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功过 谁与评说

八年功过 谁与评说 —刘志军时期怪相百态 余国振

在迎接元宵节的喜庆日子里,忽然传来更加喜庆的好消息,刘志军因严重违纪已被免职。这恰如久旱春雷响彻五湖四海,奔走相告雀跃欢呼。以铁路职工为主的大量跟帖迅速布满网页,怒斥贪官腐败,一吐心中积怨。受够一票难求之苦的群众,也谴责大建豪华高铁;更有专家驳斥铁路高官并警告说:高铁加地铁建设狂潮可能让中国破产 2011-2-14 东方早报。陕西网友说,刘志军倒下了,铁路人笑了,银行哭了,承包商傻了。2011/02/14 21:00。广大群众祝贺盛祖光荣任铁道部书记,期盼并相信能够把铁路建设引向健康正确的轨道。

改革开放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关怀支持下,倾力投入巨额资金,筑路大军英勇奋战,科技人员大展才华,铁路职工忘我奉献,建设了一大批铁路车站桥梁,为四化贡献功不可没。尤其高铁创造世界纪录,赢得五洲赞誉。但是刘志军独裁专断自私傲慢,大政方针决策失误,耽误了本应该取得的成绩,给群众带来严重痛苦。因此应该分清功过明辨是非,不能以科技专家铁路职工创造的成绩,为其文过饰非掩盖罪责。

从事铁路规划十载,早就发现刘志军的玩弄猫腻,到处投稿人微言轻泥牛入海。去春在搜狐开博,可能质量不高,《全国铁路规划示意图》及大量博文被藏于旮旯,网友不知;但是有人恼羞成怒惶恐嫉恨,指示黑客掏空电脑,践踏民主法制,令人义愤填膺。现将网上议论及已发博文摘要如下:

一、独裁专断,傲慢跋扈。《人民铁道》报长期以来一味歌功颂德大搞一言堂,成为突出刘氏政绩的御用工具。哪家报纸没有议政版面?多次建议就是不改,严重违反党的群众路线和新闻工作原则。每年两会极少露面,是不想让群众关注,从而按主观意志修路。前年某旅客餐车挨宰投书,立刻回信致歉处分车长,媒体广为报道。本人两次呈信,迄今未予搭理。何者?观点龃龉令其不满也。综合各种信息得知,除追风拍马者,多数职工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缺乏自由民主氛围,实乃其苛政如虎的反常怪态。(详见博文《炙手可热党同伐异》)

二、拒绝民谏,损失惨重。2007年底至08年初,央视多次播出京沪高铁走捷径示意图,代表了群众强烈要求。刘志军拒绝民谏,坚持走老路,多修百余公里,每公里1.67亿,多花几百亿。说老路沿线经济发达,难道冀鲁苏中部就不该共同富裕吗? 何况干线挤成一团,极易遭受攻击瘫痪东部交通。走老路浪费巨大,埋藏隐患,长远遗憾,此事理应向其问责。(详见博文《京沪高铁选线之争》)

三、吹牛放炮,夸大成绩。2007年第六次提速时宣传时速120公里以上达2.2万公里,经统计仅六千多公里(博文《渲染提速的启示》)。高官在记者会上说,重视西部铁路建设,但是大理至丽江单轨162公里仅投资45亿,磨磨蹭蹭四年多;又谎称“把既有铁路的运输能力最充分地挖掘出来”,实际武广郑西等咽喉老路迄今未提速。说高铁已达八千多公里,请看:2010年12月03日,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认为,铁路部门制定票价,仅仅依据列车最高速度,而非平均速度,不太合理。乘客关心的是旅行速度,不是最高速度,票价应该和平均速度挂钩,消费者就没有意见了。(节选)孙教授的议论传达出如下信息:不该把平均时速未达200的动车都算入高铁,而这种被冒充高铁的动车,要占总里程的一半。如此信誓旦旦谎话连连不一而足,真乃吹牛放炮牙不痛也!

四、全国规划,厚东薄西。年前制定新规普通车票不能改签,引起群众反对。中国消协说:“未经听证, 有损消费者权益”,法律专家讽刺说这是“闭门立法,骑虎难下”。问题在于绝非这一件事,当初铁道部的《规划》就没有征询过群众意见。

2004年9月的“铁路客运专线研讨会”,就是刘志军一手炮制的错误拐点。提出“急需工程、示范工程、龙头工程、形象工程”,具有虚伪性欺骗性,据此制定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图》都是以建设东部“四纵四横”客运专线为中心,违反党中央开发西部战略部署。北京铁道学院王竹亭教授提出的“分流补白,速成路网”原则符合国情急需,却根本不予理睬;仿佛冒牌工程师的他,比两届政协委员、著名工程专家还要内行。

2009年春向杨忠民司长传真多篇建言,继而收到来信说考虑本人意见。过去将近两年,新的《规划》仍然无影无踪,那就更可施展其主观随意性了。最近网上还有文章侈谈2008年《规划》及“四纵四横”,乃不知真相抱残守缺也。(详见《完善中国铁路网》《我国急需建设的十大铁路》等博文)

五、阳奉阴违 对抗中央。2008年冬经济危机爆发,中央在十项措施中要求建设一批客运专线和西部铁路干线。铁道部立刻在央视播出字幕,把刚刚动工的贵广、南广客运专线改称“资源开发性西部铁路”,仿佛比中央考虑的更早更周到,实际欲以张冠李戴移花接木伎俩取代真正急需的青新川藏京满青藏滇等铁路;我为此立刻撰文揭露批驳,传真给发改委铁道处周小棋处长。

三十六计走为上,网上得知周处长已荣任春城副市长,正直的杨司长却没有这种幸运。要说杨被免职与给我来信没关系,真还不信。因为在刘看来,采纳群众建议是给铁道部抹黑丢脸,傲慢自负的他不需要知道“所贵圣人之治,不贵其独治,贵其能与众人共治”的古训,更不相信“先民有言询于刍荛”,既有利于治国安邦,更可以提高自己的威望呀!

