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那一刻,从心底渗入一丝凉意。前方拐角的地方,声音越来越近,斜长的身影越来越多,往这边慢慢匍匐前进……

吕上尉又握了握手中的配枪,依靠着墙壁开始瞄准。

你无法想象当某种未知的生物正一步步的慢慢靠近你,而你却对它毫无所知,并且充满恐惧的时候,那一种深深地战栗是有多么的可怕和无奈。

吕上尉润了润发干的嘴唇,身前一米的地方,是一个沾满血迹的移动病床,此刻上面的被褥已经被撕开的凌乱不堪。他小心的向前靠近,直到一只手握住推把的时候才稍呼一口气,自己心中默默地数着:“三……二……一”他掐算好拐角那群东西拐弯的瞬间,猛然把自己手中的东西往前使劲一推,这一推力劲厚大,伴随着一阵滑轮与地面强烈的磨察声,移动车床迅速的向拐角的地方驶去。两个肢体十分别扭的人刚刚扶起栏杆扭过身来,就被剧烈的车床的冲力推倒,却又迅速的站了起来。寻思一刻就往吕上尉这边望了过来。嘶叫一声,眼神中充满了熊熊的欲望嘶叫着狂奔了过来。片刻间,其他人员也都疯了似地像发现了什么宝藏般奔跑过来。原本寂静的医院走廊瞬时人声鼎沸,撕叫声音此起彼伏。吕上尉在那一刻间仔细望了望眼前这群东西的样子和神态,一个可怕的念头迅速闪过……当下立即惊出一头冷汗,握枪的手都不禁有些颤抖起来,下意识的朝着这群东西乱放几枪,就开始惶恐的往后跑了起来,边跑边向后面射击。正当他扶着后面拐角走廊栏杆准备下去的时候,一扭头,又立即恐惧的睁大了眼睛。眼前,几十名浑身是血的东西正疯狂的争抢一具尸体,那尸体的旁边还有几片医护装的碎片。吕上尉头脑发蒙,因为有一名正在嚼食手臂的东西已经发现了他,发狂的嘶叫一声,眼神中露出森骨的目光,就如同猎人发现猎物一般的惊喜。而无疑,吕上尉这次正成了他的猎物,他浑身有点哆嗦起来,几乎条件反射般的举起枪打了出去。“砰”的一声闷响,那东西瞬间被子弹从脑袋穿破,发腐的血肉绷得四处乱溅。也惊动了其他正在分食的怪物。十几个已经变异的人员一起往这边看来,吕上尉头皮发麻,望望走廊一边正追过来的丧尸,又看看楼梯下一群同样毫无人性的怪物。又看了看旁边正敞开的加护病房的房门,再也不再犹豫,一闪而进,立即快速锁上门锁,随手挪来一张桌子推着堵了过去。随即门外又传来几声嘶叫和剧烈的撞击声。吕上尉喘着粗气,浑身仍旧忍不住打起颤来。

“怎么回事?外面的声音怎么那么吵……”吴队长正疑惑的问着,还忍不住又试着挣扎爬起来。

“老吴……老吴……”吕上尉眼神飘忽不定,冷汗顺着额头丝丝渗下。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说起。

“到底怎么啦!出什么事啦!”吴队长看他反常的脸色和神态,有些急促的催问。

“听着……老吴,这里是加护病房,门都是铝金做的,他们一时半会冲不进来……”吕上尉一时喘着粗气,也说的不太清楚。

“奶奶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啊……”吴队长又忍不住开始骂了起来,想要坐起又咳嗽着躺了下来。“刚才那爆炸声怎么回事,你倒是赶紧说啊!”

吕上尉抢过桌子上的一杯水,“咕咚咕咚”迅速喝下,有喘了两口大气,才开始镇静下来,眼神中充满恐惧和清冷的神色望着吴队长,一字一字道:“是那东西,那东西又回来了……”

吴队长望着他,死死地盯住,深邃的眼眸就像无尽的深渊,良久,紧紧的皱着眉头。

门外,依旧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和诡异的嘶叫,吴队长也有些慌乱的去抓桌子上的手机。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您稍后再拨……”

他又试着拨打警用电话,却依旧如此,等到五分钟再拨打的后,军区和警用的无线电信号已经被完全隔断。他怪叫一声,发泄性质的想去踹跟前的桌子。却因为腰间的重伤嘶痛一声也无奈的安稳下来。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吕上尉也清楚事件的程度。他一脸绝望的神色望着吕上尉,吕上尉瘫坐在旁边的地板上,很久很久的沉默。

他们都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却一个都不愿喊出他们的名字,特别是在这种地方。他们想不明白这东西到底是如何出现在这里,也懒得去想,因为这都已经成为不再重要的问题。此刻,他们要做的,就是无法想象的后果和灾难性的屠杀……或者,可以挽救;或者,无法弥补。无法弥补的让其继续扩散,没有束缚,没有边界,也没有终点……


小银走去唯一的改变就是再也没有丰富可口饭菜和时时刻刻都存在的欢笑。

茶几下,堆放了七八个之多的方便面桶。沙发上,目光依旧冷峻的顾晓东。

他是一个性格怪异的男人,他懂得什么感情,于是就学会了放弃,割舍掉某种会让自己和他人伤痛的东西。他也懂得生活,于是就学会了享受,去拥有某种会让自己快乐和解除伤痛的解药。

