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王王亚樵:民国往事 二 革命家的铁血年华 3.为报仇赴安庆伸冤

张桥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size][/URL] 首次革命计划的夭折,并未挫伤王亚樵的革命之志。第二年春节刚过,全椒的田野皆显露出一丝春意。隐居了一个冬天的王亚樵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急。正当他在茅草农舍内烦躁地徘徊之际,他的好友邓子恢一头撞了进来。 “亚樵,好消息!”邓子恢亦不过20出头,他一进门就兴奋地举着手中的一张报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首次革命计划的夭折,并未挫伤王亚樵的革命之志。第二年春节刚过,全椒的田野皆显露出一丝春意。隐居了一个冬天的王亚樵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急。正当他在茅草农舍内烦躁地徘徊之际,他的好友邓子恢一头撞了进来。

“亚樵,好消息!”邓子恢亦不过20出头,他一进门就兴奋地举着手中的一张报纸,冲王亚樵眼前一晃。王亚樵一把抢过报纸,打开一看,原来报纸上登载了清帝退位,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消息。

当此之时,革命党要员云集安庆城,王亚樵便想去那里寻找途径,讨个公道。

好友洪耀斗极力劝阻他说:“南京成立临时政府,孙中山当选为临时大总统。可清室尚存,袁世凯再度出山,统领三军,南北政权对峙。这些天,我还听说南北双方有议和的想法。南京政府的党政要员,意见不一,争执不休。军政大事都顾不来,哪管得了你这点小事。”王亚樵怒目圆睁:“我奉柏文蔚都督之命,组建地方武装,无奈遭孙万乘戮杀,这怎么能说是小事呢?”洪耀斗劝说:“现在大局未定,依我之言,不如先到我那儿住上几日,避过孙万乘的追杀,待局势稍加稳定,再从长计议。”

王亚樵思来想去,觉得此话颇有道理,只好听从。过了好几天,王亚樵按捺不住,一心想报仇,便催促洪耀斗去南京打探情况。

洪耀斗去南京之后,王亚樵扳着指头数日子,好不容易熬了几天,终于把洪耀斗盼了回来。洪耀斗脚还没跨进门,王亚樵便着急地问他:“南京方面的情况如何?”洪耀斗说:“先让我喝口水吧。”一碗茶刚喝完,王亚樵又追问。

洪耀斗说:“南京去不成了。”王亚樵目瞪口呆:“南京发生了什么事?”洪耀斗回答:“南北议和了,成立了北京政府,袁世凯被推选为民国大总统。”王亚樵听了,犹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问:“那孙中山、黄兴一批革命党首领呢?”洪耀斗说:“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黄兴仍在南京当留守。”

王亚樵听完,内心万分痛苦,不仅私仇难报,而且国难依旧。洪耀斗安慰他:“你就不要太难过了,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恒心毅力,此仇一定能报。”王亚樵叹息:“我悲哀的是革命。中山先生竭力宣扬革命,唤起民众,为驱虏复汉,建立民主政权,不顾安危,四处奔波。革命终于成功了,可中山先生功成隐退,革命政权落到了袁世凯这个老贼手中,这革命岂不是前门驱虎,后门引狼,革命落得一场空了。”

见王亚樵如此悲观,洪耀斗说到:“中山先生虽然功成隐退,民国政府迁移北京。但革命党也制定了临时约法,钳制袁世凯。而且,我听说南京留守府还拥有一定军权。柏文蔚任安徽省都督,李烈钧任江西都督,胡汉民任广东都督,已有三省控制在革命党手中⋯⋯”不等洪耀斗说完,王亚樵恍然大悟:“我怎么就没想来去找柏文蔚伸冤呢?都是同盟会成员,他一定会为我们主持公道的。”

王亚樵一路饱尝辛苦,总算与都督柏文蔚见了一面。不等王亚樵开口,柏文蔚就先说道:“你和孙万乘的冲突,我已经听说了,略知一二。如今是非常时期,内部争斗,在所难免。谁是谁非,一时难以说得清楚,还望你能看长远一些。”

闻听此言,王亚樵心里凉了半截。没想到身为革命党人,一省的都督,对此事居然含糊其词,有意回避,不可理解。王亚樵单刀直入地说:“亚樵自幼读书,与革命党人频繁接触,追随三民主义,对清政府的腐朽深恶痛绝。经您介绍,加入了同盟会。后又在您的指点下,组织地方武装,推翻当地政府。谁知,最后却遭到革命同仁的暗算。这口气我如何能忍?九泉之下的革命亡灵如何能够心安?”

柏文蔚沉默不语,从沙发上站起,来回踱着方步。过了很久才说:“此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弄个水落石出。不过,眼下政局不稳,形势严峻。泥沙俱下,鱼龙混杂。革命日益复杂化。”接着又问王亚樵,“你来到省城,有何打算?”亚樵直言不讳:“寻求正义,为兄弟们报仇雪恨。”

看着王亚樵充满仇恨的双眼,柏文蔚说道:“报仇事小,革命事大。小局服从大局,稳定大局要紧。”谁知王亚樵立刻反驳道:“天地之大,大不过民心。人间险恶,胜莫过强奸民意。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孙万乘倒行逆施,暴施淫威,乱杀无辜,大逆不道。对这些乱党贼臣,您身为一省之都督,理应主持公道,扶正祛邪。”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柏文蔚一声叹息,说:“才华超众,桀骜不驯,实属江淮第一豪侠之士。”虽然此次的安庆之行并没有能够为死去的弟兄们申冤,但王亚樵却赢得了“江淮豪侠”的雅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