六、惧怕艰苦,忽视国防。最近在网上又看一次2009年访谈录,记者询问去过西藏没有?先说每年十次,又说起码两次以上,实在令人怀疑。张庆黎书记2009年5月底率西藏代表团访问铁道部,得到的还是早就报道过做好拉萨至日喀则铁路前期准备,等于空手而归。极为重要的川藏铁路只字未提,连铁道部《规划》也仅是待研究虚线而已。每年只在繁华富庶的东部搞形象工程,或热衷出国访问。印度疯狂扩军备战经常叫嚣挑衅,他却贪图享乐惧怕艰苦充耳不闻。李鸿章说“铁路之妙用在调兵运饷,铁路之命脉在商贾贸迁”,刘志军还不如封建官吏更有国防意识哟!

七、狂建高铁,债台高筑。决定引进动车是刘的政绩,因为符合其大搞形象工程的愿望;创新高铁世界纪录则是张曙光等专家的功劳。去冬世界高铁会议上,张副总理提出高铁是新兴战略产业,完全正确坚决拥护。物美价廉超越德日,大量出口优势明显。但是,国情不同内外应别。东密西疏、线路迂回是我国铁路先天不足,应根据国情制定发展规划。雪中送炭重于锦上添花是普遍认可的道理,作为新兴产业应与开发西部的部署有机统一相辅相成才是。

《财经》杂志主编何刚透露,2月14日将刊发文章《高铁万亿债忧》,文章称,来自铁道部相关文件显示,截至2009年12月31日,铁道部总资产2.46万亿,负债规模达1.3万亿。大举上马高铁项目是造成债务急剧攀升的主要原因。2009年需要支付利息在400亿以上。按照相关财务数据测算,2009年铁道部资产负债率为53%,2010年上半年已上升到54.3%,全年负债率或突破56%。由此看来《东方早报》发表的“高铁加地铁建设狂潮可能让中国破产” ,也并非一家之言,很值得有关当局警惕预防哟!

八、制造紧张,一票难求。一、大量开行夕发朝至夜车,多卖卧铺多赚钱,却减少载客加剧紧张(博文《朝发夕至昼客夜货》)。二、记者会上多次宣称运力紧张,不得不停货车保客车。京广之间只有三趟特快,2007年却偷偷停开29-30次,既欺瞒上下又人为制造紧张。三、大量老路不提速,又减少普速列车,故意不建捷径分流铁路,强迫群众坐高铁,导致迄今一票难求,亿万群众苦不堪言怨声载道。(详见《一将功成万骨枯》)

九、讨好上层,折磨下层。2005年春节,刘在西客站向滞留旅客说,加速往返就是提高运力。道理正确,但是建高铁于捷径,既快又近省时省钱,岂非一举多得?问题是依靠老路高铁以及夕发朝至,是为高官富豪着想呀。运输局李某也承认,高铁是为中高端旅客服务的。原本是农民铁路工的他,钻营仕途忘了本,每年春节把亿万工农塞进临客,缓慢拥挤服务差。网上播放福州至上海K字车录像,水泄不通寸步难行热汗淋漓,有人竟然赤膊上阵,让人无限同情;与成渝至京沪动车的豪华包厢星级酒店设施相比,真乃天壤之别也。

十、自食其言,欺瞒上下。2008年“4.28车祸”激起民众怒潮,刘在给胡主席温总理的请辞信中说“个人主义思想膨胀,大搞特搞政绩工程”;但是上述一切说明,检查并非诚心实意,欺瞒中央蒙混过关而已。这些年一方面玩弄猫腻制造紧张,又常探望雨雪饥寒中排队买票旅客,自己系铃不愿解,白脸红脸都是他,真乃善于玩弄权谋的大艺术家也。

胡主席温总理经常深入农村工矿,调查研究亲民爱民,其它部委领导也给人留下良好印象。唯独刘志军严重脱离群众,傲慢狂妄专断独裁,毫无公仆道德可言,教坏了众多有才华属下。八年来东南西北到处跑,也干了不少工作,做出一定贡献;只是缺少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观,满脑子个人政绩荣誉,耽误了铁路建设健康快速发展,给全国旅客造成长期而巨大苦难,更延缓了四化进程损失严重。了解其发迹过程者网上说,早就预测刘志军会倒台。还有网友说,伟大的党岂容蠹虫玷污损害其光辉形象!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当此喜度元宵两会前夕,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相信盛祖光书记一定能够率领职工拨乱反正大干快上,迎来铁路建设万象更新的明媚春天。

2011年2月16日星期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