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二十节 原 子 弹 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二十节 原 子 弹


伍修权义正词严地宣布:“只准帝国主义侵略,不准人民反抗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更让美国人惊慌的是中国总理周恩来指出,“将永远抹去三八线这一政治地理的界线!”

新中国建立后,日本人仍用充满蔑视的“支那”一词称呼中国,但是自从清长大捷之后,日本媒体一律自动改称“中国”。

“美国及其盟国已经清楚地看出,共产党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可怕的对手……”


在美国纽约长岛的成功湖畔,有一块面积为十八英亩大小的土地,这片位于美国政治经济中心的土地却不属于美国,而且也不属于任何国家。从1946年起,这里成为联合国总部永久驻地。

1943年10月30日,苏、美、中、英四国在莫斯科发表了《关于普遍安全的宣言》,倡议成立联合国。联合国的宗旨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制止侵略行为”,“促成国际合作”等等。中国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之一。

应联合国安理会的邀请,1950年11月27日(即中国军队第二次战役发起的第三天),中国代表团到达成功湖,参加了联合国会议。次日,在联合国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团长伍修权将军严厉谴责了美国侵略中国领土台湾和武装干涉朝鲜,引起了不少联合国会员国的共鸣。安理会会议厅内里三层,外三层,连过道和门口内都站满了人。在谈及朝鲜战争时,伍修权说:


“朝鲜内战是美国制造的,朝鲜内战在任何意义上都不能成为美国武装侵略台湾的理由和借口。能不能设想因为西班牙内战,意大利就有权占领法国的科西嘉呢?能不能设想,因为墨西哥内战,英国就有权占领美国的佛罗里达?这是毫无道理的,不能设想的。其实,美国政府武装侵略台湾的政策,正像其侵略朝鲜的政策一样,早在朝鲜内战被美国制造之前就已决定了。

美国政府武装侵略我国领土台湾和扩大侵略朝鲜战争,千百倍地加强了全中国人民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和愤慨。全中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少数民族、海外华侨、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工商业家,对于美国政府这一侵略行径的千千万万抗议,表现了中国人民不可遏止的愤怒。中国人民是爱护和平的。但美帝国主义如果以为这是中国人民的软弱,那就大错特错了。中国人民从不、也永远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不管美国政府采取任何军事阻挠,也不管它盗用什么样的联合国的名义,中国人民决心从美国侵略者手中收复台湾和一切属于中国的领土……”


伍修权的发言约两万多字,长达两个小时。各国代表、旁听者和新闻界人士,通过同声翻译聆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发言,全场鸦雀无声。事后有人告诉伍修权,他发言时嗓门很大,中气十足,把整个会场都震住了。

当伍修权在这边慷慨陈词、愤怒声讨美国侵略中国领土台湾的罪行时,他对面的蒋介石集团的非法代表蒋廷黻则始终低着头,并“用手遮住前额”,不让别人看见他的表情,与他往日神采**的形象判若两人。有记者将这个场景拍成了照片和影片,并且在报道中形容说:蒋介石集团的代表“面部带有一种丧家犬的神色”。而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沃伦﹒奥斯汀则“表情尴尬地歪着嘴”,一付无可奈何的模样。

演说激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友好人士涌向伍修权,与他热烈握手,向中国代表团表示欢迎和祝贺。连美国记者也不得不承认,“共产党中国”的代表来到联合国后,“美国人民的目光就都转到成功湖来了。”

伍修权义正词严的发言好像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安理会一下子炸了窝。美、英、法等国代表吹胡子瞪眼睛,群起反扑。美国代表诡辩称,他们的行动是为了“保护”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对此,伍修权将军反驳道:

“是中国武装入侵了美国的夏威夷,还是美国武装入侵了中国的台湾?”

