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七月二十五日这一天,楚、齐两军在濮阳城外列阵,进行了整整一天的六场公平决战。决战的结果,齐军三场马军对阵阵亡七万五千,伤七千;楚军死亡一万三千,伤六千;三场步军对阵,齐军阵亡八万五千,伤五千;楚军阵亡二万一千,伤六千。经此一天的决战,四十万齐军只剩连同一万二千的伤兵在内,也就只有二十四万了,而五十万楚军连同六千伤兵在内,还有四十七万九千,双方的战斗力量一下变得几乎一比二的悬殊。正是这样,齐军第二天也就不敢再出战了。

第二天,楚军战鼓咚咚,列阵以待,齐军不敢出战,高挂免战牌。无论楚军如何挑战讥笑,齐军就是紧闭营寨,不出门列阵迎战,齐将田横也不知哪里去了,不敢出来答话。楚军见状,只好收兵回营。是夜,楚将唐襄、方扬、云程商定,明日早上八时,各率大军十三万攻打齐军营寨,另九万(连同伤兵)留守营寨。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时开始,楚军三路三十九万同时向齐军发起猛烈进攻,经一天的轮番攻打,齐军抵挡不住,营寨快垮了,齐军急忙退回城内,紧闭城门。楚军于城外安营扎寨,将城门紧紧围住,准备攻城。

城内齐军热得象窝蚂蚁,急忙搬运擂石滚木,加固城门并用几根大木顶住。齐将田横于城楼上来回走着,低头不语,无计可施。想出战又战不过楚军,不出战,就是楚军不出战,把城门围住,二十天后,粮草断绝,二十四万齐军就得被困死在城内。想当初,齐将田横就曾进言齐王,齐赵联军南下救韩击秦,必定会引楚军渡河拦截,楚军势大,几十万大军难以突破楚军的拦截,恐怕徒劳无功而返。齐王听了其他大臣的进言,以为齐赵连兵七十万可以击垮楚军。谁知郑太后放过十万赵军到新乡,用六十万楚军拦住六十万齐赵联军,新乡一破,变成五十万楚军对付四十万齐军。齐将田横开始想用激战法,促使楚将唐襄一对一决战,以为只要一对一,就会有胜算,挽回齐军数量少的劣势,那知楚军的万人阵如此厉害。

齐将左右见田横愁闷不语,便说:“大帅!现在新乡已破,救不了了。楚军势大,士气正旺,不可与之争锋了。不如趁此时楚军围城立寨未稳,速速突围撤回聊城。现在我军士气低落,如果等楚军扎稳营寨,围城十日,那时军心涣散,想突围就更难了。”田横说:“众将军所言本帅怎会不知,可没有齐王的命令,退兵回去就是死罪也。与其当逃兵不如战死在此。”

左右又说:“可速禀大王发兵救援和通知安阳赵军向濮阳靠拢呀!”齐将田横说:“众将军!禀告大王往返需要十天,大军非二十天不能到,太迟了。何况大王现在正被项楚四十万楚军缠着,淄博恐怕也已无军可援了。安阳二十万赵军被昭阳二十万楚军缠着,怕是分兵不了了。”

七月二十九日,聊城齐军快马飞报齐将田横说:“荷泽罗湘的十万楚军已到梁山,正向聊城开拔,聊城兵虚,望大帅速速回援。”田横听后大惊失色说:“楚军想断我后路,聊城一失,濮阳齐军则无退路了。”正想分兵救援,忽听城外战鼓雷鸣,喊声震天,城上守军慌忙来报:“大帅!大事不好了,楚军准备攻城了。”田横闻报,急忙走到城头观看,见四十万楚军分四路向东西南北四门涌来,齐声高呼:“齐军投降,免汝一死。齐军投降,免汝一死。”

田横急令弓箭伺候,擂石滚木砸下,守住城门。楚军见城上齐军砸石放箭,急忙举盾后退,石头滚木砸不到,弓箭射到盾牌上。楚军实际上是在佯攻,意在消耗齐军的擂石滚木和弓箭。

