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王王亚樵:民国往事 五 与蒋介石不共戴天 6. 老蒋魂断太乙峰

张桥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size][/URL] 太乙峰位于庐山含鄱口东南。庐山登山古道旁,有一处坡势平缓的地方,此处石径横斜,楼阁掩映,竹影萧萧,被人称做仙境。其气候夏季清凉,冬季温暖,四季温差不大,常年春意盎然。所以当地有句民谣:“太乙太乙,神仙府第,冬暖夏凉,心旷神怡。” 清朝初年,这块小小的风景胜地被开发出来,辟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太乙峰位于庐山含鄱口东南。庐山登山古道旁,有一处坡势平缓的地方,此处石径横斜,楼阁掩映,竹影萧萧,被人称做仙境。其气候夏季清凉,冬季温暖,四季温差不大,常年春意盎然。所以当地有句民谣:“太乙太乙,神仙府第,冬暖夏凉,心旷神怡。”

清朝初年,这块小小的风景胜地被开发出来,辟为“建业丛林”,实际上就是皇亲国戚避暑养身之地。太平军焚毁寺院后,至清末民初,渐渐又有民居,康有为曾有诗云:“太乙峰头太乙村,七人筑室各柴门。”

民国初年,广东籍文人与退役将领曾晚归、古层冰等人听友人说庐山气势巍峨,风景秀美,非常羡慕。由于各种偶然机遇,他们先后到庐山,先在山南栖贤寺附近居住,建了“葛陶斋”、“寒泉亭”等庐舍。每天修身养性,卧石听泉,好不惬意。但没过多久,他们发现太乙峰下“建业丛林”遗址一带风光更好,暗叹到底是“天子眼光”,这里风水果然不同凡响。如今“天子升了天”,这些退役将领们决意在曾经卧龙的地方卧一卧这把老骨头,于是将这块地皮买了下来,并兴师动众,成立了工程计划委员会,请曾任国民党南昌行营课长和庐山军官训练团建设设计组组长的刘一公主持,设计并建造中西结合的别墅群。该别墅群于1921年破土动工,历时八年,耗资数百万,1930年竣工,因地处太乙峰下,于是以“太乙村”命名。

太乙村群山环抱,面向东南,背负太乙、九奇诸峰,前临鄱阳湖。村内有小桥流水,林荫石径相连。有着古色古香的幽静,各别墅周围种植着梨、桃、杏、李等果树,以及冷杉和各类奇花异卉。这些广东籍的将领都曾漂洋过海,对于西方文明耳闻目睹,羡慕西方人“会快活”,不满足于中国皇帝的宫廷养身之道,他们在村内还建造了运动场、游泳池、金鱼池等场所。整个别墅群坐北朝南,空气流畅,阳光充足,南向视野开阔。建筑群构图灵活多变,18栋别墅依每个主人的爱好而各具风格。虽然每栋房屋造型不一,色彩、质感、构图有异,但整个群体使人感到和谐统一。每栋别墅门前都有卵石小道、花园和淙淙泉流。“林中暗淡高低树,雾里微茫来去帆。”站在每一栋别墅的阳台上,都可以看到烟波浩渺的鄱阳湖和脚下重重叠叠的峰峦。太乙村村口和村后制高处,为安全考虑,都建有高耸的碉堡。因为太乙村的主人们都是将军,所以山下的百姓将其称之为“将军村”。

太乙村建成后,享誉海内外,许多要人纷纷慕名而来。冯玉祥、蔡廷锴、李四光等人都曾在此小住。将庐山视为“夏都”的蒋介石,除了常在“美庐”驻足外,光顾最多的就是太乙村,只要来庐山避暑,就要带宋美龄来太乙村遛达遛达。有时甚至步入山林深处,静发幽思。

1931年的夏天,蒋介石、宋美龄和众随从临时改变行程,坐军舰沿长江来到庐山,住进了太乙峰上的别墅。由于没有乘坐飞机,因而幸运地躲过了王亚樵布下的第一重“封锁线”——郑抱真率领的杀手们在南京机场潜伏了一天一夜也没见飞机起飞,只好无功而返。

待蒋介石上庐山之际,第二组已经做好了刺杀的准备——华克之等人一接到王亚瑛等人送来的武器,就在一处隐密的竹林里把火腿打开后将枪装好,装扮成游客模样,分别埋伏在“美庐”至太乙村之间蒋介石可能经过的地方,密切监视蒋的行踪,伺机出击。

