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柏文蔚每到南京,必去看望这个部下。一次,柏文蔚领着王亚樵去看望这位“算命先生”。一进门遇见的不是他的部下,而是一位20岁左右的少女。她身材比一般南方姑娘略高,面庞清秀。一见柏文蔚,她便热情迎上来喊了声:“柏大哥!”

柏文蔚先是一愣,随即惊喜地指着她说:“你是蕴钰吧?几年不见,出落成大姑娘啦!”

丛蕴钰笑着把他们迎进屋里,随即便去沏茶。此时,丛蕴钰的大哥摸索着从里屋走来,柏文蔚连忙迎上去,关切在问道:“老弟,几月不见,近来身体还好吧?”

“算命先生”连连应道:“好!好!快坐,快坐。”

柏文蔚把王亚樵拉到跟前介绍道:“我给你带来个客人。你还记得吗,我以前提到过的王亚樵?”

“算命先生”眨动了一下完全陷下去的眼睑:“记得。记得。王先生,柏都督常说,你年轻有为,难得你来看望我。”

“大哥别客气,就叫我老九吧!”王亚樵说。

宾主几人在简陋的客堂里坐了下来。丛蕴钰轻快地走进里屋,泡上了三碗热气腾腾的香茶。趁客人聊天的工夫,她在一旁有意无意地多看了王亚樵几眼。王亚樵时年27岁,风华正茂。由于长期颠沛流离的坎坷经历,他已具有了一种成熟男子的气度。他坐在凳子上听柏文尉和“算命先生”聊天,神色从容,目光敏锐,显得十分深沉、稳健。这种给人以安全感和信任感的神情,很能赢得少女的心。

丛蕴钰就是被这种神情所俘获,第一次见到王亚樵就产生了好感,并且毫不掩饰地从她眼泪里流露出来。当时的丛蕴钰在上海一家印刷厂当女工,这次休假回南京探亲,恰巧结识了王亚樵。

这次偶然的相识,在两人心里都留下了亲切、美好的印象。回到上海以后,他们的交往更加频繁。尤其是丛蕴钰,王亚樵那间简陋的居室里经常可以听到她爽朗、活泼的笑声。

自从避难离开家乡以后,王亚樵就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妻儿老小都留在安徽老家。虽然王亚樵对单身汉的生活满不在乎,—心跟着柏文蔚干事业,晚上回家时却不能不感到寂寞和冷清。丛蕴钰的出现给他的生活增添了温馨的色彩。丛蕴钰既活泼能干,又温柔体贴。每次来,总帮他把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有时还帮他清洗换下来的衣服。王亚樵深深体会到了女性的温暖和可爱。他早就希望有一个像丛蕴钰的妻子,跟随自己一起闯荡江湖。

一天,王亚樵受风寒连日发高烧卧病在床。丛蕴钰推门进来,看着王亚樵面色苍白、形容憔悴的样子,不禁泪水夺眶而出,情不自禁地扑到床边,急切地问:“亚樵哥,你怎么病成这样?”

王亚樵无力地笑着说:“蕴钰,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生点小病,不要紧的。”

王亚樵这个人,不怕杀人,不怕见血,却怕别人的眼泪。特别是少女的眼泪,更让他心酸,心碎。他很爱丛蕴钰,但他心知自己已有妻儿,王淑英虽说不识字,但温顺、体贴,任劳任怨地在家乡照顾他的父母、儿女。他不能休去王淑英,因为那样做会对不起全族上下,但他又不忍心让丛蕴钰做二房,因为丛蕴钰才是自己的最爱。

骑虎难下的王亚樵,迟迟没有跟丛蕴钰开口求婚。看着眼前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丛蕴钰,王亚樵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背说:“谢谢你⋯⋯”

此时,赶来看望的李少川和柏文蔚推门进来。见此情景,俩人会心地一笑。柏文蔚见丛蕴钰害羞地躲到一旁,戏谑地说:“蕴钰,我这个媒人是当定了。”

丛蕴钰羞得满面通红,含羞带笑地跑向门外。

“蕴钰,你等等。”柏文蔚突然想起什么,然后接着说,“老九只身在沪,你能不能请假出来照顾他一些日子?”丛蕴钰的脸腾地一下又红了,仍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在丛蕴钰的细心照料下,王亚樵的病很快就好了。两人的感情也愈发地浓烈。1917年秋天,在柏文蔚的主持下二人结为伉俪。嫁给王亚樵之后,丛蕴钰也改名为王亚瑛。王亚瑛并不在乎名分,但王亚樵无论人前人后都让人认为王亚瑛是自己的正房妻子,而且也不让她与王淑英见面,以免彼此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