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解放傅作义惶恐见毛泽东:主席,我有罪

king6808 收藏 19 1977
导读:1948年秋,共产党员杜任之找到傅作义的老师刘后同,希望他能说服傅作义,效仿吴化文,帮助解放军像解放济南那样解放北平,刘后同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吴化文是投降将军,傅作义是杀头将军,以宜生(傅作义)的个性,你认为他会投降中共吗?”   1949年9月19日,在政协会议开幕的前两天,绥远顺利实现了和平解放。策划起义的是已在年初举义的政协代表傅作义。绥远和平协定签字后,傅作义匆匆赶回北平,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向政协报到,可他回北平的时间晚了,北京饭店宽敞的大房间已经分配完了。陈毅听说后,二话没说就把自己

1948年秋,共产党员杜任之找到傅作义的老师刘后同,希望他能说服傅作义,效仿吴化文,帮助解放军像解放济南那样解放北平,刘后同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吴化文是投降将军,傅作义是杀头将军,以宜生(傅作义)的个性,你认为他会投降中共吗?”



1949年9月19日,在政协会议开幕的前两天,绥远顺利实现了和平解放。策划起义的是已在年初举义的政协代表傅作义。绥远和平协定签字后,傅作义匆匆赶回北平,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向政协报到,可他回北平的时间晚了,北京饭店宽敞的大房间已经分配完了。陈毅听说后,二话没说就把自己在北京饭店的大房子让给傅作义,和警卫员一起搬进了小平房。



在陈毅看来,自己住的好坏不算什么,让傅作义住委屈了可是政策问题。而听说傅作义回来参加政协,与会的其他军队代表就没有好态度了。有人说,别看傅作义把一野打得很苦,那是因为一野装备不好,要是碰上我们三野……有人还说,最好不要碰上他,见到这些国民党将军,我就想起牺牲的战友!



傅作义是所有起义的国名党将领中实权最大的,所以他起义的过程,也最为艰难。不仅在起义前百般犹豫,甚至起义之后,也曾深深陷入苦闷。



“中兴功臣”不听蒋介石的话



1948年初冬,设在北平西郊公主坟附近的华北“剿总”司令部内,一个身穿棉服的军人双手插在背后的棉裤腰里,两只穿着黑布鞋的脚,在漆成棕红色的地板上来回踱步,好像正在思考着什么……



要是看这身装束,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土包子”打扮的人就是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先不说一身土得掉渣的臃肿棉衣,和我们印象中军装笔挺的国民党将军形象相去甚远,他那个动作也很有看相,双手不是左右叉在腰间,而是插进背后裤腰里。一个八面威风的三星上将,怎么看都像一个老农民。



可就是那些瞧不起杂牌军的蒋氏嫡系,也不能不对这位农民打扮的“剿总”司令深怀敬畏之情。因为,将军的威风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



傅作义从不在乎自己的装扮,永远都穿着同士兵一样的棉布军服,只有在去南京开会时,才会换上军呢制服。就是穿着这身类似八路军的军装,傅作义在抗战时响亮地喊出“宁作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对日作战连战连捷,使日军长期不敢西犯。蒋介石特设“青天白日勋章”,第一枚给了自己,第二枚就授予了傅作义。



内战伊始,傅作义更是出手不凡。他声东击西,迫使华北野战军放弃张家口,被国民党视为“中兴功臣”。1947年底,蒋介石成立华北“剿总”,将华北军政大权交给傅作义。



傅作义红极一时,仿佛成了打内战的高手,然而时至1948年初冬,国民党军队在东北节节败退,傅作义这个高手也不知道这个内战该怎么打了。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傅作义那个别具一格的习惯动作——双手叉在背后的棉裤腰里。傅作义在发愁,面对即将入关的东北野战军,是战?是退?还是守?


蒋介石要他撤军江南,以确保江南半壁江山。傅作义不是傻子,他知道作为一个军人,要是没有自己的地盘,就是有枪杆子也不好使。张学良的东北军之所以那么惨,就是因为离开了东北。



傅作义更清楚,即使对他委以重用,但老蒋向来看重嫡系,不可能拿他当亲人。在傅作义的华北“剿总”,蒋介石一面把中央军李文、侯镜如等兵团交给傅作义指挥,背地里却交代他们:“军令听傅的,政治听陈(继承)的。”傅作义早就看透了,他能在战场上打成抗日名将,打成内战名将,却永远也不可能把自己打成蒋介石的嫡系。南下江南,自己半辈子积攒的那点本钱肯定血本无归!



