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周恩来:鲜为人知的第一手材料 第二部分 四次痛哭 3

权延赤 收藏 3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8.html[/size][/URL] 我心里咯噔一下,周恩来太厉害了,他怎么一下子就猜想到是家里出事了?   “没听说什么事呀。”我努力镇定自己,“南方局……”   “你不要南方局,南方局。”周恩来真火了,“南方局越有事他们越往我这里跑得勤,怎么会不露面?滑稽!”   我一怔,被噎住了。可不是吗?越有大事急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8.html


我心里咯噔一下,周恩来太厉害了,他怎么一下子就猜想到是家里出事了?

“没听说什么事呀。”我努力镇定自己,“南方局……”

“你不要南方局,南方局。”周恩来真火了,“南方局越有事他们越往我这里跑得勤,怎么会不露面?滑稽!”

我一怔,被噎住了。可不是吗?越有大事急事,董必武他们越来得勤,甚至几个人一起来,请示商量。南委组织部长被捕叛变,带领特务破坏了广西省工委,董必武和邓颖超就是当即赶到周恩来这里,马上商量决定将受到威胁的湖南省委书记高文华调回重庆。如果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怎么可能不露面呢?

“他们研究什么事,也不会告诉我呀。”我终于找出一条理由。周恩来用狐疑的眼光最后打量我一遍,挥挥手不再说什么。他显然不信我讲的话,但也不好再逼我。不该知道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能说,这是他严格遵循并且严格要求我们必须做到的原则和纪律。

第三天,吴克坚来了。他问候周恩来也罢,汇报一般情况也罢,周恩来都不作声,两眼就那么望着吴克坚,目光严肃、真诚、认真。吴克坚再有城府再有水平也承受不起周恩来的目光,越来越不自然,脸上的肌肉全僵硬了,笑不像笑,哭不像哭地勉强问一声:“周副主席有什么指示?”他似乎急于想溜,舌尖在干燥的嘴唇上舔过一下,很快又接一句:“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家里是不是出事了?”周恩来劈头问了这么一句。

“没、没什么……”吴克坚僵笑着耸起肩膀,摊开两手。

“要是不能说,你就不要讲话。”周恩来突然严厉起来。他平时和蔼可亲,所以稍露严厉,分量就十分重。“但是不许说假话!我再问一遍,家里是不是出事了?”

吴克坚嘴唇翕动一下,没作声。

沉默中,周恩来点点头,声音转柔和:“这就对了,你回去吧。”

吴克坚刚走,周恩来就要下床:“小何,我马上出院。”

“哎呀,”我忙上去拦挡,“不行,刚拆线,你伤口还没愈合好……”

“你不要讲了,我一定要出去。”

我明白,事情到这一步,谁也拦不住了。只好退一步说:“那也得办出院手续,要车来接啊。周副主席,我现在就去联系,你先躺下歇歇……”

靠这个办法,才拦住周恩来没有马上走。办过手续,向董必武联系后,大家都知道拦不住了,第二天一早就来车接周恩来回红岩村。

下车时,周恩来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脸色变得苍白,也不多话,匆匆奔向办公室。他过去走路快,但现在刀口没全长好,这样的急步令人担心。我想追上去挽扶,被他甩开了,一溜小跑似地进了办公室。

邓颖超听到响动,正迎出来,周恩来已经抢先一步跨入办公室,一眼看到邓颖超臂上的黑纱,猛地停下脚步,恰似面前突然横出一道万丈深渊,仿佛再走一步就会坠入黑沉沉的渊底。

片刻的惊愕,那沉甸甸的寂静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周恩来那浓黑眉毛下的两只本来十分精神的两眼刹那间变痴变僵,直瞪瞪地望着邓颖超,凝固了。好像很久,又像只有两三秒的时间,当邓颖超脸上浮起一种歉意而又悲痛的神情欲有所言时,周恩来才猛抽一口气,从恶梦中惊醒一般,目光忽然惶恐地战栗了,他的嘴唇抽搐着,睫毛抖得厉害,好像内心受到猝不及防的巨大冲撞,全身都跟着颤抖起来,终于从胸腔里冲出一声:

“怎么,怎么回事?”周恩来从来不曾这样失控失态地显出慌乱,以致于邓颖超难过地低下头,没有敢说出话。周恩来已经左右扭动着颈项,连续问着:“出了什么事?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实,以周恩来的聪明,早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这一悲痛的现实。

“老爷子……去世了。”邓颖超终于小声地说了一句。

周恩来的身体一阵悸颤,随即摇晃一下,我忙扶住他左臂。他没有感觉,两眼仍然痴痴的,好像还无法接受这一现实。邓颖超继续小声说:“中风,很快就不行了,三天前去世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