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徐国梁一死,何丰林便提拔自己的亲信接任厅长职务。这样一来,上海这块风水宝地就完全归属于卢永祥了。

解除了心腹大患徐国梁后,卢永祥在督军府亲自接见了王亚樵,对他备加赏识,除赠予重金外,又委任其为浙江别动队司令,划湖州地区给他为据点,让其在那里招兵买马,练兵备战。

卢水祥之所以如此慷慨重用王亚樵,一是他看出了王亚樵的实力,决心对他着意笼络;二来也是形势所迫,当时,齐燮元因徐国梁被刺事件,已决心与卢永祥决一死战,一面急电上告贿选上台的总统曹锟,一面调兵遗将,加紧备战,江浙两省的军阀混战已迫在眉睫。因此,卢永祥想让王亚樵尽快建立一支能打仗的队伍,帮助自己加强上海地区的防务。

接受委任的当天,王亚樵欣喜若狂。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从劳工头目变成别动队司令。说实话,王亚樵有着强烈的从政欲望,自从在合肥老家揭竿而起,他就一直想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纵横驰骋一番,以便建功立业、出人头地。只是由于时运不济,屡受挫折,他才不得已搞起帮会组织,走上了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现在,多年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一想到自己从此可以一展宏图,王亚樵兴奋得两眼发亮,热血沸腾。他立即赶到湖州,在八雀寺与三对门的两山之间,设立司令部,开始招兵买马。

王亚樵在湖州安营扎寨以后便打出了别动队司令的旗号,开始广招兵员。一时间,形形色色的人物蜂拥而至,里面有兵痞,有穷得揭不开锅的农民也有一些是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穷苦青年。

这期间,有几个藏龙卧虎式的人物相继投奔。首先是王亚樵的同乡、安徽寿县人方振武。还在辛亥革命时期,方振武就曾发动安庆马炮营起义,参加了攻打南京的战役。1913年,他因参加二次革命被迫流亡日本并在东京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翌日他奉孙中山之命回国,在徐海一带联络旧部组织了一支反抗袁世凯和北洋军阀统治的地方武装,自任司令。因为在安徽遭到反动军阀压迫难以立足,也因为王亚樵在安徽人中的名声,方振武率部来到湖州,加入王亚樵的别动队。

又过了几天,戴春风也从老家江山前去投靠。王亚樵对戴春风十分器重,让他做了分队长。

在戴春风到来后的第三日,胡宗南也“投笔从戎”,投奔了别动队。王亚樵也任命他为分队长。

1924年8月28日,经胡抱一提议,王亚樵与戴春风、胡宗南、胡抱一四人义结金兰,成为异姓兄弟。四人中,王亚樵年龄最大,遂为长兄,胡抱一居二,胡宗南行三,戴春风最小,居末。

为了尽快做好战争准备,戴春风和胡宗南等分队长抓紧时间练兵。二人的治军风格虽各不相同,但很快都显示出了超强的组织能力和军事才能。戴春风以严厉冷酷著称,他练兵一丝不苟,极为严格,无论出操、行军还是打靶,士兵不能有丝毫差错,稍有不满,轻则赏几个耳光,重则用皮鞭打得皮开肉绽,还要关禁闭、挨饿。因此,手下人都对他十分敬畏,不敢轻举妄动。王亚樵听说后,勃然大怒,命人把戴春风找来训斥:“治兵之道,在于言传身教。你用残兵立威之法,进行训练,貌似从严,可是士兵心里不服,甚至产生仇视心理,将来我们必受其害。以后若再如此,我就请你滚蛋。”这件事后,戴春风一改过去单纯严厉冷酷的治兵方法,赢得了士兵的心。

与戴春风不同,胡宗南素有“军中笑面虎”之称,对待士兵讲究“以德服人”,善施小恩小惠。因而他与手下官兵的关系也十分融洽。

很快,王亚樵便组建起一支千余人的部队。士兵们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大都掌握了一般的军事常识和实战要领,不说装备精良、勇猛善战,却也纪律严明,斗志旺盛,可以拉出去打一仗了。

