淡蓝色的抗静电服,通过电子安检门走进位于白宫地下的机房,这里异常安静,二十多位操作员都在屏幕前用心的工作着,只有空调机的气流声和偶尔的击键声。

他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前,碰了一下鼠标,输入密码解除屏幕保护程序,桌面上的电子信箱的标志一闪一闪的,表明又有不少信件等着他去处理。

他启动了安保软件、打开防火墙,便开始熟练的操作,把公文转到相关部门,将垃圾邮件删除。

在把一名中国留学生控告签证官无理拒签的邮件转到国务院以后,他又删除了一个田纳西州的园艺商向白宫推销草坪修剪工具的邮件。这时,一个邮件引起了他的注意,安保软件显示是纯文本文件,没有附件,便双击打开:

主题:宣战

5月18日8:00

美国 白宫

正文: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阁下:

鉴于美国一贯奉行霸权主义政策,在海湾、索马里、波黑、南联盟、阿富汗和近期在伊拉克粗暴的干涉别国主权,杀戳无辜平民,支持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等罪行,不仅违反国际法和人类起码的道德准则,而且不知改悔。

你们的暴行在至大的真主眼里被视为恶。

我,虔诚的乌萨马.本.拉登禀承真主的意旨,将以圣战铲除邪恶。

因此,正式向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及其仆从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宣战!

真主至大!——愿真主以我之手铲除邪恶。

复兴***原教旨主义圣战者基地

乌萨马.本.拉登

——自从“9 11”事件以后,白宫五角大楼等政府部门都收到过不少类似的恐吓、威胁的邮件,但收到这种颇像回事的正式宣战书还是第一次。他把邮件转到联邦调查局的信息安全部门,让他们去追查邮件的来源吧,这种事从来没有多大的希望。随后手指一按,将它删除到Windows NT的垃圾箱里。

——今天是周六,他不想浪费时间。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5月18日 9:25

华盛顿 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格那.墨菲将军一身戎装,从闪闪发亮的防弹轿车下来的时候,警卫们看到他拉长的脸。

今天是周末,又是洛杉矶湖人队和芝加哥公牛队比赛的日子,大概全美国人都在看这场直播。在这个赛季里,这两个队一直难分高下,人们都在等待着结果。他和儿子一样,虽然不能到现场看比赛,也至少要把电视转播看完,但是,来自五角大楼的电话通知让他急急地赶来,他知道这个周末算完了。

走进宽大的办公室,他的心情稍好了一点,厚厚的长绒地毯吸收了嘈杂,这间特别加固的房间里布置的十分舒适,冷气开得很足。周末大楼里只有少数值班人员,不会有人打扰,他可以静下心来处理眼下的事。

原因是一份中央情报局的紧急报告。确切地说,是自9 11事件以来,关于本.拉登及其恐怖组织活动的情报汇总。在罗列了种种迹象之后,报告称:

“以上的情况表明 ,在我们对阿富汗的军事打击以后,本.拉登除不断加强他在伊拉克的活动,不断制造恐怖事件之外,正在对基地组织本身进行改组。新组成的‘基地’上层正在研究并着手实施一些新的恐怖活动手段,他们将改变以自杀性袭击的做法,而采取生物武器和电子信息攻击的新方式。”

他翻看了情报目录,里面罗列的迹象让他十分吃惊:

——在“9 11”事件发生之前,本.拉登将其主要资金分散,其中10亿美元转入东南亚国家银行的秘密账户下,这些资金正在被不断提取。有迹象说明,他们正在进行新的行动准备。

——在海湾自由港迪拜,发现有‘基地’组织成员,通过代理商采购高速计算机及相关设备。

——英国一所著名的实验室中,取自刚果的原生态艾滋病病原体被盗。

——丹麦一名生物学家失踪,此前他表示,他已经掌握了将流行性感冒病毒基因与艾滋病毒基因连接的方法,从而培养出一种新型病毒,这使得艾滋病毒通过空气传播成为一种可能。他的失踪已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恐慌。进一步的情报表明,有一大笔来源不明的款项最近转到他和他的家人的账户上。

——著名的前黑客、总统新任命的国家信息安全事务助理理查德.克劳斯表示:近期,有一大批荷兰、俄罗斯、中国台湾的著名黑客们在网上销声匿迹。相关情报表明,大约有40名以上的黑客从他们的居住地不约而同地消失。

……

格那将军翻看着这些资料,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些情报已勾划出一场风暴的前奏,他决定尽快地和总统信息安全事务助理会面,了解情况。尽快召开有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参加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工作协调会。

他拿起电话,惊奇地发现没有拔号音。

放下话筒,他按下内部通话器的按钮:“立即找人把电话修好。——通知白宫,我想请克劳斯先生列席今晚20:00的参谋长联席会议,请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也列席参加,请通知有关方面!”