傅作义的部下想回老家绥远。这也是条路,但现在还不是离开老蒋单干的时候。掂量来,掂量去,傅作义掂出个“守”字,加之美国即将送来1.6亿美元援助,固守平津挺好。



谁也没想到的是,美援还没到,戴狗皮帽子的林彪先到了。



主动求和,傅作义言不由衷



1948年11月7日,傅作义给毛泽东发了密电,表示认识到过去以蒋介石为中心的错误,“决计将所属60万军队交毛主席指挥,以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14日,傅作义又发出了第二封,表示愿意进行和谈。



两封电函一发出,便石沉大海。其实电函毛泽东都收到了,只是均未理睬。



傅作义不是杀头将军吗?为何又主动向共产党示好。傅作义发电绝不是心血来潮,东北国军的结局他见到了,天下早晚是共产党的。傅作义研究过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他想在承认共产党领导的前提下,以冀、察、绥三省实力派资格加入联合政府,到那时自己的地盘和军队都能保存下来。



傅作义这是在试探,在算计,不是真想和谈。可要说算计,傅作义算计不过毛泽东。还没开打,就要交出军队,这个小算盘未免太露骨了。对于傅作义这次试探,毛泽东不能接受,他决定给傅作义点颜色看看。



毛泽东命令林彪“抢占”丰台,切断北平与天津的铁路联系。就在这次战斗中,傅作义差点成了俘虏。



据参加丰台战斗的3营副营长马振国回忆:“去丰台路上,路过今天的京西宾馆附近,影影绰绰看见前面有几个好大的院子,抓个俘虏一问,这里竟是傅作义的‘剿总’。我们冲进去时,里面已经空了。前面打起来,傅作义从后门跑了,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桌上放盆饺子,还是热乎的。要是把傅作义抓了,那得是什么成色?这北平解放是不是就另一个样儿了?”



这次打丰台,把傅作义的“剿总”从京西打进了中南海。接着,傅作义就听说自己的心头肉35军被包围在新保安。35军是傅作义起家的资本,他曾对女儿傅冬菊说过:“35军就是我,我就是35军!”

傅作义舍不得35军这个命根子,可按他的性格,宁肯杀头也不肯投降。左思右想后,傅作义拿出个既能保存实力和面子,又能顺乎民情的方案。12月15日,他派《平明日报》总编崔载之代他出城谈判,要求解放军停止一切攻击行动,两军后撤,把35军放回北平。建立华北联合政府,其军队交由联合政府指挥,由傅作义通电全国,然后促成全国和平。



“帮助成功者速成,不是依附成功者求发展。”这是第一次谈判期间,傅作义让联络处处长李腾九,发给崔载之的电报中的一句话。傅作义的意思是:我与共产党和谈,并非某个人私利,而是为了和平,为国家、民族着想。是战是和,我已仁至义尽,现在就看你共产党的了。



傅作义觉得手里有牌,还能和对手叫板。但对傅作义的要求和条件,共产党用行动给出了答复:干净利落地全歼35军,拿下新保安,攻占张家口。这下傅作义哪儿也去不成了。



战犯还有资格和谈吗



其实,傅作义早就该明白:能战方能和,谈判桌从来就是强者的舞台。35军被歼,让他五雷轰顶,女儿傅冬菊问他:您还想像当年守涿州那样守北平?他不耐烦地说:提涿州干什么?



涿州守卫战,是傅作义的成名作。1927年,傅作义响应北伐奇袭涿州得手,奉军反击把他包围在涿州。在被重兵围困又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傅作义坚守三个月,赢得了守城将军的赞誉。



傅作义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时至今日,傅作义在犹豫,对他曾经做过的事心存顾虑。1947年,傅作义从共产党手中夺下张家口时曾放出狂言——如果共产党打胜了,傅某甘为毛泽东执鞭——这话傅作义不会忘记,毛泽东会忘吗?



中南海居仁堂的“剿总”办公室,傅作义在地上来回踱步,插在背后裤腰里的双手一会拔出来,一会插进去。他问参谋长李世杰:和谈是不是投降?不讲道德还能做人吗?咱们过去的历史就完了吗?



