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核灾难促中国发展安全核能钍技术

至诚大兵

日本地震导致的核泄漏事件,引发了全球对核安全的普遍担忧,德国将暂停延长核电站运营期限计划3个月,并对所有17座核电站的安全性进行毫无保留的彻底检查,并且暂时关闭7座建于80年代的核电站。

虽然日本的核泄漏已引发中国反思核电建设,国务院近日称将调整核电规划,暂停审批新项目,但是,中国现有6座核电站13台机组运行,此外还有12个在建的核电站,25个筹建中的核电站。

在这日本福岛核泄漏灾难引发恐慌的时候,我们欣喜地看到了《英报关注中国发展钍反应堆技术,称安全性远超传统核电》的报道,英国《每日电讯报》3月20日文章:安全核能的确存在,中国正率先发展钍技术――报道声称,在海啸破坏福岛的铀反应堆并摧毁公众对核能的信念时,中国透露它正推出一项竞争性技术,建设一种更安全、更清洁、最终也更便宜的以钍为基础的反应堆。这报道让我们感到欣喜和高兴,因为日本核泄漏灾难的教训,促使中国转而开发和发展比目前核电站更安全稳定的核能钍技术。

根据“十二五”的核电规划,到2020年的核电装机规划将提高到 8600万千瓦。未来10年,中国将要修建的核电站规模达到其他国家总和的三倍。这样的态势,就形成了一对矛盾,一方面中国要千方百计建设越来越多的核电站,为国内需要提供可靠的电力来源,另一方面却因建设越来越多的核电站而可能遭遇日本福岛核泄漏灾难的风险,让使用电力的公众产生担忧。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开发更安全更稳定性能的核技术,并运用这更安全更稳定的核反应堆技术,建设越来越多的核电站,才能既满足电力的日益放大的需要,又免除公众对核电站泄漏灾难产生的担忧。

核电站更安全稳定的核能钍技术,此时在中国应运而生了。

虽然此技术的开发研究,如同英国媒体的报道那样,“这一事件没有引起公众的关注——除了一些对钍有浓厚兴趣的人——但它可能标志着能源政策的战略领导地位正从缺乏生气、安于现状的西方转向一个愿意打破成规的崛起的技术大国。”在我这外行看来,这可能是核技术划时代的突破,它的意义在于“如果中国发展钍基反应堆的努力取得成功,将极大地改变全世界的能源版图。并可能避免一场因亚洲的工业革命与西方固有的消费相碰撞而引发的灾难性冲突。”

尽管我们公众不懂得这能使核电站更安全稳定的钍技术,就连这个专用术语也是首次听说,可是其中的科普原理的理解及其重要意义,并不需要高深的知识。我们并非要成为核能专家,并非要求能够说清道明其深奥内涵,我们只要知道将会因核能钍技术的产生与运用,使得类似日本核电站泄漏灾难的悲剧性事件几乎可以避免就行了。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介绍说,钍是一种有银色光泽的金属,钍反应堆不会像三里岛、切尔诺贝利和现在的福岛核电站一样容易失控。早在上世纪40年代末,美国物理学家就研究过钍燃料。与铀相比,钍的中子产额更高,裂变率也更高,燃料周期更长,而且没有同位素分离的额外费用。该计划后来被搁置,因为钍不能产生用于核弹的钚。但钍可以烧掉旧反应堆里的钚和有毒的废料,减少放射毒性并充当生态清洁剂。

报道声称,中国科学院已经选择了“钍基熔盐反应堆系统”。这种液态燃料的概念是上世纪60年代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物理学家开创的。中国科学家声称,钍基反应堆产生的有害废料要比铀少得多。该系统也不大容易引发灾难。美国航天局前工程师、钍专家柯克·索伦森说:“钍反应堆有惊人的安全特性。”他说:“如果反应堆过热,一个小塞子会熔化,盐会排入一个容器,不需要电脑或日本那种被海啸破坏的电子泵。反应堆会自救。”“反应堆在大气压力下运转,所以不会发生在日本看到的那种氢气爆炸。不会有辐射释放出来。”

哈德斯菲尔德大学教授罗伯特·齐温克西说,钍必须被中子轰击以后才能推动裂变过程。他说:“没有连锁反应,光子束被切断的那一刻裂变就会停止。”主持英国钍研究团队的齐温克西说,一旦发生危机,反应堆剩余释热也会比铀反应堆少得多。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最后这样预言和祝福道:中国人将很快在钍技术和熔盐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祝他们好运。他们正帮人类一个大忙。我们也许可以平安度过这个世纪,不会因能源不足而彼此攻击并毁掉地球。

核电是中国“绿色经济的希望”,我国不能因噎废食放弃核能的开发步伐。为我国核能科学家认真吸取日本核能危机教训,在中国率先发展安全核能钍技术而欢欣鼓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