当美国代表辩称美国没有“入侵中国领土”时,伍修权讽刺道:


“好得很,那么,美国的第七舰队和第十三航空队到哪里去了呢?难道说他们到火星上去了吗?不是的……它们在台湾。”

“任何诡辩、撒谎和捏造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铁一般的事实:美国武装力量侵略了我国领土台湾。”


伍修权还控诉了美国武装侵略朝鲜,屠杀朝鲜人民,杀伤中国和平居民的罪行,他指出:美国武装侵略朝鲜,一开始就严重地威胁了中国的安全:


“中国人民对于美国政府侵略朝鲜的这种严重状态和扩大战争的危险趋势,不能置之不理。中国人民眼见台湾的遭受侵略,美国侵略朝鲜战争的火焰迅速烧向自己,因而激于义愤纷纷表示志愿援助朝鲜人民,反抗美国侵略乃是天经地义,完全合理的。”


美、英、法等国代表虽然群起反扑,然而雷声大,雨点小,既咽不下这口气,又找不到还口的论据,除了为美国侵略朝鲜、侵略中国台湾进行辩解外,对伍修权的发言始终不敢做正面回答。奥斯汀说他“没有时间阅读伍修权的发言”。而英、法代表则大谈“六国提案”,要求中国军队自朝鲜撤出。

伍修权环顾整个会场,目光扫了一下奥斯汀,又瞥了蒋廷黻一眼,义正词严地高声说:


“只准帝国主义侵略,不准人民反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打败敢于侵略中国的一切帝国主义者!”


全场再一次鸦雀无声,人们的眼光唰的一下转向美国代表奥斯汀。奥斯汀理屈词穷,紧张尴尬,张了张嘴,还是没敢再说什么。

11月29日,安理会继续开会。蒋介石集团的非法代表蒋廷黻发言,他竭力为美国侵略台湾辩护、开脱,但他却不敢使用联合国规定的正式语言之一 ——汉语,而是自始至终使用英语发言。

伍修权将军敏锐地抓住这一点,立即举手要求作即席发言,揭露蒋廷黻只是国民党残余集团的代表,根本无权代表中国人民。他还辛辣地挖苦蒋氏说:“我怀疑这个发言的人是不是中国人,因为伟大的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的语言他都不会讲。”气氛凝重的会场顿时爆发出一阵奚落的轻笑声,平常能言善辩的蒋廷黻被驳得张口结舌,狼狈不堪,无地自容。

新中国政府的态度空前强硬,美国人在联合国也几乎招架不住了!这是新中国的代表第一次在国际讲坛上理直气壮地伸张正义。一个不被联合国所承认的国家,站在联合国讲坛上,指着美帝国主义的鼻子直斥其罪行,向不可一世的世界头号强国大张挞伐,与她在战场上的胜利相映生辉,这不但在近代中国是第一次,在世界上也是第一次。这一行为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极大地振奋了中华民族的自豪感,特别是在海外侨胞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一些著名的海外华人学者,如吴仲华、李铁铮等人,甚至包括蒋介石集团派驻纽约的总领事宗维贤,从伍修权的发言中对新中国有了深入的了解,毅然做出了返回大陆的决定,并先后克服了重重困难,最终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11月30日下午,安理会大论战进入第三天,论战达到高潮。西方国家死揪住“六国提案”不放,中、苏两国则抓住“侵朝”、“侵台”穷追猛打。而韩国代表及台湾国民党代表则干着急瞪眼却插不上嘴。

中国代表在联合国的斗争情景传回北京,中国人民一片欢腾。《人民日报》天天脱销。从城市到农村,从机关到学校,从厂矿到部队,人们都在谈论中国代表团的消息,争阅伍修权将军的发言。

各地工商业者、社会团体、大专院校师生,以及中国留美学生纷纷集会、示威游行,热烈拥护伍修权的发言,抗议奥斯汀对中国人民的侮辱。代表团回到北京后,北京大学的几位老教授听完报告后拉着伍修权的手热泪盈眶,激动地说:“中国在国际上的磕头外交一去不复返了!”

东方睡狮,已经猛醒!伍修权的发言大扬中国国威,给了美国政府当头一棒。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懊丧地说,他“被一种悲哀的情绪支配着自己的感情”。更让美国人惊慌的是“红色中国”的总理周恩来严肃地指出:“将永远抹去三八线这一政治地理的界线!”

