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血色紫禁城 26卧龙山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万历四十八年十月十九。

午门之前站满了从山东河南山西北直隶各地赶来的皇亲国戚以及满朝文武,他们在等待着一位重量级人物登场。

午时。

重量级人物福王闪亮登场,他被五花大绑押送到了行刑台上。

监斩官朱由校登上了行刑台之前设立的龙座上,信王朱由检陪在他身旁。

空气中的气氛十分诡异。

鲁王捅了捅站在他旁边的齐王:“哎,你说怎么回事,你看旁边站的那些全是锦衣卫的人,那些人看咱们的眼神都不怎么对啊。”

齐王也是一头雾水“可不是吗,今天行刑的是翼王朱由栩,那个小东西跑哪去了,还有,你看见了吗,城墙上还有大门那全都有人把守,我感觉今天不会有什么好事。”

不只藩王们朝中的大臣们也发现了问题,各个党派之间互相传递消息但没有人真正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翼王朱由栩在张彪和骆养性的陪同下来到了现场。

前排的大臣和藩王看到朱由栩脸上的狞笑时猛然间知道不对在什么地方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朱由栩手举龙泉宝剑一声令下城门大关,城墙上的士兵张开弓箭瞄准了下方的人群,城下的锦衣卫也抽出腰刀盯着前方的人群。

朱由校一看不妙躲到了龙椅的后面,王安挺身而出用身体做盾牌护着朱由校和朱由检,无论藩王还是重臣此刻慌作一团挤来挤去,各位党魁一瞬间做出判断:这是翼王朱由栩要对藩王们动手了,与朝臣无关,在这一思想下党魁们就立刻做出决定:稳定朝臣的局势,与藩王们拉开距离。

朱由栩高举龙泉宝剑大声喊话:“本王奉旨严查福王造反一事,经过这段时间的审讯,福王已经招了,现在本王奉旨抓人,骆养性,你来宣读福王同党名单,锦衣卫,准备抓人。”

骆养性一脸杀气,拿出一份名单大声念道:“齐王,晋王,鲁王,德王。。。。”

每读到一个名字就有锦衣卫上前从人群里抓出一个五花大绑送到行刑台上,很快小小的行刑台上就跪满了人,念了十几个名字之后朱由栩大声宣布:“经过审讯,这些人全部是福王的同党,现在处以极刑。行刑!”

朱由检推开王安大喊一声:“住手。”

朱由栩看着朱由检一脸寒冰:“本王有先帝所赐龙泉宝剑,藩王也可杀无赦。”

朱由检迎着朱由栩毫不相让:“你有龙泉宝剑本王也有免死金牌,你有什么理由杀人。”

朱由栩冷笑:“福王已经招了,这就是证据,本王就是人证。”

朱由检毫不畏惧:“锦衣卫的审讯有多少真实度本王可不相信,至于眼前这些藩王有没有谋反也得皇兄定夺,轮不着你,更何况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你要谋反。”

被按在行刑台上的众位藩王也清醒过来了赶紧大喊冤枉,朱由检向着朱由校一个大礼:“皇兄,臣弟愿以项上人头来保诸位藩王,请皇兄恩准。”

朱由栩也一个大礼拜上:“皇兄,此时此刻不可有妇人之仁,应当机立断剪除后患。”

朱由校一脸无奈:“二位臣弟说的都有理,这可怎么办,这可难为我了,要不这样吧,先请诸位藩王到京郊朕新盖的卧龙山庄去住下,骆指挥使你们要派得力人手保护诸位藩王的安全,明白了吗?”

骆养性一本正经:“微臣遵命,微臣誓死保护诸位藩王的安全。”

朱由校看着朱由栩:“王弟啊,你要审多长时间才可以放心诸位藩王那?”

朱由栩一脸不满:“人这么多,臣弟要一个个审最快一年最多三年。”

朱由校想了一下:“这么久,那众位藩王一定会想念家人怎么办?”

朱由校一拍手:“有了,张千户,点齐你的人马去接众位藩王的家眷来京,一起安顿在卧龙山庄。”

此刻方从哲等官场老油子终于明白了今天这出戏唱的是哪一段,原来是看中人家的家产了,又不好意思明抢就拐着弯的抢劫,看着吧,这些藩王们这辈子是别想离开那所谓的卧龙山庄了。

但在众多低级言官心中信王殿下不畏强暴挺身而出为无辜之人大声辩解,和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朱由栩是那么的不同,大量低级言官把今天刑场上发生的事添油加醋告诉身边之人,身边的人再添油加醋传给其他人,很快在北京的街头巷尾就传说着信王朱由检在刑场上单身一人打败了坐拥大量锦衣卫高手的杀人魔王朱由栩并救下了大明诸位藩王,在此刻信王的威信猛然暴涨,成为年轻人们崇拜的偶像。

之后骆养性好像傻了一样不但把藩王给保护了起来顺道还把各位镇国将军到辅国中尉一次性的全都带到了卧龙山庄,其他人也好像瞎了聋了一样任着骆养性发傻。

张彪带领着他那臭名昭著的抄家军按照骆养性提供的名单在之后的三个月中横扫四省皇亲国戚,他们一脸狞笑的护卫着各位皇亲国戚的亲眷入京团聚,不过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却是:“奉旨护送,如有反抗,就地格杀。”

至于那些皇亲国戚到了卧龙山庄一看全傻了眼,卧龙山庄压根就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里盖得一个巨型监狱,还是新盖的,房子里的装饰还没完成,不过这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四周全是高高厚厚的围墙,傻子也知道这是摆明了这辈子是不会放他们出去了,没过多久他们看见自己的亲眷之时听亲眷们哭着诉说自己家里被查封了他们就彻底明白了这辈子他们就不要想出去了,不过还好在吃的用的住得上朱由校对他们还是不错的,想想也就只能忍了。

过了没多久太监王安来到卧龙山庄给众位皇亲国戚送来了一个他们早就早好心理准备的圣旨:自今日起剥夺这里所有皇亲国戚的名号特权,所有在外面的土地庄园宅邸收缴国库,亲王以下允许自行决定进出卧龙山庄,但是各位皇亲国戚的子孙从此可以读书经商从军和做官,日子过不下去的国家也可以扶持一下。

自此河南,山东,山西,北直隶境内再无一名皇亲国戚,国家的财政压力开始减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