李世杰说:“和谈是革命,不等于投降;我们应当讲革命道德,不应当讲封建道德;历史有应当保留的,也有不应当保留的,不应保留的,用不着可惜。”听到这样的回答,傅作义仍是不放心,同样的问题他还问别人,问了三番五次。但很快,傅作义在延安广播电台公布的“国人皆曰可杀者”的战犯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脑子一下炸了。



毛泽东也知道,战犯名单一公布,势必会加深傅作义的顾虑,所以他电告林彪,要求地下党派人与傅作义当面讲清,把他列为战犯是对他的保护,避免蒋介石加害于他,而且战犯的名单是可以改变的。



听到这番解释后,傅作义在1949年1月6日,派出老友周北峰和民盟常委张东荪出城,到蓟县的平津前线指挥部与林彪、聂荣臻会谈。


周北峰说:“傅先生已经看清形势了,这次叫我们来主要是看看解放军的条件。”林彪说:“条件很简单,所有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地方一律解放区化。”



会谈很快就达成了协议,草拟了会谈纪要,以便草签。可当周北峰拿着这份纪要回到北平后,傅作义又不做声了……



拿下天津,替傅作义下决心



周北峰看傅作义不言声,有些着急:人家说了,所有各项,务于1月14日午夜前答复的。傅作义却只是唉声叹气,在室内踱来踱去。他认为所谈问题不具体,对自己的部下今后怎样安排,中共也没给出确切的答复。傅作义对周北峰说:“这个文件,过两天再说。”



毛泽东说,傅作义还在谈判桌上耍把戏,推三阻四,那就帮他下定决心,让他看清自己是什么价码。毛泽东决定打下天津。



进攻天津前一天,傅作义派出“剿总”副司令邓宝珊去通县五里桥,看谈判地点就知道,解放军离北平城又近了一步。聂荣臻开门见山:上次谈判,规定14日为最后答复期限,现在只剩下不到10个小时了,那这次谈判就不涉及天津,只谈北平问题。



邓宝珊有些疑惑:“你们要打天津吗?准备多长时间打下天津?”林彪说:“命令已经下达,3天打下。”听了这话,邓宝珊的口气顿时硬朗了几分:“3天?恐怕30天也打不下来吧?”



傅作义也和共产党一样搞起了两手政策,他一面叫邓宝珊继续和谈,另一方面命令天津守军坚决抵抗。可结果30小时都没用,就丢掉了天津。



傅作义终于明白:除了毛泽东安排的前途,自己已没有其他出路了。19日,《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签字,规定自1月22日上午10时起双方休战。



休战前一天下午,傅作义召集“剿总”副参谋长以上官员及所属各兵团司令、军长开会,宣布和谈协议。居仁堂一片沉默,突然有人哭起来,是那种嚎啕痛哭,边哭边有人叫:“对不起领袖呀!对不起领袖呀!”就在当天,他们对不起的领袖宣布下野,回溪口老家了。



下野前,蒋介石致电傅作义,希望看在相处多年的份上,准许蒋派飞机接走中央军少校以上军官和必要武器。1月23日清晨,李文等中央军团以上军官,在东单机场乘两架飞机,飞去南京。东单机场跑道很短,解放军打一炮他们就跑不了。但解放军没有打,因为傅作义的夫人和孩子还在重庆,放李文他们走也算一种交换。


方案不一致,军队整编惹争议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率部出城,部队换防交接。然而在军队改编问题上又出现了矛盾。和平协议规定对傅部实行整编,但是以什么单位整编却没有规定。



傅作义提出:剿总取消,兵团、军师依然存在,原封不动。可是,傅作义的方案共产党没有接受。邓宝珊去找林彪试探解放军的改编方式,林彪却给了他一个含糊的回答:官兵皆应学习政治。所以含糊,就是不向对方交底。



林、罗、聂在1月27日给军委的电报中,建议将傅作义的部队打散与解放军合编,“对军官个人则专门拉拢与优待,对部队则须坚持革命性质的改编原则……并准备届时如有反抗即行武力解决”。而此项整编原则“在开始二十天切勿泄露此意见”。军委复电表示同意。所谓“开始二十天切勿泄露”,就是说中共没打算告诉傅作义打散合编的方针。



