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这天下午,特期班在陆校射击场正在进行养成训练和实弹射击课目。陆校的射击场平时并不热闹,因为陆校的实弹训练很少,所以特期班很喜欢到这里进行训练。此时,靶场上两排人正在据枪瞄准养成练习。后一排是立姿,枪长955mm的汉阳造枪管前端用绳子吊着两块砖。前一排是难度更大一些的跪姿,枪管下吊着三块砖。熊再峰他们几个骨干兵头和张国辉以及四个老兵都在前一排。

自从被熊步云秘密招募进特勤支队,在知晓了特勤支队的背景、实力和使命后,张国辉和四个老兵格外珍惜,在督导特期班学习训练的时候,他们也经常参与训练,军事技能跟习练国术一样,一天不练手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而特期班这帮小子,虽然从童子军时期就已经开始超前练习,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要求和强度也在加大,尤其是体能,当兵练武的都晓得,体能不过关,技术全白练。所谓的神射手不光是子弹喂出来的,体能、技能的日常养成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人所能忍受的。

在这个课目上,李文星等四个虎卫是绝对的教官,当年他们就是这样被熊步云“残酷”训练出来的。正当众人汗流浃背,训练正酣的时候,射击场里进来了一支队伍,陆校第九期步科二中队。

前一段时间发生的日本军谍案,因校方及时封锁消息,是以违反校规之名将其开除学籍的,致使不明真相的九期学员一直以为是特期班搞的鬼,让他们一下子失去了40名同学,因此,九期的上上下下对这一支牛皮哄哄的特期班误解颇深,再加上他们张扬的异常拉风,本就招人嫉妒,所以九期的学生队一入场,看见特期班在训练,集体冲特期班冷着脸,吊着眼,没有好心气儿。

而张国辉和李文星等人原本不属于陆校的教员职工,再加上他们桀骜不驯的个性,平素根本不尿那帮队官们,所以双方甫一打照面,温度就很冷。

“呀呵,小兔蹦到了车辕上——充什么大把势。”

“就是,这年头兔子要是能驾辕,谁还花百十块大洋买骡子啊?哈哈哈。”

“绣花枕,假把式,装得还挺像回事。”

“要是这样就能练成神枪手,兄弟我明个儿就开几家砖厂,每天开厂放砖,让咱中华遍地都是神枪手。”

九期的上上下下从特期班的跟前走过,冷嘲热讽扔了一地。

熊再峰他们似老僧入定般,古井不波,手都没有抖一下。

队尾一群队官簇拥着中校中队长走了过来,带队的中校用眼睛一扫,见自己的军衔最高,立刻腰杆一挺,自觉威武了很多,瞅着地上几个满当当的子弹箱,回头酸溜溜的说道:“都说特期班这帮小子富裕,还真不假啊,一次训练的弹药,就顶咱们一年的射击量了。娘的,你们干粮多,也不能这么霍霍啊。”随行的队副和几个区队长们都用鼻子发出的冷哼声表示了鄙视加妒忌的不满。

负责训练的四个虎卫脸一沉,锋锐的目光冷冷的一扫,众人顿感象拂面而过的刀锋,立时悄不作声。张国辉和四个老兵放下枪,擦了擦汗,看见特期班正练得凝神静气、鸥鸟忘机之际,那桩架、那耐力、那动作要领,绝不是短时间内能练出来的,心里面越发喜爱这群聪明、好学、勤奋、刻苦的青春学子了。

张国辉与李文星对视了一眼后,大声喊道:“熊再峰,出列。”“到。”放下枪跑步立定,整个过程动作干练遒劲。

“我和李中尉他们歇一会,现在命令你为本次训练的代理副班长,临时负责督导训练,有啥事,自己看着处理吧。”说完已经掏出了香烟,几个虎卫和老兵嘴里叼着烟远远的找了一块草地,坐下来闲侃起来。

得了指挥监督令的熊再峰暗暗腹诽:日。每次都这样。一群老狐狸。原来熊步云警告过他们,不得与陆校职工起冲突。而陆校在张治中的严格治理下,礼教颇严。按军阶下级见到上级必须行军礼。偏偏虎卫和这几个老兵性格乖张,见不得绣花枕头似的军人,每每看见那些队官,就跟看见空气一样,冷傲慢礼。而对待兵学大家或学者型教官,这几个屌兵却恭敬有加,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弟兄们,坚持住,再有半个小时,就可以休息一会儿了。”清了清嗓子,熊再峰两手一背,小架子驾轻就熟的一端,从排头走到排尾,装得挺像那回事儿。

那边九期二中队很快就展开队形,开始了实弹射击。一年就那么两三次的机会,每次每人五发子弹,常常是刚上了瘾头,就完事了,每次都弄得甜嘴巴舌的。以至于大多数毕业下到连队的学生尉官都不敢在老兵面前玩枪,怕丢人,有的甚至毕业时连重机枪都没摸过。所以特期班的拉风行为怎么能不让别人眼红妒忌呢?

