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这个孙万乘来头不小,在同盟会内部的资历也远胜王亚樵。其父孙海山,因追随曾国藩、李鸿章镇压太平天国有功,被封为湘军统领。孙万乘从安徽公学毕业后,也是由吴春阳介绍加入了同盟会,并在家乡组织“合肥学会”,创办城南小学堂,以教书为掩护,联络有志青年,宣扬反清共和。武昌起义胜利后,正在同盟会国内总部汇报工作的孙万乘奉命连夜返乡。10月23日,回到合肥,主持大事。他和同盟会合肥分会会长李诚安共同策划,一方面去西乡向各大圩户宣传“形势”,晓以利害,“商借”枪支,策动自卫队归顺;另一方面号召在芜湖、安庆、南京等处读书的青年学生回乡,共同举义。11月7日和8日,革命党人利用自制的假炸弹,吓跑了庐州府的主要官员,并逼迫守军巡防营归降。9日上午,孙万乘率110人的敢死队兵临县衙,逼迫知县李维源交出大印。下午,各界群众在天后宫广场集合,宣告合肥光复,孙万乘被推举为革命党北伐军驻庐总司令。3天后,孙万乘又被正式委任为庐州军政分府司令,并颁发关防印一枚。俗话说:天无二日,地无二主。孙万乘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王亚樵的“军政府”的。

当王亚樵等人前去与刘东山交涉之际,老奸巨猾的刘东山表面上唯唯诺诺,心里却暗怀鬼胎。他清楚,王亚樵等穷小子既无经验,又无后台,根本成不了气候;而孙万乘则大有来头,地方上许多乡绅和未逃走的官吏均纷纷投奔在孙万乘的门下。与其把东西让给王亚樵等无名小辈,不如让孙万乘没收,也好为自己留条后路。

客客气气地把王亚樵等人送走之后,刘东山便钻进一顶轿子里,偷偷溜去庐州军政分府告发王亚樵等人蓄意抢劫李府的财产,断绝革命经费。

孙万乘听后大为震怒:“这不是要挖我军政府的墙角,存心与革命唱对台戏吗?”孙万乘大骂了王亚樵等人一通之后,便叫来副官,两人商议出一条极为恶毒的诡计,吩咐了下去。

这天,王亚樵正好去乡间办理组织地方武装之事,不在合肥。王传柱、李十一等人则留在李文忠公祠忙碌。此时,一个身穿制服的大兵很有礼貌地送进来一份孙万乘的请柬,邀请他们当晚去军政府赴宴,并言明有要事商讨。

接到请柬后,王传柱等人异常兴奋,以为庐州军政分府重视他们,将与他们携手合作。众人一商量,决定多带几个人去赴宴,以壮声威。

夕阳西下之际,王传柱、李十一等几个青年人从大兴集出发前往合肥市区。虽然还是冬天,黄昏的风似乎并不冷,金色的晚霞映照在阡陌纵横的原野上,也把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的脸庞映照得格外光彩照人。他们迈着轻快的步伐,沿途有说有笑,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合肥城。

进入合肥市区时,夜幕刚刚降临。设在原庐州书院旧址的庐州军政分府,是一片传统的庭院式建筑,正面有一座相当高大的门楼,大门两边的石狮子张牙舞爪,煞是威风。一群人来到门口,两个卫兵看了请柬后,脸上漠无表情,挥手放行。走进书院后,正当他们还在纳闷怎么没人出来迎接时,从围墙角落的大树背后突然闪出一个灰色的人影。还没等他们看清楚是谁,清脆的枪声已划破了夜空,无情的子弹如雨点般飞了过来,七八个年轻的生命同时倒在了血泊里。第二天,军政府大门口贴出了一张布告,上面写着:王传柱、李十一等人阴谋与新政府为敌,策动反革命暴乱,结果悉数就地正法。随后,孙万乘又派出武装力量,捣毁了王亚樵等人成立的庐州军政府,强缴革命武装,四处捉拿王亚樵。

侥幸漏网的王亚樵很快就得到了噩耗,他震惊异常,半响无语。神情稍定后,他首先想到的是,要赶快进去看个究竟,然后找孙万乘这个恶霸拼命。在一帮朋友的好言相劝之下,王亚樵才冷静下来,带着其他几名战友一起逃亡外地。

王亚樵逃脱后,孙万乘并未就此罢手。当天晚上,孙万乘就派人包围了王小郢村。士兵们挨家挨户地搜查,闹得鸡飞狗叫,人心惶惶。一向胆小怕事的王荫堂从睡梦中惊醒,忽然看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一齐对准了他,当场吓得魂飞魄散,闹了半天才知道是儿子出事了。当年说王亚樵是“黑虎星下凡”的老人,更加肯定自己的预见了。

王小郢村是住不下去了。村民们的指责,孙万乘的通缉,逼得王荫堂将全家迁往皖东青岗集磨石镇。王亚樵得知消息后,也辗转来到皖东全椒,开始了逃亡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