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这个穿越者名叫岳名威,只有二十岁,穿越前是某军区特种部队的战士,昨天回家探亲的路上,途径一个小县城,在小县城的旅店寄宿,不曾料想,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七十多年前的东北。老天真是捉弄人,别人穿越好歹还带过来一块手表什么的,而他除了一身衣服,别的都丢在了二十一世纪的那家小旅店里,更可气的是,就连一双皮鞋也没带过来,当时他穿越的地点又偏巧是荒郊野外,没办法只好光着两只脚丫子一路走过来。


他意识到这点,就不再怀疑了,因为一路上的景象,以及这个破败的村落,面前这个黑矮子身上的衣着是最好的说明。


岳名威呆呆地坐在炕上,一想到再也见不到父母,朋友,心里便感到说不出的悲凉。就好像被抛到了荒凉的月球上,是一种万分孤独,万分无助的感觉。


岳名威一脸愁苦地在那坐着。黑汉子也不好意思撵他,心想,这个人肯定是小鬼子占了东北之前由关外过来的,不知又在哪个山窝子里了,所以才会不知道小鬼子如今已经占了整个东北,成立了满洲国。一听我说起小鬼子,可能担心回不了关外的家了,所以才会这么伤心。


黑汉子在炕上躺了一下午,睁开眼睛,见外面月亮都出来了,而那个陌生人居然躺在自己身旁睡着了。就推了他一把,喂,看样子你小子是打算在我这过夜了,我这屋里就我一个光棍,正愁没人陪呢,饿了吧,灶台上还有一把高粱米,淘吧淘吧,再到屋外菜园子揪几把小白菜,弄锅菜粥。你总不会让我伺候你吧。


岳名威的情绪早就最初的无助中平静下来了。想到来到这个时代或许可以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心底反倒有一丝莫名的喜悦。没有穿越之前,通过反映抗战的小说影视剧,从小就对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日本法西斯痛恨到极点,现在终于有机会同鬼子真刀真枪地大干一场,这无疑是踏破铁鞋都难找的好事。


现在最要紧的是找一个落脚的地方,这黑矮子家里就他一个,我不如就暂时住在这里吧。心里这样想着,岳名威就问黑汉子,兄弟,在你这呆了一下午,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呢。


叫我大黑就行,村里人都这么叫我。岳名威一听这个名字就想笑,他小的时候家里养过一条狗,就叫大黑。


大黑呀,你们这个村子的地主坏不坏?


你是问刘老财呀,那老小子还行,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昧良心的事,不过就是有一点不好,抠门,给他做长工,他变着法扣你工钱。那年闹饥荒,我实在没办法去给他扛活,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到年底算账,他本应该给我半袋子苞米,半袋子土豆,可是他掏出个本子,上面记着我哪天给他赶车丢了个马车板,哪天到野甸子里放羊,让狼咬伤了一只羊……结果,我只得到五个土豆。把我气得,一拳就把他门牙打掉了,这下我非但连那五个土豆都没得到,反倒欠了他半袋子苞米,半袋子土豆。


岳名威因为后世的教育,只听说过这个时期的地主老财如何欺男霸女,如何鱼肉乡里,他这么问是想替民除害。可是听大黑这么说,好像刘老财的罪过并没有达到需要镇压的地步,于是不甘心地问,刘老财有没有抢过谁家闺女,或者把村里人逼得上吊跳井,再就是有没有霸占过谁家的好地?


他刘老财要是坏到那份上,我们早把他家房子点着了。他早先也是个穷人,还不如我呢,连裤子都穿不上,要不是娶了城里药店掌柜的傻闺女,他也发不了家。没等小鬼子来这,刘老财就携家带口跟着他老丈人跑到关外去了。大黑道。


你们这周围总该有个镇子吧。岳名威问。


五家站,离这二十六里地。


五家站的警察署有几个伪警察?岳名威问。


十二个。年初过来一个家伙说日本人让村里人每人带一只鸡到镇上办良民证,以后没有良民证就当胡子抓起来喂狼狗。妈的,为了办狗屁良民证我用半口袋高粱跟人家换了一只鸡,害得我到城里讨了好几个月的饭才算熬过来。大黑恨恨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