他的秘书、女上尉玛丽一一答应,并且告诉他电话中断是20分钟前的事情,整个五角大楼对外联系的电话都中断了,只有计算机系统还保持正常。技术部门正在抓紧抢修。

他紧锁眉头,走到防弹大窗前,窗外,阳光明媚,草坪、喷泉尽收眼帘,远处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车流不断,一片和平景象,看不出有任何发生突变的迹象。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5月18日 11:30

美国 加利福尼亚 戴维营

总统的午餐会刚刚结束,副总统马拉.丹尼斯和随从人员急匆匆地来到机场,政府方面的紧急通报和一路上的情况让他知道情势十分糟糕。因为交通指挥系统出了问题,他的车队在警车开道下也是走走停停,好不容易到了机场。

停机坪上停放着那架“空军2号”波音747-400型专机,已经做好了起飞的准备。

华盛顿发生的一些变故让他十分担心。——继五角大楼之后,整个华盛顿地区的电话系统被打乱了,包括白宫在内的大部分政府部门的电话被转接成一些私人住宅、甚至是公共服务电话,国土安全部的紧急报警电话里不断有人询问火车的班次,联邦调查局不断接到要求订购飞机票的电话。他想象得到格那将军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到要求他提供性服务电话时的表情。

他匆匆登上舷梯时,看到海军陆战队特别空中勤务中队的一架“湾流”小型公务机正在降落。他知道,那是白宫的礼宾部门派出迎接俄国总统特使米哈依尔.谢苗诺夫的,按照这位特使的行程表,今天晚些时候将和总统会面。不管怎么样,这个周末算是让黑客们给搅了。他知道,肯定是联邦电讯华盛顿地区的中心电脑出了问题。联系到公路上的交通情况,说明交通管制系统也在受到攻击。

座舱里凉风习习,让他的心绪平静了一些。飞机在逐个发动推力巨大的涡扇发动机。

这架747——400型的内部结构和总统的空军一号相似,而且,由于刚刚在西雅图进行了电子设备改装,某些方面比总统座机还要先进一些。

这时,一位佩戴陆战队少校军衔的女军官走过来,帮助他系上安全带:

“我们马上起飞,副总统先生。”

她的神色有些紧张。在这个时候,他知道,只有用轻松、平和的神态来影响身边的人,甚至全美国的民众。9 11事件让人神经过敏。

“你今天显得很漂亮,玛姬小姐,”副总统微笑着:“只是——你有些紧张,发生什么事了?”

“谢谢,”她勉强笑了一下:“副总统先生,刚才机长通知说,和国内航空管制中心一直没有联系上。”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不大,这次飞行事先登记过的,专机也有特权,但是我们无法得到导航。”

这时飞机开始滑下停机坪,驶上跑道。女少校又迟疑了一下:

“机长说,华盛顿是晴天,目视飞行没有问题。”

“那好极了,我必须尽快回去。”丹尼斯望着窗外:“请给我一杯橙汁、哈瓦那雪茄。”

“只有起飞后才允许吸烟。”女少校刻板地说。

专机开始在跑道上加速……

太平洋时间 5月18日 20:30

美国 夏威夷群岛 瓦胡岛外海

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邦克山”号导弹巡洋舰

“呜!”——

紧急空袭警报凄厉的声音响起,甲板上一片混乱,散步的人们纷纷跑向战位,舰桥上的扩音器里机械地重复着:“空袭警报——不是演习!”“空袭警报——不是演习!”

这艘美国海军最先进的宙斯盾巡洋舰和反潜驱逐舰“琼斯”号一起完成了例行的巡逻和反潜训练,正在以17节的航速向瓦胡岛上的母港珍珠港返航。舰上的气氛十分轻松,晚餐以后,远远地已经能够看到岛上的灯火,没有值更的官兵们就到后甲板上散步,是突如其来的警报带来了紧张的战争气氛。

舰长马丁.莱恩上校披着睡衣冲进指挥室,他正在洗澡,听到警报声就冲了出来,头上的水也顾不得擦,还没站稳,值更的二副报告:“目标——方向15度,高度60、距离80海里、速度M2.2!请指示处置!”

