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正当徐国梁下令捉拿王亚樵的同时,王亚樵也接到了暗杀徐国梁的指令。

原来,曹锟通过贿选当上大总统之后,孙中山为保卫民国,与奉系张作霖、皖系军阀浙江军务督办卢永祥结成反直三角联盟。这时,迷恋于武力统一全国的直系军阀吴佩孚,也针锋相对,对孙的三角联盟进行反攻。他计划,让孙传芳从福建进攻广东,以陈炯明做内应,推翻孙中山组建的革命政府;让江苏督军齐燮元进攻浙江,消灭卢永祥。这样以来,本就不和的齐燮元与卢永祥这两个邻接省的督军之间,更是剑拔弩张。当时,上海属浙江督军卢永祥管辖,派有淞沪护军使何丰林坐镇。但是,徐国梁在上海亦拥有几千武装警察,这成了卢永祥的心腹之患。他知道,一旦直皖战起,徐国梁必然会就近进攻杭州。这对他十分不利,便一心想除去徐国梁,即令自己的儿子卢小川至上海物色刺客。卢小川至上海后,即与李少川、柏文蔚、关芸农等商量。三人一致认为王亚樵是最合适的人选,并推关芸农和许世英出面与王亚樵洽商。

许世英也是安徽人,光绪年间在京做官,后又出国考察新政。回国后一直官运亨通。辛亥革命爆发后,他立即见风使舵,在北洋政府内连任要职,与段祺瑞结拜金兰。段祺瑞执政时期,他官至内阁总理,红极一时。如今段祺瑞下台,他也潦倒落魄,在上海积极从事反直系的活动。

这天晚上,关芸农约王亚樵到家打牌,李少川、许世英和何丰林的参谋长汪幼农亦在座。

打牌的过程中,许世英对王亚樵说道:“卢大公子对君之为人甚为钦佩,常在其父面前称君为侠义之士,卢督军对君印象亦颇佳。如君能完成此任,定会予君数县之地、一旅之师作为革命资本,不知君意下如何?”

王亚樵听了,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马上盘算起来:“干掉徐国梁确实要冒很大的风险,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想在上海混,总得干几件令人刮目相看的事情,否则,谁会把你放在眼里?再说,此事办成了,不仅会有丰厚的报酬,而且借此可以跟卢永祥搭上关系,以后,自己也就有了靠山。王亚樵从小就对侠客深有好感,再加上“数县之地、一旅之师”的诱惑,立即点头允诺:“俊老(许世英号)之命,敢不遵从?除徐之事,可交我办。”

事情谈妥之后,卢永祥将王亚樵接到杭州面谈。卢永祥说:“讨伐曹、吴,必先击溃苏督齐燮元。击溃齐燮元,必须先杀淞沪警察厅长徐国梁。徐是齐的亲信,现拥有上海警察5000余名,又兼任攻浙前敌总司令,灭徐之举,不仅砍断了齐燮元的一条肩膀,还能在窃国大盗曹锟的心上捅一刀。”

王亚樵当即表示,先杀徐,后攻齐。请卢督军放心,只要我王亚樵看中了他,他徐国梁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早晚都得死。

见王亚樵态度坚决,卢永祥大喜,亲口答应事成之后奉送湖州一地,长枪四百,并委以“浙江纵队司令”。王亚樵抱拳称谢。在收下两万元活动经费之后,表示一个月内即可复命。

回到上海后,王亚樵立即着手布置刺杀徐国梁。他召集斧头帮成员郑益庵、朱善元、吴鼎九、何守鼎等数十人参与行动,共同设计了几套行动方案,并给每个人几千元钱,鼓励他们说:“弟兄们放心大胆地去干,天塌下来有我撑着。你们当中万一有人遭遇不幸,由我负责营救并供养你们全家,我王某说话从不食言。请弟兄们务必一个月内将徐除掉。”

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表示:“凡是九哥吩咐的事,弟兄们纵然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请九哥放心,听候佳音就是了。”

话虽如此说,可徐国梁是上海要人,又是负责治安和侦察工作的警察厅厅长,出入有数名警察护卫,住宅也有人站岗,难有下手的机会。眼看期限将至,王亚樵开始焦躁起来,急得茶饭不思。

