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三卷 惊变 第三章 迷梦(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郁老夫人去世的消息,直到婚礼过去了一个月以后,才正式对外公布。郁老夫人生前笃信佛教,老管家林福根便按她的遗愿请来一班僧尼为她操度。

胜男披麻戴孝,静静地跪在郁镇南身边,大气不敢出,生怕自己稍有不慎便引来众人的耻笑。乡下规矩甚多,多得让她有些无所适从,偏偏灵堂之中全是僧众吟唱的靡靡之音,叫人听了莫名心烦。如此煎熬,真比上老夫子的国文课还叫人不堪忍受。

郁镇南一眼看出她的焦虑,柔声安慰道:“胜男,你不如进屋里歇歇,我在这里守着就行了。”

胜男心中感激他的体贴,却又怕旁人议论,低声道:“这样不好吧……”

郁镇南凑近了她的耳朵轻声道:“有什么不好,你只管去。看谁敢说一个不字。”

如此凄凉场面,胜男不好面露笑容,只得握了握他的手,以示感激。

一个小丫鬟领着她来到早已准备好的房间。这是郁镇南特意为他们而设的。这里原本是他的书房。老宅中,唯有这间房留给他的,是幸福的回忆,他不想触景生情,更不愿让胜男与他睡在那张他曾与另一个女人一起睡过的床上。

胜男知他心意,心中百感交集。她不断地告诫自己,这个男人,而且只有这个男人,才是她唯一的爱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她闭上眼甩甩头,似乎已将宗泽甩出了九宵云外。

书房并不大,摆下一张床后,格局更显局促。空气中飘着若隐若现的幽香,叫人神清气爽。胜男坐到床边,刚要脱鞋,那小丫鬟已蹲下来替她拔下鞋子。胜男急忙道:“我自己来行了!”

小丫鬟却低着头道:“夫人,这本是奴婢份内之事,如果让别人看到夫人自己脱鞋,老管家该骂奴婢偷懒了。”

胜男道:“现在就我们两个,我不说,谁会知道。”

小丫鬟却蓦地吐出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胜男无法,只好闭了嘴。那小丫鬟从床边的抽屉里取来一枚竹制小锤,轻轻在胜男腿上脚上敲打着。胜男只觉酸麻一片,却十分享受,不一会儿,睡意渐浓,眼睛亦跟着慢慢合上。只听到那小丫鬟轻声道:“夫人你好好歇着吧。晚一点奴婢再来叫您。”

“嗯……”胜男应着,隐约听到关门的声音,那小丫鬟似在对什么人说着话,便再无动静了。

朦胧之中,胜男听到有人在悄声唤着她的名字,那声音很陌生,又很空灵,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般虚幻飘渺。她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可眼皮却象被人粘住,怎么也睁不开。

只听到那把声音柔和地道:“胜男,别着急。方才薰香里下了迷药,你这会儿还迷住了心窍,自然睁不开眼。你不必看到我的模样。你只需知道我是谁就行了。”

胜男心中一惊,想发问,却也问不出来。

一双手轻柔地替她掖好被子,那声音接着道:“我是当年伺候你娘的丫鬟。你娘对我极好,我们名为主仆,实为姐妹。记得当年在京城,你爹娘本打算成亲的,可突然有一天,不知出了什么变故,你爹将我们这些下人一并遣散。我虽然不得不回到乡下,但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娘的情况。我好希望有朝一日能与她重逢,亲自送她上花轿。但是,我等了十几年,却只等来了你爹娘去世的噩耗。这期间关于他们的传说不少,却没有一个令我觉得信服。后来我无意中遇到了当年宫里的老太监,才知道原来你爹娘的死,另有蹊跷。”

胜男听得心惊肉跳,胸膛扑通扑通,跳得发疼。

“没错,你爹是战死沙场,你娘是为他殉情自尽,但是,就算你爹不同洋人搏命,他仍然会不久于人世。他早已身中剧毒,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夏祖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