在傅部出城改编中也发生过不少小摩擦。1月31日,彭真、叶剑英致电平津前线总前委,说李文本已被说通不走,但他的94军在出城时受到讽刺,官兵愤激,李文向傅作义哭诉后,才决定飞往南京。还有,原定给傅作义保留一个警卫团,但入城仪式后,由于种种原因被缴了械。傅作义原本指望“他的二十万人不能动”,结果在很短时间内被迅速分解融化。



中共将自愿留队的所有傅作义的部队(包括原傅作义所辖的绥远部队)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3兵团。这个兵团在后来被派往朝鲜战场,伤亡惨重。


解放军进城,傅作义情绪大变



从1949年1月31日开始,解放军陆续进城,接管了北平的防务。2月3日,在解放军举行盛大入城式的时刻,傅作义独自坐在北平西郊原华北“剿总”司令部的驻地内。他没有参加入城式,解放军没有邀请他,他也没有主动报名。此时,他正在为一封刚公布的电函而愤怒。



2月1日《人民日报》北平版创刊号上,傅作义看到这样的标题,“林罗两将军曾致函傅作义:任何顽抗必遭覆没,和平解决可望折罪!”公布的电函中,没说傅作义一句好话,其功绩也一点不提,他还是个罪大恶极的“战犯”。



看到这份“书面通牒”,傅作义惊呆了!心情之坏,比当初看到“战犯名单”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看到“战犯名单”时,他手头还有军队,还有谈、打、进、退的余地。而现在,他已什么都没有了。共产党什么都拿到了,却倒过来开始清算他过去的老账了!



傅作义被激怒了。他给林彪写了一封气愤异常的长信。在信中要求毛泽东马上给他指定好监狱,他要去主动投案自首。



傅作义不知道,这封由毛泽东起草的信件,1月16日就已经写好了。信写好的当天下午,谈判双方就达成《北平和平解放的初步协定》。告别时,林彪把这封信交给邓宝珊,让他转交傅作义。信未封口,邓宝珊看罢大惊失色,决定暂时对傅作义保密。后来,罗荣桓、聂荣臻追问信的下文,邓宝珊只好把信交给傅冬菊,让她转交。傅冬菊看后怕父亲生气,也没转交。



这封“公函”,让傅作义气愤、失落、烦躁。为了安抚傅作义,林彪、聂荣臻特地在北京饭店小宴会厅宴请傅作义。林彪一上来就先给傅作义吃了颗定心丸,说傅作义有功,共产党不会亏待。“便宴谈话”后,傅作义的情绪略有改变,但心中的不满仍未消除,他甚至向国民党南京政府外交部发电,要申领护照出国,离开北平。



接着发生的情况更让傅作义心情恶劣。在军管会安排下,傅作义从西苑搬进了钓鱼台。搬完家没几天,电话响了,听筒里的声音很冲:“我代表西城区人民政府通知你,立即到人民政府登记。”“我是傅作义!”傅作义提醒对方。对方十分强硬,“通知的就是你傅作义。北平人民政府通告:凡国民党军、警、宪、特人员,必须限期登记!你难道不是国民党军官?”傅作义不知如何作答。



傅作义失衡的心理,无法调整。这一切,直到他见过毛泽东后才有所改变。



2月22日,傅作义和邓宝珊一起,从北平乘飞机先到石家庄,后转乘汽车到西柏坡。当晚,毛泽东就到他的住处看望了他。傅作义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很惶恐,他赶紧说:“毛主席,我有罪!”毛泽东却说:“不!你有功!抗日战争你为人民立了大功,和平解放北平古都,你又为人民立了功,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这让傅作义心情大好。



第二天回到北平时,大家都看到傅作义面貌一新,与去石家庄之前判若两人。4月1日,傅作义向全国发表通电,表示拥护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建国后,傅作义被任命为新中国第一任水利部长。



对新中国建设充满信心的傅作义,把自己的弟弟傅作恭从美国劝回,让这个水利专家回国效力。傅作恭回国后被派往甘肃搞水利建设,结果在三年困难时期,被打成右派后饿死在酒泉夹边沟农场。半年之后,傅作义在去甘肃检查工作时才得知弟弟的死讯。这成为傅作义一生最追悔莫及而又无法挽回的一大憾事。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