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讲述中国解救在日同胞故事!哇,这就是中国政府

2011-03-24 20:51:38.0



上周抵达宫城县女川的旅游大巴是不速之客。海啸袭击了这个渔村后,通信中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一直在寒冷空旷的体育馆避难。这里是临时疏散大厅。


避难者并非都是日本人。蜷缩在大厅中央一堆毯子下的一些人是中国劳工。那辆大巴是为她们而来。


刘雪妮(音)是一名在日本生活了13年的中国公民。她走进疏散大厅,说她来自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与她同行的还有王磊(音),王磊在邻近石卷町的一家公司工作。不一会儿,几十名中国人就走上前来,在王磊周围围成一个圈,几乎都是年轻女子。他告诉她们,中国政府带她们回中国。她们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很多人禁不住哭泣起来。


这些劳工是赴日研修生,一直在女川的渔场工作。日本政府的研修生项目专门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工人在日本学习技能。批评人士说,该项目现在被当作剥削廉价劳动力的一种途径。


旅游巴士上的中国人很快卷入了一场与小镇负责人的外交争执中。小镇负责人不愿让这些工人跟中国志愿者走,因为这些志愿者仅有的证明文件是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工作的一名官员的名片以及36个工人的名字。


在疏散中心外,约有100名中国人在排队。许多人拎着一个塑料袋或背包,里面装着他们的所有家当。王磊和刘雪妮开始宣读名单上的名字,被叫到名字的人一一走出队伍。


刘雪妮开始带领一群人离开疏散中心。她们轻快地走过被夷为平地的房屋、变形的钢筋和四轮朝天的汽车。


女川町町长安住宣孝质问王磊,你以为只要说“我们走吧,我们走吧”然后就可以不通知雇主把这些人带走吗?你要知道,这是日本。王磊回答说,你可以保证你能保护她们的性命吗?这里是日本,但她们是中国公民。


根据研修项目要求,这些中国工人要在渔场做满三年。渔场也要照顾好她们。由于镇上多数渔场已经毁坏,这些规则难以执行。另外,他们多数人的护照和其他身份证明也已经在海啸中被冲走了。负责将中国公民撤出日本的中国使馆官员证实,王磊和刘雪妮正以志愿者身份为政府工作,因为他们熟悉这一地区。使馆官员没有责怪安住宣孝,因为他似乎是为了工人们好。


安住宣孝、王磊、刘雪妮和女川町多家水产公司的社长们一起,驱车回到市内给中国驻日大使馆打电话。海产品公司YKSuisan 雇有29名中国研修生,其社长木村喜一(音)说,我想确认中国政府的确希望这些人马上回国。他挂断电话后对町长说:“中国人说,日本不安全,所以想带他们走。”


安住宣孝说,如果雇主同意,他就会放他们走。在场的四位社长全都同意,女川町共有16家企业聘有中国研修生,其他社长至少有两三人已经死亡。


在太阳即将下山的时候,载着约40名中国工人的大巴开走了。木村喜一看着汽车离开说道:“哇,这就是你们的中国政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2楼的发言:
我国政府做得完全正确,有什么值得质疑的?

不接回我们自己国家的人,难道留在那里等死呀?

不清头的日本人!


老兵同志,“不清头”这种说法,您可用错了词。


中国公民在日本的那个渔场,就是签了“有效法律文件”的卖身工人,有收入的奴隶。中国政府要来接走中国公民的时候,奴隶主站出来说,他们还没有赎完身呢,不准走!这跟“不清头”这种“人们一不小心可以犯的小错误”有什么关系?这就是21世纪放在闪光灯下面光明正大给大家看的奴隶合同。


老兵同志一定知道战场上“主攻方向”的重要性吧?咱们怎么能专门替这些奴隶主避重就轻的“定性”呢?



这个真给力,这才是人民的政府该做的事情,好好支持一下下……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red___sword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2楼的发言:
我国政府做得完全正确,有什么值得质疑的?

不接回我们自己国家的人,难道留在那里等死呀?

不清头的日本人!


老兵同志,“不清头”这种说法,您可用错了词。


中国公民在日本的那个渔场,就是签了“有效法律文件”的卖身工人,有收入的奴隶。中国政府要来接走中国公民的时候,奴隶主站出来说,他们还没有赎完身呢,不准走!这跟“不清头”这种“人们一不小心可以犯的小错误”有什么关系?这就是21世纪放在闪光灯下面光明正大给大家看的奴隶合同。


老兵同志一定知道战场上“主攻方向”的重要性吧?咱们怎么能专门替这些奴隶主避重就轻的“定性”呢?


呵呵,我遇到了比我还较真的你,太幸运了!

我们皖南人称头脑不清的人就叫“不清头”。


老兵同志,借话题说事吧。您那一代,南疆上刺刀见红,跟敌人面对面——那是战场;


我们这一代,敌人卑鄙的藏在网络路由器的后面,用键盘和鼠标刺刀见红——网络论坛就是战场。这不是文学比喻,这是亡国灭种的正儿八经的桥头堡,交通沟,山头阵地。


从泥巴堆里滚过来的老兵,一听到枪声,就知道“主攻方向”,就知道该往哪里运动,该往哪里进攻——但是在电子芯片的战场上,最牛逼的“老兵”稍微一不留神,就会被伏击。网络论坛战场上,如果说“自己人”,“伤亡”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连“主攻方向”都没有搞清楚,只要一句话,被敌人抓住把柄抓住命门,就会被往死里揍,死无葬身之地。


“不清头”这句话,不是跟您矫情它的文学意义——而是跟您解释“主攻方向”。现在这个贴子里面的狗还不多,而且狗想要吠,在这个贴子里面也比较困难。但是您肯定见识过狗吠得利害的贴子,您肯定见识过被狗咬得“伤亡惨重”的贴子,您肯定见到过被貌似无懈可击的狗的理论,带动着一起上窜下跳,的普通中国网民的发言……


老兵同志,“这个战线”,不比漆黑深夜里中越犬牙交错的伏击线要含糊。


丫的为什么不让那些个逃到世界各地的日本人先申请,难道他们都没跟公司签过合同么~!

 以下是引用清雨冰岚 在第5楼的发言:
丫的为什么不让那些个逃到世界各地的日本人先申请,难道他们都没跟公司签过合同么~!


见6楼。


日本人在广大中国精蝇的口里的“高素质”,处处体现出来了啊。处处都“讲法律”——没赎完身,地震、辐射、流感、瘟疫了什么的,也不能走,合同在我这里呢。


中国大使馆也讲法律——这是危机时刻大使馆对本国公民的人道救援,要赔钱,上中国的法庭去告中国的出国中介公司吧。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