江湖上最重信义二字,常言一诺千金,如果到了期限仍无法兑现诺言,那王亚樵在同乡前辈及卢公子面前就无法交代了。所以,随着期限的逐渐临近,王亚樵对底下人的催逼也越来越紧。那几个负责刺徐的门徒,既怕见王亚樵,又不敢不见王亚樵。

王亚樵只好把大伙召集起来,本想将大伙痛骂一顿,见他们个个都无精打采的样子,立即缓和口气说:“无论如何,一周之内必须干掉他。”说完,他又从兜里取出5000元扔在桌上,“你们分着花吧!一周内杀不了姓徐的,就别再来见我!”

众人讪讪而去,不敢再有怠慢。

1913年11月1日黄昏,正当王亚樵坐卧不安的时候,郑益庵突然打来电话,说他在温泉浴室门前发现了徐国梁的汽车。这温泉浴室在大世界游乐场对面,是个热闹繁华的地方,虽貌似温柔之乡,其实更是隐身杀人的好地方。王亚樵得知此消息后,心中连叫几声“天助我也”。他立即亲自出马,并命令郑益庵带领一批人向温泉浴室奔去。

当王亚樵赶到那里时,守候多时的郑益庵马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踱过来,向王亚樵报告说,徐国梁还未露面,估计在温泉浴室洗澡。于是,王亚樵与郑益庵就分散开来,装出一副悠闲的神态,在周围转悠,待机而动。由于地处闹市,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因此王亚樵等人的出现并未引起徐国梁留在车内的司机和警卫的注意。

此时的徐国梁已洗完澡,正舒舒服服地靠在浴室内供客人休息的床榻上抽雪茄,看报纸。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是自己抽的最后一支雪茄,看的最后一张报纸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只见徐国梁从浴室内走出,经过一番修理,容光焕发。顶上头发油光闪亮,看这模样,今晚少不了又有一番风流。郑益庵发出攻击命令,行动组的人员立即拥上街面,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纷纷向汽车靠拢。

快近车旁,枪声齐响,徐国梁当场被击倒在地,血流如注。负责守卫的警察还没回过神来,行动组的人员已神速藏好枪支,分散撤退。

警察抓不住刺客,于是火速将徐国梁抢回去,其身中数弹,心脏、脑颅等要害处均受重伤,抬到医院后虽经多方抢救,但第二天还是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王亚樵和郑益庵在逃跑的过程中,被不远处的两个法国巡捕盯上了。巡捕们一边狂吹警哨,一边分头向王亚樵、郑益庵追了过来。结果,郑益庵刚跑了一段路,一跤摔倒,手枪甩出老远,被巡捕逮住。

王亚樵慌乱中跑入一条死胡同,也被巡捕抓获。一到巡捕房,巡捕立即将他全身搜了个遍。因为奔跑中他已将手枪丢弃,又特意换上了一身破旧的短装,所以,身上没任何可疑的东西。巡捕不免有些失望地耸耸肩。王亚樵急中生智,装出傻乎乎的乡下人样子,缩肩抱肘地用安徽话说,自己刚从外地来,迷了路,所以跑进了死胡同。巡捕问他为什么跑,他装得很委屈地说:“我看见人家都跑,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所以也跟着跑。”巡捕们被他那土里土气的衣着,缩肩抱肘的乡巴佬样蒙住了,以为他们确实抓错了人,第二天就将他放了出来。

王亚樵脱身后,知道郑益庵关在法国巡捕房,就立即去找关芸农设法营救,经过一番斡旋,终于由卢永祥派驻上海的护军使何丰林将郑引渡过来,然后秘密释放。

江苏督军齐燮元得知徐国梁被刺的消息后,大为震怒,他知道这是王亚樵干的,恨之至极,电报曹锟,请求备军与皖系卢永祥作战,同时恳请通缉王亚樵。

曹锟也大为恼火,下令全国通缉王亚樵,同时下令福建孙传芳、江西鲁涤平、安徽马联甲配台江苏齐燮元,四路进兵浙江。于是,一场更大规模的军阀混战——齐卢大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而此时,齐卢大战的点火者王亚樵却逍遥在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