此时,美军在朝鲜战场节节败退的消息在华盛顿引起了一片混乱,美国自认为遭遇到了从未有过的耻辱,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被打破,如今美国又在政治上遭此一击,中国人撕掉了他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杜鲁门闻讯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于是,杜鲁门授意五角大楼紧急研究使用原子弹问题。

11月30日,杜鲁门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

杜鲁门首先宣读了一个声明,说“联合国军”派遣军队到朝鲜去是为了要“扑灭一场侵略战争,……我们希望中国人民不要再被迫或受欺骗为亚洲殖民政策卖命了”,并说朝鲜局势的发展使美国“面临一次严重的危机”,“我们可能要节节败退”,但“联合国军不打算放弃它在朝鲜的使命”云云,记者们对此反应冷淡 ——他们通常对这样的官样文章不感兴趣。

《纽约时报》记者安东尼﹒莱维罗问道:“请问总统先生,进攻满洲是否有赖于在联合国的行动?”

“那当然,麦克阿瑟将军指挥的是一支联合国军队。”杜鲁门答道。

“那么,如果联合国授权麦克阿瑟将军向比现在更远的地方推进的话,他会这样做吗?”安东尼紧紧盯上。

杜鲁门:“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步骤来应付目前的军事形势,正如我们往常所做的那样。”

敏感的《芝加哥每日新闻》记者保罗﹒利奇乘机追问:“这是否包括使用原子弹?”

“包括我们所拥有的任何武器。”杜鲁门这时还不失清醒。

“总统先生,您说的‘我们拥有的任何武器’,是否意味着正在积极考虑使用原子弹?”保罗觉得机会来了。

“我们一直在积极考虑使用它。我并不希望看到使用它。这是一种可怕的武器,不应该对与这场军事入侵毫无关系的男人、妇女和儿童使用它 ——而如果使用原子弹的话,就会发生那样的事。”杜鲁门信口说出了早已在心中拱动着的隐秘。

合众社老资格的记者梅里曼﹒史密斯不放心地追问:“总统先生,不知道是否可以再回到您提到的原子弹问题上来。您刚才说正在积极地考虑使用原子弹,我们清楚地理解了你的意思了吗?”

“一直在积极地考虑,史密斯。”杜鲁门颇不耐烦地点头说,“它是我们的一种武器。”

国际新闻社记者罗伯特﹒狄克逊问道:“总统先生,这是否意味着用以打击军事目标或者是民用……”

没等罗伯特说完,杜鲁门就抢过了话头,他语无伦次地说:“那是由军人们作出决定的一个问题。我不是一位处理这类事情的军方权威。”

这是一个轻率的声明,因为根据美国法律,使用原子弹的唯一权力掌握在总统手上 ——而不是掌握在战场指挥官的手上。

记者们还不放过已经乱了阵脚的总统,全国广播公司新闻记者弗兰克﹒布戈尔穷追不舍:“总统先生,您刚才说这有赖于联合国的行动。这是否意味着除非有联合国授权,否则我们就不能使用原子弹?”

“不,完全不是那种意思!”杜鲁门大声说,“针对共产党中国的行动有赖于联合国的行动。战场上的军事指挥官将改变武器的使用,正如他以前常常做的那样。”

几分钟后,合众社就宣布说:“杜鲁门总统今天说,美国已在考虑与朝鲜战争相关的使用原子弹的问题。”

尽管在几个小时后白宫新闻办公室很快就出来解释,说杜鲁门总统“并不是说已经决定要使用原子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第二天,美联社播发了一个爆炸性新闻,“杜鲁门谈朝鲜战争”——


美联社华盛顿11月30日电:杜鲁门总统在当天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一直在考虑在朝鲜使用原子弹 ——是否投掷原子弹由战地的美国军事指挥官决定……


当天下午报纸刊登的吓人的大幅标题使人感到好像杜鲁门正把原子弹送给麦克阿瑟,全权委托他来使用似的。通过国际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杜鲁门的讲话像刮风一般地传遍了世界,在伦敦和巴黎引起了恐慌。全世界的舆论都在谈论着一个话题,那就是 ——第三次世界大战。

杜鲁门捅的乱子,闹大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