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电站

由于福岛核电站局势在短期内没能得到控制,致使大批在日外国人纷纷撤离日本。连日来,成田机场人满为患,从宫城、福岛、岩手等灾区涌来的中国实习生和留学生在机场等待中国方面派出的包机,而关东地区的在日华人则纷纷抢购高价机票,或在国内父母亲人的“逼迫”下紧急撤离。东京的羽田机场和成田机场在18日、19日迎来了外国人出国的高潮。《中文导报》记者3月17日在成田机场见证了撤离时刻。


成田机场人满为患,中国东方航空、中国南方航空,以及飞往香港的国泰航空等柜台前排起了长龙。一名飞往广州的中国人对《中文导报》记者说:我在震前就定了机票,是正常价格,没想到现在涨成这样,更没想到今天会挤成这样。





中国人成田机场大撤退即景





中国人成田机场大撤退即景


一位正在排队办理登记手续的华人告诉记者,我的票是父母帮我在国内预约的,飞广州的单程机票已经涨到8000元人民币,这两天还要高。 一家四口华人在机场铺开褥子,准备安营扎寨。他们告诉记者,父母正好在日本探亲,碰到这种灾难,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决定撤回国。他们已经定好了18日的回国际票,但还是抱着早走一天好一天的希望,提前赶到成田机场,看看能不能换到17日的机票。


另一方面,家人担心交通状况不好,所以提前一天赶到机场。如果换不到当天票,就准备在机场过夜。


记者碰到三位来自广州的城西国际大学的女留学生,21岁。她们来日留学只有半年,3月份学校刚放春假。不少同学利用春假都提前回国了,她们留下来想找工作打工,不想碰上了大地震。


国内的父母听到消息,看着电视,心急火燎,抢着帮她们预定了国泰航空的机票,叫她们先飞往香港,再转回广州。她们三人结伴,赶到机场,希望能尽早回国,让父母放心。





中国人成田机场大撤退即景


在东航MU164航班的登机手续队伍里,一对男女学生告诉《中文导报》记者,他们本人在东京感受还可以,看到周围的日本人比较镇定,日常生活依旧,没有撤离的危机感。


但国内的父母死活不答应,天天电话追踪,还从上海传过来预定的单程机票,一张约需要一万二、三千人民币。所以,他们不走也不行,是被父母“逼回去”的。


一名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华侨对记者说,他为了回印尼参加哥哥的婚礼,一个月前就定了机票,不想碰上了重灾。他在一家日本小公司工作,人手不多。


现在这种时候自己回国,感觉很过意不去。今天来到成田机场,看到这么多中国人等着回国,感受到问题非常严重。另一名在日华人则花了40万日元抢到两张全日空的机票,先把儿子、女儿送回了上海。







中国人成田机场大撤退即景





中国人成田机场大撤退即景


在成田机场第二候机大楼的三楼出发大厅的南侧,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设置了临时登录点,专门为来自宫城、福岛、岩手、茨城等重灾区的中国实习生和留学生办理回国包机的登录手续。


长长的队伍虽然拥挤嘈杂,却充满了在日中国人急于回国的迫切心情。得到登记的灾区中国公民只要支付3万日元就可以上中国的包机。当时的专机飞往沈阳



中国人成田机场大撤退即景





日本地震重灾区岩手县本周三开始下大雪,避难所都没有暖气,令灾情雪上加霜。图为市民在加油站轮购汽油。




3月16日,在日本岩手县大船渡地区公民会馆避难的民众排队领取食物。中新社发 侯宇 摄




3月15日,日本9。0级大地震和海啸过去后。日本岩手县的一个小镇变成了一片瓦砾,人们在这片地区搜索被困人员和能够使用的物品。



3月14日下午,两名日本仙台市的女性在看关于福岛核电站的报道。报纸头版写道《第三号机组也发生氢气爆炸》。据报道,位于福岛县境内的福岛第三核电站发生了氢气爆炸。中新社发 侯宇 摄



3月18日,在日本北部陆前高田的一座避难所内,一名在灾难中失去丈夫的妇女(左)在遇到自家亲属时哭泣。


3月13日,日本宫城县,一名受灾女子坐在路边大哭。


这是3月18日航拍的日本本州岛北部在经过地震和海啸后的景象。新华社/路透





3月18日,一架钢琴在日本宫城县灾区的房屋废墟里。新华社/法新



3月12日,在日本宫城县名取川市,人们撤离已被摧毁的村庄。新华社/路透





日本灾区实拍


2011年3月16日,在日本大地震重灾区岩手县大船渡市一个避难所,一名老人在给自己未满周岁的孙子喂奶。据日本政府16日上午的最新统计,目前,已有3000多人在3月11日发生的里氏9。0级大地震和引发的海啸中丧生,1万余人失踪,成千上万的人无家可归。




3月16日,在日本大地震重灾区岩手县大船渡市一个避难所,一名男子在一个临时营业的便利店购买食品。






3月16日,在日本大地震重灾区岩手县大船渡市一个避难所,一名小女孩站在地板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