计算机屏幕显示:

紧急空袭防御预案

2203号

性质:紧急空袭

详情:1枚超音速反舰导弹

处置:发射标准3型防空导弹 3发齐射

发射 其它武器 放弃

指挥室里灯光昏暗,几台计算机一字排开。中间的大屏幕上,显示着舰队所在的海域图,一条醒目的红线正从北方偏东的某个海域以惊人的速度向舰队方向伸延。

“是飞航式导弹,”防空官刘易斯说:“大概是‘日灸’!”

“没有目标?”舰长紧张地问,他有些不明白,这和平时期为什么会突然受到导弹袭击,是又一次珍珠港事件的前奏?

“大概是潜艇。”二副报告:“一分钟前,它飞到2000多英尺高度搜索目标时,我们的预警系统就响了!”

马丁舰长明白,“日灸”是俄国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装备的一种高速反舰导弹,它射程远,又可达到三倍音速,加上一吨重的高爆战斗部,威力巨大,号称航母杀手。它低空掠海飞行,在遭遇拦截时还可以机动规避,即使拦截成功,也会对舰艇造成损伤。更可怕的是这种导弹有的型号,战斗部是核装药,所以要尽可能远距离拦截。

“简直是飞来横祸!”舰长嘟哝着,他不明白俄国人为什么会发了疯,突然向美国军舰攻击,以往这种情况只在训练演习中才会遇到,但他不能冒险。

“发射防空导弹!”舰长下令。

防空官早已把屏幕上的武器菜单调出,选择好了“标准3”远程防空导弹,舰长一声令下,他点击了“三发齐射。”

前甲板传来砰砰地弹开发射筒舱盖的声音,随之是三声巨大的轰鸣,三枚防空导弹垂直从甲板上的发射舱口中射出,向上爬升到一定的高度后,迅速转向平飞,向目标方向冲去。

甲板上的浓烟尚未消散,随着一阵砰砰的爆响,干扰火箭在舰队四周炸开,它们用自身的红外辐射和雷达反射信号来诱开导弹。

“近防系统打开了吗?”舰长问道。

“还没有。”防空兵紧张的答道:“附近有民航飞机!”

舰长注意到,一架刚刚从夏威夷国际机场起飞的民航客机,正在向北飞来,即将通过舰队附近的空域。旁边的计算机屏幕上显示:这是美国西北航空公司从夏威夷飞往阿拉斯加的定期航班。舰上的近防系统是指在远程防空导弹拦截空中目标失败后,进行再次拦截的近程防空导弹和电脑自动控制的“密集阵”机关炮,尤其是后者,它的射控电脑和雷达一体化。平时是锁上的,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打开,密集阵一旦开锁,是全自动瞄准、射击,附近只要有飞行物就自动瞄准开火,不分敌我见目标就打。6管高速机关炮以每分钟6000发的密集弹幕拦截来袭目标,是舰艇“硬防护”的最后屏障。

——正是因为它有一定的危险性,不到紧急关头是不能开锁的。但舰长知道,它虽然灵敏度很高,但毕竟是20毫米口径的小机关炮,射程不过3000多米,民航机通过的位置离军舰有近15公里,不会误击,它已经在“密集阵”的雷达探测距离和射程以外了。

“打开近防系统!”舰长果断下令。——他不能确定,那以对付中、高空为主要目标的“标准3”防空导弹能拦截成功。事实也正是如此,屏幕上显示,来袭的“日灸”进行规避,转了个“S”形的大弯以后,那三枚拦截导弹相继脱靶毁,“日灸”拖出的红线,尖端距离舰队越来越近。

舰队的火炮同时指向北方,随着雷达传来的数据在电脑进行高速解算下,炮口不断修正着,火控官早已把鼠标的箭头放在“击发”的位置上,随时准备按下。

“啊呀!——不好!”防空官刘易斯第一个发现情况有变,大叫一声。

屏幕上,那架西北航空公司的民航客机突然右转45度,径直向舰队上空飞来,15公里的距离对现代化的喷气式飞机来说是转瞬即至——

“咚咚咚……”

