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难当大任,当今世界仍是美领导单极时代!

有些时候,只有爆发危机,才能驳倒学术上的时髦观点。目前流行的观点认为“其他国家崛起”,世界出现新的“无极状态”。国际社会对利比亚局势的反应表明,上述说法大错特错。在描述冷战末的“单极时刻”时,查尔斯·克劳萨默说错了一点:我们经历的并非单极时刻,我们在见证单极时代。为什么?因为“其他国家”——也就是中国和印度——不能也不愿发挥领导作用。

英法需要美国领导

外交政策辩论中的现有流行做法是说,美国正在衰落,相对于亚洲而言尤其如此。新衰落论者通常会罗列一大堆惊人的统计数据,证明印度和中国的经济增长率高,军费开支高,能源消耗高。新衰落论者的说法有道理:原始数据确实给人以深刻印象。但是,权力可远不只是数字。它是政治领域最难以捉摸的概念。除非是在运用的时候,否则通常无法准确衡量。

西方最近决定对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动武。这个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人们原本认为,由于受到严重金融债务危机的困扰,美国政府不愿为自己的军队划拨充足经费,所以美国正在进入新的克制乃至衰落时代。此外,我们的总统在动用美国影响力的问题上摇摆不定。在卡扎菲屠杀本国民众的同时, 奥巴马总统却一味慌乱和拖延。

奥巴马总统在苦恼一番之后弄清了两个问题:华盛顿需要的世界秩序要求制止卡扎菲,而且只有美国能制止他。奥巴马大谈美国并未牵头反对卡扎菲,但也只是说说而已:这种论调意在推动一项古怪的公共关系议程(中东地区真的有人认为我们没有牵头对利比亚采取行动吗?除了让西方的左翼知识分子感到满意之外,假装处在次要位置还能达到什么目的?)。在奥巴马总统授权美军制止卡扎菲之前,国际社会无所作为。英国和法国出色地提出了展开干预的道德和战略理由,但如果没有美国的领导,英法就无法采取行动。

中印难起主导作用

那么中国和印度呢?新衰落论者不是说它们是世界秩序的未来维护者吗?我们充其量只能说,它们没有加以阻挠。

两者当中,印度更令人失望。华盛顿之所以对两国关系的发展潜力感到欢欣鼓舞,原因之一在于印度是个不同凡响的民主国家。华盛顿认为,印度具有民主特性,所以会与西方保持一致。但在围绕制止卡扎菲不义行为的决议展开表决时,德里决定投弃权票,从而表明共同的价值观并未延伸到阻止独裁者屠杀民众的范畴。除非德里放弃任性和情绪化的不结盟政策的残余,否则该国在世界舞台上发挥积极影响力的可能性极小。

还有中国。无人知道中国为什么弃权,而没有扬言要投否决票。也许北京不想再次与华盛顿对抗。

但是,如果有人认为中国将崛起为全世界的领导者,就是假定北京除了维护物质利益之外,还对世界秩序有某种构想。但是,指望中国帮助铲除极端分子是不现实的。即便在距离中国边界较近的地方,在阿富汗(该国的失败可能会对中国产生有害影响),北京也不愿付出一滴血乃至一元钱(原文如此。实际上中国向阿提供了大量物质与金融援助——本报注)。相反,当北约和美国军人为南亚的稳定而战斗并捐躯时,中国却在打造一支足以在太平洋地区与美国匹敌的军队。由此产生的是一个不太和平的世界。

单极时代仍然漫长

事实表明,如果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科学家和工程师数量、在国际机构中的决策权等标准来衡量影响力,确实会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力有所了解,但那还不够。这些粗略的衡量方式忽视了领导权的无形因素:政治传统、价值观和意图。围绕世界应该如何运转的问题,西方拥有一整套理念。这种构想包括在必要时推翻残暴的独裁者。除了推动狭隘的私利之外,印度和中国无意参与国际政治。

印度是个民主国家,这意味着该国也许有朝一日会决定在意识形态上加入西方的行列。华盛顿充其量只能指望北京不要使局面恶化。不要指望中国成为国际体系当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了。

新衰落论者忽视了一点:在物质实力方面,美国对印度和中国的领先优势没有原来那样大,但美国与北约盟友有着共同的世界秩序构想, 而这种构想使美国具有了无法衡量的道德优势和正当性。新衰落论者指出,“其他国家”可能会给西方制造很多麻烦,但说到维护国际秩序,德里和北京就会袖手旁观。我们可能已经厌倦了单极时代,但这个时代还长着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