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坑了学生、苦了老师!”——建文学院要倒闭!

尽管企业办不好要破产早已是天经地义、毫无争议;尽管朱清时校长再次发出了“大学没有办好就得倒闭”的警告,但从昨晚齐鲁电视台“每日新闻”中看到烟台建文学院将要倒闭破产,近千名学生面临除名的消息后,还是让笔者无比震惊。


笔者从电视画面中看到,时下烟台建文学院的校园里空荡荡的,偶尔在学校里看到几个学生,也是满脸疲倦地收拾着行李,似乎准备回家。原来因经营不善,建文学院现在背负着近7000万元的外债无力偿还,面临破产。


学院要破产,在校的学生可怎么办?学校通知学生可以去附近的另一所学校上学,据说那里有同样的专业和更好的教学环境,不过需要学生们从新再读。也就是说学生们的学籍清零了,这对一部分面临毕业的学生来说,不仅浪费了青春,而且苦读了两年多的事实也被一笔勾销。


对于无奈的学生们来说,即便这样,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有自认倒霉的份了。可就在学生们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消息又变了。校方口头承诺可以转学的学校并没有要接纳这批学生的意思,校方正在联系其他学校,转学被无限期推迟了。学校可以等,学生们却耗不起,学生反映现在大专证要不出来,毕业证也没有拿到,学费当然更是要不出来。


难怪有学生气愤地在网上发帖说,同学们,建文快倒了,他们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了。快醒醒吧,我们要抓紧时间找学校退学费,不然等老李家收拾好铺盖跑了,我们到时只有去喝西北风了,卑鄙的建文,坑了学生、苦了老师!!!我们要上课,我们要上课!!!!


据介绍,在整个山东来说,建文学院倒闭还是第一家,然而贷款建校、筹钱办学,从而走上资金短缺,面临破产的民办院校并不少见。“债务问题如今已成为制约高校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2月16日,济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葛金田说。目前山东省属高校的贷款已高达160亿元。如何处置这所学校的后遗症,成为一个新难题。


事实上,高校举债,也不是山东独有,而是在全国遍地开花。 “你们学校借钱了吗?”成为近年来大学领导们间最为流行的“问候语”,其中虽然不乏“戏言”的成分,却也十有八九地概括了当今大学的财务状况:举债“兴教”已成为大学的一种“时尚”。


自从1999年年初各高校获准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后,大学在银行的“大力支持”下,一座座大学城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边是大学扩张带来的大学教育的欣欣向荣,一边却是自身的负债累累。


当然,除了银行贷款,学费是大学增加收入的一大“法宝”。近几年来,中国高校学费以年均20%的速度增长,学费占教育成本的比例也越来越高。除了各种名目繁多的正式收费之外,乱收费也是大学收入的一个重要财源。如今,大学的收费已经实现了“创造性”突破,各类费用可谓五花八门:有未经批准的进修费、MBA学费,有辅修费、旁听费,超标准、超范围收取的学费、住宿费;有强制收取服务性、代办性收费;还有重修费、专升本学费……


大学不是钱财大进大出的公司、工厂,怎么就欠下巨额债务呢?这绝对是中国特色!主因显然是大兴土木,扩大校区,奢侈攀比,求大求洋。而另一原因是它不需要广大教授点头,更与为其还债的学生们“无关”。且工程后面总是有无数人头,无穷的动力推动此举,有着没了制衡的大订单、大利益、大勾当在做祟。何况还有当地政府作为榜样。有如此的政府,有如此不透明的财政,有如此中国各部门的通病,生存在如此大环境下的大学岂能独免?


只是,无论新校区的开辟、配套设施的完善、大学的基建支出,还是大学员工不断增长的收入要求,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旦陷进去,就难以爬出来。且大学支出的刚性增长还会长时间持续。而大学的收入似乎已接近天花板,很难再有突破。如此一来二往,直至如建文学院这样走到尽头也就势在必然了!同时,教育产业化所激起的天怒人怨,让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成为中国最恶名昭著的行业之一。其监管的日益收紧,收费的规范化也是势在必然。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2011/3/25 9:07:17 被zhao2365192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