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日本不是中国的朋友吗?我明确的回答,不是,最多只是表面的朋友,酒肉朋友,绝对不是真朋友。


有人问:为什么我们没有汉唐那样的大国胸怀?我要反问:汉唐的胸怀很大吗?汉有虽远必诛之语,唐有征服万方之举,包容是在征服之后,作为精英,还不能看透这一点?汉唐在当时与今日之美国,实不相上下,你看美国能够容纳各国移民,荟萃世界精英,但是,这是建立在霸权基础上的,汉唐在当时有今日美国于世界的实力,所以有类似今日美国的胸怀---也有类似今日美国的霸道。----必须知道,老虎可以有王者之风,狼却必须贪婪狡诈,今日世界,第一梯队只有一个美国,中国连在第二梯队站住脚都还很勉强,在狼群里面都还算不上头狼,就要拿起老虎的架子,实属可笑。


还没有成为真正大国就在做大国梦的精英们,知道日本有右翼,但是高叫包容却不能包容、不能认同中国也会有部分人的思想会偏向自己的右翼,日本有右翼组织,中国的精英们认同,中国没有右翼组织,所以中国的精英们也不认为中国人可以有右翼思想。其实这不足为奇,满清入关,精英们争相效忠,恬然无耻,日本侵华,精英们曲线救国,洋洋自得,你看死在抗日前线的,大都是大字不识,被精英们视为蝼蚁的草根。然而正是草根们,扛起了我们民族的脊梁!若是没有狭隘的民族观念,中华民族已经不复存在。若是没有狭隘的民族观念,西班牙不能从摩尔人手里独立以致称雄于世;若是没有狭隘的民族观念,英吉利不能成为日不落帝国;若是没有狭隘的民族观念,法兰西何以自立?普鲁士何以崛起?俄罗斯怎能扩张?精英们所媚的日本人,也是在狭隘的民族观念中走向世界的,以色列人更是民族主义的楷模!没有民族主义,他们就永远都只能做国际难民!至于二战后,原本世界大国所有的殖民地纷纷独立,都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在支撑啊 ---我们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我们的民族主义的觉醒,我们之所以今天还是落后,是因为我们的民族主义觉醒的太晚,而且到现在还觉醒的不够充分,部分精英们的民族主义到现在还没有觉醒!还不够狭隘!近代国家的建立,正是民族主义的觉醒!而作为一个人,多少总该有点民族观念吧?


从汉唐以来,中国何曾辜负日本?日本负中国何深?历史上,他们又岂止发动那一场战争?他们的右翼还可以公然反华,我们有右翼思想的同胞,还不能发点牢骚?日本和美国英国曾经是朋友,日本给朋友的礼物是珍珠港事件,于是,他现在只能做美国的仆人,---当然,美国人在表面上,称日本是朋友,可是骨子里,提防日本比提防中国还厉害,精英们不会不知道吧?


朋友是相互的,君不见,妈妈多半都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只和可以交朋友的人成为朋友,朋友要有信誉,要互相帮助,要能够共患难才是真朋友。日本只有利用别人,算计别人,伤害别人,心胸狭隘,自私自利,-----我真是觉得奇怪,日本人作为个人,每个人的品质并不是很差,可是他们集合起来,他们的集体性格,集体品质,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要说包容,汉包容了南匈奴,结果五胡乱华,唐安置了党项,至于西夏猖狂。汉唐死要面子的光荣背后,是难以下咽的苦果,乃至于民族差点灭亡!作为精英,有空少去看点爽文,多去读读沉重的历史。你就会发现,一个个的人挣扎求生,相互竞争亦是弱肉强食,一个个的民族何尝不是如此?日本人的“集合”如同草原的狼,大海的鲨,深山的蛇!纵然我们今日出自人道主义,给予帮助,心里也必须知道,这是在给狼治病,在给鲨养伤!“未可抛却一片心”尤其对于有多次前科的国家,口头上和他们称兄道弟也就罢了,这时候给予援助也就是了,有同胞提醒国人,却也未尝不是好事。拿出什么包容,什么仁义,来堵同胞的口,在日本右翼疯狂叫嚣、肆意杀戮的时候,为什么不把这两大利器祭出来,去春风化雨,和光同尘?


好吧,不说历史,只看现实,“而目前,中日之间还存在着许多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双方相互依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日本是中国的战略伙伴,当今世界的生存规则,不再是谁征服谁,而是取得一种多赢的生存状态。” 这正是如本文开头所言,大家不过是在和平年代分享和平红利,“共富贵”罢了,做酒肉朋友而已,说到底,大家仍然是竞争关系,只不过在博弈中大家可以取得自己想要的而已,有共同的利益关系,但是,这绝不是真正的朋友关系,没有相互维护,没有相互付出,没有真诚的交心,没有坦诚的态度!压根就没有同患难的愿望!只有虚伪的礼节、恶心的做作、赤裸裸的交易而已!


不错呀,人皆有恻隐之心,对于在地震中受灾的日本人,我们应该有同情之心,这是我们的人性,但是,人性不只是同情一项!人们趋利避害,对于有危险的因素,天然有一份警惕,这难道就不是人性?


其实个人觉得在这场争论中,草根对日警惕,和精英对日同情,之所以形成对比,大可以在历史上找找渊源。过去如此,或许未来仍然如此,如此而已。


吕世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