刘易斯的话音未落,舰上的首尾两门“密集阵”机关炮自动开火了。

马丁舰长冲上舰桥,这里硝烟刺鼻——

美丽的夏威夷外海,夕阳已沉入海面,漫天的霞光把海水的波浪染成了的华贵的胆紫色。港口的灯火已清晰可见,闪动的霓虹灯把初夏的海岛装饰的分外美丽,正头顶的空中,一架乳白色巨型民航机正在这血一样的霞光下,被密集阵的两门转管式火神机关炮射出的弹束割裂、撕成碎片,在空中轰然解体,天空翻滚着巨大的金属碎片和人的肢体,翻滚着堕入海中,激起冲天的波浪。

“我的上帝!”

——舰长瘫坐在了甲板上……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5月18日24:00

美国 华盛顿 国会大厦

“种种迹象表明,”参议院临时委员会主席劳伦斯摈弃了他一贯的温文尔雅绅士风度,显得有些气极败坏:——“我们正在受到有史以来最大的信息攻击!”

丹尼斯副总统和国民议会的议员们一样,神色严峻。近几个小时以来,美国受到了一系列的信息攻击:

——继首都华盛顿以后,全国的电话电讯系统都陷入了混乱,黑客们入侵电话、电讯系统中心电脑以后,直接操控了程控交换机,肆意更改电话和传真号码。

——联邦储蓄委员会和央行紧急报告:其中心电脑防火墙被黑客突破,入侵者在肆意下载和删改记录资料的同时,利用盗窃取得联行密押密码,将大笔资金汇往国外——主要是瑞士和中美洲一些国家的银行匿名账户,而且,这种公开的盗窃仍在继续。

——包括纽约、费城、芝加哥等东部地区二十多个大城市的配电中心受黑客攻击后全城断电,由此造成的交通堵塞和人身伤亡情况严重。据粗略统计,仅纽约就有二千多台电梯被关闭,几千被关在电梯里的乘客等待援救。

——拉瓜迪亚等机场由于停电被迫关闭,一架欧洲飞来的“空中客车”在肯尼迪机场附近坠毁,200多人死亡;包括三里岛在内的十座核电厂的主控电脑被黑客占据,黑客们要么关闭反应堆、要么将反应堆超过最大负荷运行,电厂被迫关闭所有反应堆,造成全国更大范围的断电。国防部、白宫、中央情报局、航空航天局的网站也受到攻击,事态十分紧急。

“这样的袭击,如果持续到下周一,股市就会全盘下跌,给我们带来空前的损失,——可能比9 11事件的物质损失还大。”他停顿了一下:“因此,我们要求就此问题进行紧急讨论,要求政府方面立即采取措施,制止事态的发展。”

他向丹尼斯点了点头,继续说:

“丹尼斯副总统作为政府方面的代表出席会议,我想请他谈一谈。”

副总统缓缓地站起身来:

“先生们,情况的确十分严重。”他说,“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就在刚才,海军邦克山号巡洋舰的中心电脑被黑客入侵。这名黑客启动了电脑中的防空演习程序。模拟了一艘俄国潜艇向其进行导弹攻击的全过程,结果导致“邦克山”号误击西北航空公司AP432航班客机,包括机组人员近200人丧身大海,夏威夷方面出动了舰艇和飞机紧急搜救,估计有人生还的希望不大。”

会场一片静寂。

“今天上午”丹尼斯说:“总统紧急会见了俄国总统特使,目前,我们双方已达成谅解:在事态没有明朗化之前,双方都解除战略核武器的战备值班,防止黑客一旦突破国家的最高机密核按钮以后掌握核武器。”

丹尼斯扫视了一下会场。这次会议是由劳伦斯议长召开的,但,破了美国国会近代以来的先例:

——由于电讯中断,议员们是被分头派出的信使通知、召集而来的。因为是周末,议员们很难找,为此动用了警察和国民警卫队,一些高速公路关闭,一些远处的议员是乘坐直升机来到国会山的,此时,大部分议员已经到了,丹尼斯估计已超过三分之二的法定人数,于是全盘托出自己的使命:

“总统和内阁要求国会特别授权,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国家已处于战时状态。——委员会由总统、副总统、国防部长、国务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土安全部长、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组成。将使用一切手段,控制目前事态的发展,并摧毁攻击者。”

他目光炯炯:“总统等待着你们的批准。”

他说:“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时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