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7.html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放你走?”

“主席……恋旧。”

“什么?恋旧!你听谁说我恋旧?”

“反正我知道。骑过的老马,有好马也不换。穿过的衣物,用过的笔砚茶缸,一用就习惯就有感情,再有了多好的也不换。就比如你手里这根柳木棍,那算什么?不过是孙振国扛行李包袱的木棍子。离了延安他送给主席用,主席一用就再不肯换,掉到山下,宁愿等人捡回来也不肯换根新的。一根本棍子还这样,我可是个大活人呢,主席用惯了还肯放吗?”

“哈哈哈,”毛泽东笑了,“小鬼,什么时候把我研究了一番?嗯,可是我喜欢你呢,想要你来呢。怎么办?总得有一个人妥协。”

“那就只好我妥协了。”

“不能太委屈你,我们双方都作一些妥协。”毛泽东认真地望着我说:“大道理不讲不行。你到我这里来,我们只是分工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你为我服务也是间接为人民服务。可是,光讲大道理也不行。三八年,当我的卫士,地位够高,职务太低。我给你安个长,作我卫士组的组长。”毛泽东略一沉吟,做个手势:“半年,你帮我半年忙,算是借用,你看行不行?”

“行。”我用力点头。

“好吧,你会找叶子龙谈谈,他对我更有了解。”毛泽东将手轻轻一拂,我便退下。他独自回了窑洞。

后来据传,毛泽东在与我谈话前,已经听说了我不愿干的消息。他当时怔了怔,忽然把手朝外一指,大声说:“你们不要研究别人了,我就要他!”

我嘴里说不愿干,心里也这么想,然而一旦干起来,还是全力以赴。对工作热情负责,是我参加革命后养成的习惯。不懂偷懒,也不会偷懒。我干特务员、勤务员、卫士,有十多年经验,善于察颜观色,善于理解领导意图。来到毛泽东身边,对他的习性很快便熟悉了。要茶、要饭、要书、要笔,甚至是见不见客,他只需递个眼色我就知道该怎么办。有时他刚想到我就替他办了,连眼色都不用递。这种默契配合使毛泽东大为欣赏,几次抚着我手背说:“我们很合得来。你是善于发现规律的人。”

于是,我的预言被证实:毛泽东同我有了感情,舍不得放我走了。

1948年2月,中央前委机关住在杨家沟。一天,我给他送茶,他正在窑洞里踱步,像是思考什么重大事件。我不便惊动他,将茶水轻轻放在桌上,悄然退出。

可是,身后传来毛泽东的召唤:“银桥,你不要走。我要跟你谈谈呢。”

我转回身:“主席有什么事?”

“今天是19号。”毛泽东搬着指头:“8月到9月,9月到10月……今天是2月19号。半年,整好半年……”他望着我,迟疑一下,小声试探:“你,还想走吗?”

我垂下头,心里很矛盾,最后还是选择了讲实话:“想走。”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