城上齐军弓箭擂石一停,楚军又攻近去,这样的来来回回,不需两天,城内的擂石滚木、齐军的弓箭就会用完了。

齐将田横看在眼里,焦急死了。全部突围撤至聊城,又怕落得个弃城逃跑,临阵脱逃的罪名,被齐王问斩。分兵救聊城吧,兵少冲不出去,兵多突出去,濮阳兵薄必被楚军所破。哎!真是进退维谷。正在万般无奈之时,忽见城外聊城方向数十齐骑向城门奔来,楚军骑兵数百将其包围,齐骑左冲右突,幸好有三骑突出重围,冲到城门来,后面数十楚军骑兵紧紧追赶,田横急令开门接应,三位齐骑方能逃脱进城。哦!原来是齐王得知新乡已被秦楚两军所破,荷泽罗湘十万楚军进击聊城,急令济南五万齐军速向聊城开拔,同时命令田横放弃濮阳,速速撤军回聊城。

齐将田横得令,如获巨宝,急召将领议事说:“现大王有令,三军明日撤回聊城。但城外有四十多万楚军围住,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令三军连夜整装,今夜做足明天一天的干饭,每位将士随身只带一天干饭和一天干粮,大军须在明天日奔五十公里,过马顿河。六万骑兵(本来决战只剩两万多的,但因牵回了四万匹战马,四万步军也就成骑兵)要死死咬住十二万楚军骑兵,掩护步军撤退至河边,一万二千名伤兵要成为敢死队,死死咬住楚军步军,与其跑不掉不如战死,再组织一支三万骑兵三万步兵的敢死队死守河边,掩护大部队过河,期望能有十六万军队安全撤离。”

七月三十日天刚濛濛亮,齐军开东门,一万铁骑和一万二千名伤兵组成的敢死队冲出,挡于清河乡(濮阳县东北角),大队人马急奔韩庄村(濮阳市东)方向抢过马顿河。驻扎在濮阳县城关镇、谷家庄的方扬十五万楚军闻讯急起追截,与齐军的一万铁骑和一万二千名伤兵组成的敢死队战于清河乡,由于金堤河的拦阻,地盘狭窄,楚军的兵力不好展开,齐军的一万二千名伤兵组成的敢死队又都带足弓箭和抱定必死的决心。一时半刻还冲不过去。马家庄(濮阳市西)云程的十五万楚军也急起撞破西门,杀进濮阳走东门从后追赶。西李庄、桑新庄(濮阳市西南)一带,唐襄的十八万楚军闻讯也急起穿过濮阳县和濮阳市之间,出尧当村(濮阳市东南)往韩庄村追赶。齐军的一万铁骑见状急分出五千铁骑往尧当村阻击楚军,

一万铁骑和一万二千名伤兵组成的敢死队又怎拦得住二十几万楚军呢?不过是拖延一些时间而已。一个小时过去了,齐军的一万铁骑只剩两千往韩庄村方向逃去,其余全部战死,一万二千名伤兵组成的敢死队弓箭放尽也全部战死。

楚军三路追到韩庄村,齐军大队人马已在西田村疾速过河,齐军的三万铁骑和三万步军以严阵以待,誓死守住河岸。楚军一见,阵也不列便奔杀过去,齐军的三万铁骑急分三路阻挡三路楚军,由于齐军都抱着必死决心,所以都象发疯似的冲杀,楚军人数虽多,但在韩庄村、黄城村这两个小地方却不好全面展开攻击,所以还真被齐军的三万铁骑和三万步军拖住了一个小时,齐军一个又一个,战马一匹又一匹的倒下了,西田村的大队齐军也都过河了,最迟的也到了河心,剩余的齐骑见况,急奔过河,还被逃了三千骑兵,其余的和三万步军全部战死。齐军还真的逃走了近十六万,不错了。齐军一过河,一口气奔到阳谷县才停下,第二天,十六万齐军才开回聊城。

此时,罗湘的十万楚军已出梁山到达黄河边,见齐军溃逃阳谷,因黄河阻隔,无法拦截,也就引兵回梁山驻扎。原来郑太后命罗湘大军往梁山开拔,是要罗湘佯装攻打聊城,并非真的要他去攻占聊城,否则,罗湘大军早就到了聊城城下了。至此,楚、齐濮阳之战算是楚军大获全胜,齐军大败而逃而结束。这一战,楚军斩杀齐军二十四万,自损四万,获战马数万匹和二十几万副盔甲兵器,粮食粮草粮车一大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