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1914年早春二月,王亚樵带着夫人王淑英辗转来到上海。随行的还有两名忠诚的社会党党员:何守鼎和姚自堂。

20世纪初的上海,是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的典型代表,既是充满黑暗的残酷之所,也是冒险家的乐园。灯红酒绿的上海,巨富云集,酒楼、舞厅鳞次栉比,妓院、烟馆遍布全城。但繁华的背后,那些衣不蔽体、面呈菜色的无家可归者,以及被生活压榨得干枯萎缩的贫民百姓,更是多如蝼蚁。

初到上海的王亚樵便是这些蝼蚁中的一个。在上海将近半年的流浪、寄居生活,对王亚樵的刺激是刻骨铭心的。王亚樵越想越抑制不住自己对当权者,对有钱人的憎恶和仇恨。他要对这社会进行报复,对当权者、有钱人进行报复。不久,洪耀斗、许习庸、唐幼文等社会党人也相继来到了上海。他们大多也是身无分文,穷困潦倒。此时的王亚樵,已经顾不得什么理想和抱负。他纠集了20来个同乡开始抢银行、抢钱庄。第一次得手之后,他们一班穷朋友的生活暂时得到了改善,他也从中品味到对有钱人进行报复的乐趣。他常常自嘲自解地打趣说:“他们既然钱多得往银行放,我等又为何不可借来果腹?”

可当他们准备再次动手时,却遭到了不幸。正当他们逼着银行职工交出钱财之际,巡捕房的巡捕即闻讯赶来,将王亚樵和另外几人逮捕入狱。不久,流亡日本的柏文蔚回到上海,闻知此事,随即将王亚樵保释出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