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黄金海岸酒店”是悉尼著名的度假式酒店,面对碧波万顷的塔斯曼海,当朝阳跃出海平面,将瑰丽的金色光芒洒满海岸、沙滩、礁石和天空的时候,整个港湾仿佛变成了一片璀璨夺目的黄金海。

叶扬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湛蓝如玉的塔斯曼海,阳光明媚,海面上有无数只白色的海鸥在飞翔。

叶扬似乎被悉尼旖旎的风光陶醉了。

其实,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今晚的行动计划上。

按照计划,他们今晚将袭击美丽的“亚瑟”别墅。根据可靠情报,陈慕洋和“CIA”就躲在那座历史悠久的英国式建筑内。

当然,这个“他们”,包括韩国“国家情报院”、印度“调查分析局”、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和大名鼎鼎的英国“军情六处”。

共同的目标,让这几个国际上声名显赫的特工组织走到了一起。

行动的代号叫“希腊木马”。

行动将由印度特工制造火灾,把“CIA”和“海豹”逼出别墅,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如果硬攻的话,弄不好会把“希腊木马”变成一场胶着战,而且在环境复杂的“亚瑟”别墅里,谁也没有自信能将强大的“海豹”战士瞬间击溃。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把“海豹”从别墅里赶出去。

一旦“海豹”和“CIA”带着陈慕洋逃出别墅,就会暴露在英国人的狙击枪口下,而韩国特工和俄罗斯人的任务就是乘势掩杀“CIA”和“海豹”战士,在对方措手不及之际,以最快的速度劫走陈慕洋。

叶扬随同韩国人一起行动。

这将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跨国联合大行动,不知为什么,叶扬的唇边突然浮起一抹笑容,淡然、冷酷,似乎充满了讥讽。

在行动开始之前,叶扬和朴贞雅已经潜伏在了攻击位置上。

叶扬和朴贞雅的装束一样,身著黑色特战服,黑色的头罩遮住了倾城的容颜,碧落海渊一般清澈的眼眸里,波影流转。

他们身后,是三个剽悍轻捷的韩国特工,除相同的装束外,每人手中还握了一支德国MP5A3冲锋枪。

叶扬朝远处的“伯克南”庄园看了一下,那里是俄罗斯人的潜伏地点,行动开始后,他们将乘车直接攻击别墅。

而韩国人将配合印度特工,切断“CIA”和“海豹”战士的退路。

夜凉如水,古朴巍峨的“亚瑟”别墅隐在咸腥的海雾里,飘渺而神秘。

凌晨两点,幽静的别墅里忽然火光冲天,肆意蔓延的熊熊大火把漆黑的夜空照得如同白昼。

很快,火光中出现了“海豹”战士的身影,在他们的重重护卫之下,“CIA”特工带着陈慕洋从摇摇欲坠的别墅里仓皇逃出来。

陈慕洋刚刚钻进车内,英国人的狙击枪响了。“海豹”和“CIA”在丢下几具尸体后,伏在掩体后面猛烈还击。

正在这时,俄罗斯人乘车风驰电掣般冲了过来,炽热的弹雨压得“海豹”战士连头也抬不起来。

“该咱们上了!”朴贞雅冷冷地说,一回头,却发现一直呆在身边的叶扬不见了。

“那个中国人呢?”朴贞雅大吃一惊。

她的同伴摇摇头,激烈的枪战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居然不知道叶扬什么时候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不管他了,我们上!”朴贞雅冷叱一声,像一只美丽的羚羊从潜藏处一跃而起,三个韩国特工紧随其后,如箭一般射向战场。

印度特工从别墅里乘势向外冲击,截断了“CIA”和“海豹”战士的退路。

“CIA”和“海豹”战士走投无路,似乎很快就会被密集的弹雨撕成碎片。

正在这时,冲到陈慕洋跟前的俄罗斯特工身躯陡震,一颗7.62mm狙击子弹穿透他的眉心,半片脑壳旋转着飞上夜空,炽热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瞬间涂满了整个车窗。

这一枪似乎是死神的咆哮,俄罗斯特工刚刚倒下,一个韩国特工和三个印度人也被狙击枪敛去了生命。

“这些英国杂种……”俄罗斯人的骂声还未停止,更诡异的场面出现了,原先被狙击枪打倒的“海豹”战士,纷纷从地上跃起,手中的MP5冲锋枪喷出一道道火舌,9mm巴拉贝鲁姆手枪弹把猝不及防的俄罗斯特工打成了蜂窝。

“撤!”朴贞雅知道中计了,向身旁的同伴命令道。

可是已经晚了,他们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十几个“海豹”战士,猛烈的火力把包围圈内的韩国特工打得血肉横飞。

原来美国人早就设下了伏兵,故意用陈慕洋作诱饵,与英国“军情六处”演了一场堪称经典的“双簧”,企图把来袭的各国特工一网打尽。

朴贞雅幸亏见机得早,身子向旁边急滚,才躲过了致命的弹雨,她刚要跃起,一颗5.56mm子弹击中了她的背部。

朴贞雅身子一歪,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