“全体——收枪。立正。原地休息15分钟,解散。”随着熊再峰的口令声,特期班的全都呲着牙甩着手、跺着脚,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肌肉。胡硕几个跪姿训练的,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拍打着腿部肌肉,放松活血,一边嘴不闲着:“哥几个,我怎么觉得老大今天又压了咱们10分钟呢。”

“什么?10分钟?我看得有20分钟,你看那帮菜包子,实弹射击都快结束了。”

“上次就是,张区队他们坚持不住放下枪找地方抽烟去了,老大就压了咱们15分钟呢。”

“行了,别过嘴瘾了,也就今天这里有外人来了,要不然一准儿老大还得让咱哥几个放下砖头,直接200米300米靶实弹射击,要是赶上他心情好点,再接着训他那一套运动突击战术,别的不说,连续五次100米的突击射击下来,枪都拿不住了,唉,兄弟们,老大自己的体能变态,所以拿咱们也当牲口练啊。”

“拉倒吧你,上次你小子练习突击射击时,五枪可都干脱靶了,那枪让你打的,修鞋不用锥子——真(针)行啊,哥们。”

“那不是到最后咱哥们手没劲儿了嘛,嘿嘿。”

哥几个正侃得起兴的时候,眼看着过来两个少尉队官,招呼都不打一个,伸手拽过一个子弹箱,拎起来就走。“哎哎,站住,干什么呢?光天化日,就是抢劫也得吱个声扔两句话啊,梦游呐?”

嗯?好大的胆子,跟谁这么说话呢?两个少尉放下弹箱,回头恶狠狠的搜寻说话的学生兵。

原来,二中队那边结束实弹射击的学生兵们意犹未尽,眼巴巴的瞅着特期班这边满当当的子弹箱,醋意大发,酸酸的煽风点火:每次才五发,刚刚听个响,也就放屁的功夫就没了,看看人家那边,每次都是单人50——100发,跟人家比,咱们就是后娘养的。风言风语让那些队官听了,心里连憋气带窝火,同是队官,特期班的怎么跟个地主一样富得流油啊?几个区队长找到中队长那里,牢骚一发,中队长立时大脑一热,娘的,都是陆校的,谁怕谁呀?给我派人去拿子弹去,我看他们谁敢不服从命令?今儿个这场子老子军衔最高,拿去。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们俩。”呼的一声从地上蹦起来几个壮小伙子,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敬畏,反而净是不屑的目光。刚才九期的阴阳怪调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就憋着火,又不好撒,老大熊再峰严禁他们跟在校的八期和九期的起冲突。要搁以前,这帮小子早就撂下枪冲上去揍人了。早听说特期班这帮小子打架功夫了得,俩个少尉相互瞅了瞅,不信邪似地态度蛮横:“小兔崽子,反了你了,见到长官也不敬礼,还敢口出恶语,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那得问问你们呐,这东西是你们的吗?上来就拿,也不打招呼,抢劫啊?”胡硕歪着大脑袋,一脸戏谑的表情。

“老子奉令来拿这个箱子,怎么,还得跟你这个新兵蛋子打声招呼吗?”俩少尉同样是一脸的嘲弄表情。

“奉令?奉谁的令?我们怎么没有得到过命令?”见有架吵,韩冬不甘示弱的反诘道。

“你们?你们算老几呀?给你们脸了是不?你个新兵丫子,敢不服从命令,步兵操典怎么学的?”

“操典不知道,但看到你们两个,操蛋倒是知道了。我就没见过拿人家东西还振振有词的,够他娘的操蛋的。”

“越说你还越来劲儿是不?老子今天就是要拿,怎么着?”

“我看你俩是见了和尚喊爹——自找难堪(看)。你拿一个试试?”

“怎么回事?嗯?”见这边吵了起来,一众队官拥着中校中队长走了过来。两个少尉见状,气焰无形中盛了起来。“中队长,这帮新兵太他娘的牛逼了,丝毫没把咱们九期放在眼里。哎,你们几个新兵蛋子,见了中队长怎么还不敬礼呢?谁教的你们这么没规矩,反了你们了。”

“中队长?老胡,咱特期班啥时候来了个中队长?这么大的事儿,你知道不?”

“没听说呀,怎么,咱特期班要升编制了?要是真来了中队长,我们大家伙还得看看这哥们手底下有没有三两三,咱哥们头上的中队长哪是那么好做的?”

面对着旁若无人大唱双簧的两个新兵蛋头,中校的脸色迅速黑了下来。他娘的,早就听说这个特期班有背景,从上到下都是怪人牛人,没事千万别招惹他们,今天不期而遇,果然是目中无人,没大没小。抬头看了看远处正在吸烟说话的那几个牛人队官,中校不信邪似的一招手指着地上的子弹箱道:“把这两箱抬走,告诉你们管事的,有事找我。”说罢,转身欲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