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王王亚樵:民国往事 三 从此上海,我是神话 2.结识上海滩名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出狱后,柏文蔚派人送给王亚樵一笔钱,并邀请他第二天到自己下榻的李少川公馆相见。李少川是李鸿章的族侄,早年参加过同盟会,辛亥革命后任国会议员,一直旅居上海。他家资雄厚,政治上亦有一定的实力。

第二天,王亚樵前去拜访柏文蔚。门房听说是柏文蔚邀来的客人,立即客气地把他领到门厅,并请他坐在沙发上稍候。王亚樵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这样豪华的寓所。他心里说不出是羡慕、嫉妒,还是憎恶、喜爱。

就在这时,柏文蔚快步从屏风后走出:“老九来了,到这边坐吧!”

王亚樵忙走上去,感激地喊了声:“烈武兄!”

柏文蔚拍了一下身材较为矮小的王亚樵:“走吧,到这边谈!”说着便把王亚樵领进屏风后面的一间中式客厅里。柏文蔚问道:“老九,我一直视你是个很有作为的青年,怎么能如此妄自菲薄,去干那种抢劫银行的勾当?”

王亚樵顿时面红耳赤:“逃来上海以后,我一直走投无路,生活无着,实在有些绝望了⋯⋯”

“古人云:达者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岂能因一时潦倒就如此消沉?”柏文蔚摇了摇头,以长者的身份语重心长地说,“何况革命尚未成功,你这样年纪轻轻,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你可要好自为之。”王亚樵感激地点头称是。

柏文蔚之所以如此关切王亚樵,主要是看到他在组织社会党时所发挥的组织才能和那机警大胆的作风,认为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当晚,柏文蔚留王亚樵在李公馆吃饭。饭桌上除了主人李少川,还有一位王亚樵未曾谋面的客人:江苏督军卢永祥派驻上海的总参议皖人关芸农。此人也是个安徽人,在上海滩上十分活跃。柏文蔚把王亚樵引见给了二位,并希望李少川、关芸农两人今后多多关照他。

李少川、关芸农等人见柏文蔚如此器重王亚樵,又听到关于他在安徽组织社会党时的一些情况后,都认为王亚樵将来一定是个用得着的人,对他另眼相看,以诚相待,并不时在经济上给以资助。这种交往的加深,也使王亚樵的内心变得极为矛盾。一方面,他仍然仇视整个上流社会,仇视那些作威作福的统治者,但同时他又对这些厚待自己的权贵人物心存感激。

与李少川的这次会面,使王亚樵在上海的生活起了很大变化。他以逃亡身份,开始与有钱有势的上流社会交往,并逐渐在上海滩崭露头角。通过李少川的介绍,王亚樵结识了不少上海滩的军政要人和社会精英。这其中就包括国民革命军第11军军长陈铭枢和“无政府主义”(英文为anarchism,音译为安那其主义)的代表人物、北大教授景梅九。

陈铭枢,字真如,广东合浦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同盟会会员。民国建立以前,陈铭枢和妻子流落上海。因无正当职业,其妻来到李公馆做保姆。一天,李少川闲来无事,于是约其夫陈铭枢到公馆小酌。李少川见陈铭枢谈吐不俗,抱负不凡,颇为器重,于是决定送一套厢房给他们夫妇居住,而且还资助他们做生意糊口。之后,李少川又资助陈铭枢去广州追随孙中山革命。自此之后,陈铭枢开始在革命队伍中发迹。

王亚樵与景梅九也是在李公馆结识的。王亚樵听了景梅九讲述无政府主义的一些主张后,觉得这些主张比中国社会党的主张更进一步。无政府主义主张反对一切权力和权威,认为国家是产生一切罪恶的根源,应该“在24小时内废除任何形式的国家”。这些主张似乎更契合王亚樵当时的思想。王亚樵觉得自己也算是经历了两个朝代、两种制度的人,但无论是民主共和的北洋政府,还是封建帝制的晚清朝廷,都没能给广大人民带来好处。所以,王亚樵认为“废除任何形式的国家”,建立“绝对自由”的无政府状态,人民才能真正地获得平等和自由。

景梅九的这些观点,让王亚椎听得十分入耳,深表赞同,很快他便加入了“无政府主义研究会”,并介绍好友唐幼文、郑益愿、高冠吾等人也加入了这个组织。研究会以无政府主义相号召,印发刊物,鼓动民众。参加这一组织的人员,大多尚空谈、无实际,放荡不羁。研究会内部设有许多小组,其中有打家劫舍的,有专司暗杀的,王亚樵被编入的就是暗杀组。后来,王亚樵成为暗杀大王,有很大一部分理论依据是受了无政府主义的影响。

正当王亚樵忙于暗杀之时,柏文蔚又回到了上海。他说服王亚樵退出暗杀小组,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1919年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并让他一起南下,参加二次讨袁运动。王亚樵内心中本就已经种下了革命的火种,所以听从了柏文蔚的劝告。但在上海滩的经历,又让他在思想深处受无政府主义的影响。他后来虽然随柏文蔚到过广州、河南,追随过孙中山,反对过江苏军阀李纯,但却一直与“无政府主义研究会”的成员保持密切联系。后来,参加暗杀徐国梁的郑益庵等人就是这个研究会的成员。

王亚樵随柏文蔚辗转奔波数年,终因柏文蔚自二次革命一直坎坷不遇,因而亦无法提拔王亚樵,王亚樵最后不得不再回到上海。如果说这几年王亚樵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认识了不少上层社会的人士,同时找到了他最宠信的妻子丛蕴钰。

丛蕴钰是武昌起义中“女子北伐光复军”的成员,其兄长原是柏文蔚的部下。二次革命中,他受伤双目失明,不得不退役回家,在南京以卜卦看相为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