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无处不在

上周,我匆匆走进曼哈顿的“美国女孩”商店(American Girl),这个庞大的消费殿堂出售安全健康的“正宗美国”玩偶和服饰。当我排队购买一套啦啦队长服和足球衣的6英寸仿造品时,忍不住笑了:在一片红白蓝之间,一块标签上写着“中国制造”。“美国女孩”终究也不那么原汁原味了。

这块标签是一个鲜明的标志,象征着困扰西方世界的一个重大经济、文化和政治难题。过去十年中,越来越多的制造业流程从美国和西欧迁往世界其他地区。根据经济咨询机构HIS环球透视(IHS Global Insight)近期的估算,2010年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制造业国家——这是110年来美国首次丢掉这一桂冠。

加入迁移大潮的商品种类与日俱增。《新闻周刊》(Newsweek)近期刊载的一篇分析性文章称,一大批名义上的美国商品已经不在美国生产了,如芭比娃娃(Barbie)、悍马(Hummer)、口香糖贩卖机、沃立舍(Wurlitzer)自动点唱机、Levi牛仔裤和匡威(Converse)“All Star篮球鞋”。就连NBA指定用球“斯伯丁”(Spalding)也算不上地道的美国货,因为它们是在海外缝制的。

不出所料,许多美国人为此坐立不安。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将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的崛起,比作前苏联发射人类首颗人造卫星“伴侣”(Sputnik)——如此震撼人心的事情,理应激起美国人的斗志。IHS上述数据出炉时,竞争力协会(Council on Competitiveness)会长德博拉文斯-史密斯(Deborah Wince-Smith)向我的同事彼得•马什(Peter Marsh)表示,对于中国夺走美国的榜首位置,美国“应该感到担忧”。她表示:“这表明美国必须与之竞争。”

从某个方面来说,这种焦虑心理可以理解。但如果你深入剖析贸易统计数字,就会洞察到另外一种更为微妙的变化:在各种产地标签背后真正的“故事”,不仅仅在于某些商品已不再是纯粹意义上的“美国货”;实际上,一个更重大的问题在于,如今这些商品都是在各个不同的地方生产的,涉及的供应链错综复杂,简直无法分辨出这些商品是哪里制造的。

举例来说,我们不妨看看亚洲开发银行(ADB)近期一份有趣的报告。报告分析了以下问题:iPhone是在哪里生产的? 在这个案例中,苹果(Apple)是一家美国公司;但iPhone的各种零部件分别是在中国、韩国、台北、德国和美国等不同地方生产的,涉及十几家难以贴上任何一个国别标签的企业。

产地标签变得模糊,并非电子产品领域独有的现象。20年前,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人类学教授西尔维亚•亚娜基萨科(Sylvia Yanagisako)前往意大利研究该国纺织品及时装贸易情况,结果发现很多关键流程都已迁往中国,于是她把课题转到上海。她还发现,对于何谓“意大利设计师”这个问题,意大利时装界如今深感困惑。毕竟,“意大利制造”标签在消费者心目中等同于精品的代名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中国富人的眼里也是如此)。许多意大利设计师坚持认为,“意大利风格”是一个近乎神圣的概念。换言之,如果一种产品部分是在中国制造的,却贴上了“意大利”标签,那么“意大利风格”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条“21世纪的丝绸之路”——这是亚娜基萨科取的名称——充斥着激烈的文化冲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