有些凝滞的空气,有些压抑的气氛。小银已经走了4天,自她走以后,晓东就再也没有打开面前的破旧电视。可此刻,却在潜意识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命令着他去打开那东西。他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认为这有什么怪异。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有时经常会出现着许多奇奇怪怪的思想和念头,他不愿意强迫自己。

电视打开了,却是一大堆的都市新闻:

“观众朋友们,您现在依旧收看的是都市新闻最新报道……两分中前在发生大东区清泉路67号沈阳第一人民医院中发生大规模市民骚乱事件,骚乱市民身上沾有大量血迹。猜测已经有大量人员伤亡,目前消息,这些骚乱市民正以南北走向的趋势向四周散开… …沈阳市公安总局已经下达多项紧急指令,要求各市分局迅速做好防护工作,确实落实好… …并且要求迅速调查事故原因… …”

“… …武警大队已经出动,针对沈阳第一人民医院两分钟前出现的以外突发事故开始进行全路段不定性封锁… …”

“… …发生在清泉路的市民骚乱事件目前已经严重破坏了本市正常的交通运行……多家公交汽车、出租车公司被迫停止运行。众多旅店、餐馆,以及多家沿街商铺被砸……骚乱人员大肆袭击路上街民,甚至对警察公安人员进行殴打、撕咬… …”

“你好,这里是都是最新报道… …众所周知,发生在第一人民医院的大批市民骚乱事件目前已经严重升级,骚乱市民的数量逐渐增多… …警方已经要求各地集中警力调离到骚乱严重的街段地区… …”

“… …截止到目前为止,没有详细的数据表明事件的发生原因以及伤亡的具体人数,这里横尸遍街… …血流成河… …骚乱人员的情绪都十分激动,他们不愿沟通和需要帮助,他们只会不断的袭击和撕咬… …大批的人民生命受到威胁,伤亡人员中不乏全身武装的官方人员……”

“…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大批的公安警察和武警组成的防护墙已经被严重破坏,公安总部紧急召开重大会议,由于条件问题本台不能对会议全场进行现场直播……唯一可以确认的消息是此次事件已经惊动省部,省厅已经调派大量警力赶来支援……”

“通过电视画面我们可以看到… …警察和武警公安人员对骚乱人群投掷眩晕弹和催泪弹……但却很奇怪明显得不到有效的镇压作用… …”

“应公安总部要求,现在播出重要通告,因为本市此段时间发生大规模市民集体骚乱事件。要求居住在大东区的所有居民严禁外出,如果你所在的区域目前为止还十分安全,并未出现骚动现象,请您寻找有利于自己安全的场所进行自身防卫保护。等待救援警方的营救……从2012年6月29日起,由省政府决定对阳沈市大东区全区实行宵禁,预定时间为一周。在实行宵禁期间,在实行宵禁地区的街道或者其他公共场所通行,必须持有本人身份证件和宵禁实施机关制发的特别通行证。 宵禁的执行人员有权对违反宵禁规定的人予以扣留,直至宵禁结束;并有权对被扣留者的人身进行搜查,对其携带的物品进行检查。对抗拒宵禁规定的人员,可以对其执行拘留或者包括使用武器在内的其它强制措施。 请广大公民积极配合……再重复一遍……”

“那… …那东西”晓东的大脑有浮现出似有似无的镜头,他抱住脑袋:“那是… …那是… …那究竟是什么… …”他的冷汗越来越多,他紧紧地盯住电视上的画面,使劲的回忆着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信息… …

“那… …”他紧闭著眼睛,终于,他慢慢冷静下来,微微的睁开眼睛,却是无比的狰狞,让人捉摸不透的阴冷:“丧尸… …”

门外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分散了晓东的注意力,他明白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外的会是谁,根据流感病毒的超高感染速度,特别是像这种高纯度的生化病毒,感染性明显要比之前风靡全国的“sars”还要危险。三公尺厚的三合木板显然顶不住那东西强烈的爆发力。晓东的冷汗顺着眉毛流到眼睛里,却再也顾不上去擦,浑身颤抖着挥手拿过放在一边的扫帚棍。慌张的关掉电视机,心底臭骂一声混蛋。但还是没有狠下心去拼命,因为他知道,即使三个自己加在一起也未必干掉那东西。他们的肢体细胞快速增长,新陈代谢期限极长,体内能量时刻都充满着爆发性。就自己现在的体格,不要说拼命,简直就是去白白送死,而且死的连尸体都不剩一根骨头… …

他紧紧地贴在隔墙的衣柜边上,手里换过另外一把更粗长的铁棍,紧紧地握住,靠向窗台的地方。

窗外,地上的人几乎全部都被感染,他们的模样无比恐怖,下巴有的已经脱落,有的只剩下一条胳膊或者大腿,鲜血不间断的渗透出来,但身体仍旧挣扎着往前疯狂的追逐匍匐。前面几名警察部分都已经被周围的人民围攻的所剩无几,子弹却明显起不到多大作用… …

突然,一声巨响,木板碎裂的声响。大门的三合木板被撞开一个大洞,那东西的速度虽然有些缓慢,但力道却无比雄厚。马上晃晃悠悠的在屋子里面疯狂的乱扒,沙发上的软枕,茶几上的茶杯,桌子上的电视都被他掀翻在地,马上又朝着晓东藏身的地方走了过来。

晓东躲在墙的拐角,尽量屏住呼吸,紧紧地贴住墙壁。他几乎能感觉到那东西森骨粗厚的呼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