1924年9月,酝酿了长达两年之久的齐卢之战爆发。王亚樵受命镇守淞江。他臆度卢永祥约有10万兵力,对付齐燮元绰绰有余。此役结束后,自己将能进一步得到卢永祥的赏识,只要抱住了卢永祥的大腿,不愁来日不飞黄腾达。齐卢开战之后,一直阴雨连绵,工事、战壕内到处是积水泥浆。王亚樵经常冒雨前往各处巡查,给士兵们打气。不料,战争打了40天以后,形势急转直下,卢永祥的浙军竟土崩瓦解,一败涂地。

原来,直系军阀对齐卢之战早有预论。战争一打响,卢永祥面对的就不只是一个齐燮元了。曹锡在北京调兵遣将,急令安徽、江西、福建三省直军同时出击,与江苏齐军联手,形成了对浙军的四面合围。卢永祥腹背受敌,只好将自己的大军一分为二,小部分由张载阳、潘国刚带领镇守杭州,他自己亲自带了大部队进至上海布阵,与齐燮元部正面交锋。本来,依卢永祥的实力对付四省联军不说能战而胜之,至少也能打个平手,只要僵持一年半载国内形势发生变化,不愁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然而天不照应,卢永祥忙于应敌,自家内院却烧起了大火,驻守杭州的张载阳和潘国刚部原本都是浙江的地方部队,与卢永祥并不“亲如一家”,他们见强敌压境,生怕抵敌不住损害了自己的利益,急忙摇身一变,投靠了驻防福建的直系军阀孙传芳,并引其深入斯境,占领了杭州。卢永祥顿时失去后方依托,被迫退至龙华。齐军乘胜围攻,越打越猛。卢永祥怕被生掳活捉,终于在本月16日通电下野,出走日本。

由于通讯中断,王亚樵部没有及时得到卢军惨败的消息,仍在湖洲坚守待命。齐军解决了上海以后,挥戈东进,直捣浙江。王亚樵部首当其冲,撤退不及,陷入到了四面重围之中。

面对强大的敌人,王亚樵率部进行了顽强抵抗。方振武、戴春风、胡宗南等人早就盼着打仗,此时夹遇强敌围攻,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精神振奋。他们纷纷跑出掩体,到第一线上亲自督阵,指挥刚练成的新军向齐军猛烈开火。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之故,王亚樵的杂牌军竟在强大优势兵力的围攻之下坚持抵抗了一天一夜。齐军始终未能突破王亚樵部的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浙江别动队”已经濒临绝境。千余名官兵死伤过半,而且弹尽粮绝。从前方下来的溃兵口中王亚樵也已经得知了卢军溃败的消息。再抵抗下去显然毫无意义,只有死路一条了。

乘着战斗的间隙,王亚樵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商讨脱身良策。几个年轻气盛的纵队队长主张集体突围,从北面打开一条血路冲出去。但王亚樵心里清楚,这办法行不通。集体突围必然遭到重兵堵截难以得逞。而且即使侥幸突出去了,他们又去哪里安身?目前江湖一带已是齐燮元、孙传芳的天下,难道向他们投降不成?看来,这支队伍是保不住了,剩下的只有一条路:分头突围,先各自突围出去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汉柴烧”。

大家接受了王亚樵的意见,开始分头组织突围。子夜时分,“别动队”的军官们在一座小庙里最后碰了头,一起喝了“告别酒”。王亚樵预示大家“后会有期”,便率先带着一群门徒走出了寺庙。各纵队队长也都带了自己的部队行动起来。

那时仍然下着连绵秋雨,天空一片漆黑。齐军阵地上沉寂已久,官兵们都躲进房子避雨去了,只留了几个哨兵守在战壕里。他们以为王亚樵部已弹尽粮绝,正在坐以待毙。趁此机会,别动队的各路纵队同时出击,四面开花。齐军于睡梦中惊醒,措手不及,纷纷惊惶逃命。等他们清醒过来,王亚樵部已经突围成功。

之后,王亚樵及其部众们四散逃命,别动队自动解体。以后,方振武、余亚农两人率领所部兼程北上,投靠了张作霖的奉军;戴春风、胡宗南等人则各自回乡,不久后便投奔广州,报考黄埔军校,从此走上了飞黄腾达的道路。

昙花一现的别动队解体后,王亚樵并没有气馁。他带着自己的一班弟兄返回上海,一面重操旧业,继续当他的“斧头帮”老大,一面耐心等待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