6月14日,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装扮成游客的杀手陈成,正坐在太乙峰下的一株古树下耐心等待杀机。忽然,他看到不远处崎岖的山路上,蒋介石正坐在一副滑竿上,悠闲十足地往山下太乙村方向而来。由于地势险峻,山路崎岖,虽有一个庞大的卫队跟着,但拥在蒋介石身边的卫士则只有六七个人。而且这六七个人,由于山路崎岖的原因不得不分散开来,成一字形通过,这就使得蒋介石的身体经常会暴露出来。

陈成觉得这是天赐良机,为了绝对准确,他想等蒋介石再走近些,争取一枪解决。不料这时候,突然从树丛里钻出来一个人,此人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往陈成的隐身之处而来。

原来,这个原本非常“精彩”的暗杀计划,却因为一个微小的疏忽而被暴露了。王亚瑛等人到庐山后,刺杀组人员取出枪支埋在太乙峰前的竹林中,将火腿丢在附近。蒋介石的侍从们在巡逻时,发现被丢弃的火腿,中间空空的好像装过东西,仔细一闻还有一股机油的味道,从中判断出有人携带枪支弹药上山了。因此,蒋有行动时,警卫队总是分成明、暗两组,一组在蒋介石周围警戒,另一路进入到蒋介石沿途的树林、竹林中暗暗保护。

陈成见自己眼看就要暴露了,只好豁了出去。他从隐蔽处跳出,举枪便打。由于不是计划内射击角度,而且时间仓促,枪击未中。一枪未中,陈成还想开枪,蒋介石训练有素的卫士已经飞奔上前用身体护住他,并同时向陈成开火。陈成根本无法还手,身中数弹,倒地身亡。从树丛里出来的那个卫士恐陈成还未死,又走上前对准他的脑袋开了两枪。

蒋介石吓得胆战心惊,脸呈蜡色,却并未受伤。直到卫士报告刺客已死,这才慢慢稳住神。故作镇静地将手一挥,示意继续前进,装出一副天裂于前山崩于后而不惊不乍的大将风度。几个卫士将陈成身上搜索一遍,发现除手枪外,别无他物。卫士向蒋介石报告后,蒋介命令侍卫:“把他埋了,不要声张,权当无事。”

庐山刺蒋未成,王亚樵重新把希望寄托在了南京的行动组身上,他命令郑抱真等人召集队伍,准备在南京城再次谋刺,同时他还委派自己的妻子王亚瑛赶赴南京,负责联络。

枪击事件后不久,蒋介石便从庐山返回了南京。6月25日,蒋介石从庐山归来后已一个星期。来自全国各地的请愿的学生依然聚在南京,不愿散去。蒋介石在滔天的怒骂声中,只好答应在中央军校礼堂接见部分学生代表和新闻记者,并发表演说。

郑抱真等四位杀手和负责总联络的王亚瑛等都混进了会场。但由于里面戒备森严,主席台又离人群有一段距离,王亚瑛觉得刺杀成功的可能性极小,就把头上戴着的白色太阳帽拿了下来,放在胸前。

王亚瑛是负责总联络的,她去掉帽子,就是告诉郑抱真等人“暂缓行动”,郑抱真等人只好停止行动。

1931年“九·一八”后,全国反蒋呼声日高,蒋介石在12月25日的国民党四届一中全会上被迫二次下野。王亚樵只好抽回了南京的人马。

在庐山险些丧命之后,蒋介石密令戴笠从速破案,并嘱咐封锁被刺的消息。戴笠对王亚樵的行事风格非常了解,在排除了众多嫌疑人后,基本确定这多半是王亚樵所为,但却苦于没有证据,拿王亚樵没辙,只是让人放出风声:“本党一直视王亚樵为朋友,望他不要再做伤害委员长之事,否则我必杀他。”

这话听起来好像还有井水不犯河水的味道。实际上戴笠捕杀王亚樵的计划早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片刻也没有放松过。

蒋介石遭遇此次暗杀,对王亚樵深感恐惧,惶惶不可终日。据说,有一次蒋介石一觉醒来后对宋美龄说,他梦见王亚樵拿着一把利刃追杀他,却没有藏身之处。不管这是真是假,足见蒋介石对王亚樵是何等的惧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