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王王亚樵:民国往事 一 激荡的少年传说 5.多情少年

张桥 收藏 0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size][/URL] 虽然自称和尚,但王亚樵对于女色似乎早就已开窍了。只不过他在行动上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一个准则:贪花不迷真君子!9岁的时候,王亚樵就已经被人看成是一个情种了。 关于王亚樵对女色的兴趣,有一个流传久远的故事。讲述这个故事的是一个美国人,叫弗雷特·安娜,她写过一本叫《中国民间力量》的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虽然自称和尚,但王亚樵对于女色似乎早就已开窍了。只不过他在行动上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一个准则:贪花不迷真君子!9岁的时候,王亚樵就已经被人看成是一个情种了。

关于王亚樵对女色的兴趣,有一个流传久远的故事。讲述这个故事的是一个美国人,叫弗雷特·安娜,她写过一本叫《中国民间力量》的书。在这本书里,她称王亚樵为“中国奇人”,她以很大的篇幅写了王亚樵的种种行为,其中有他童年时对女人的“行动”。在书中,弗雷特·安娜这样写道:

“无疑,聪慧的孩子在生理上也是理所当然的早熟。传闻在他(指王亚樵)9岁那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他曾对他舅舅的女儿动手动脚,并且试探性地抚摸她正在隆起的乳房。那位正躺在春凳(安徽人夏天乘凉的一种宽板凳)上的14岁少女被弄醒后吓得尖声大叫。我们无法断定这个9岁的孩子对于性了解到何种程度,也不知道他具备了多少水准的羞耻心,我们所知道并十分感兴趣的,是这个9岁男孩在惹祸之后竟能若无其事地撒下一个弥天大谎。他说他看见一条百足虫(蜈蚣)爬在表姐的胸脯上,他并且真的从手中摊出一条一寸长左右的百足虫。

“事实上,那条虫是在两个小时前就被他弄死的。然而,当时他的亲人并没有深究,他们无法想象这个9岁男孩的心计⋯⋯

“在洪水冲击江淮的那一年(1899年),他同外祖母和小表姐同睡一张大床,在这期间他又数次抚弄小表姐的乳房,并且再也不用编造理由,因为他的小表姐已渐渐地习以为常,甚至还经常主动地让他为她解除背部骚痒。

“在他10岁的时候,他们还在同一只木盆里洗浴。她把他当做孩子,谁又能说不是呢?但是,经验告诉我们,2岁以上的幼儿一般是不会对母亲以外的女人的乳房有所眷恋的,当一个孩子再次对女性,尤其是对他的母亲以外的女性乳房发生兴趣时,则表明他已经情窦初开了。

“我见过那个女孩的照片,典型的亚洲村姑,脑袋上盘着复杂的发式。她的脸庞确实美极了⋯⋯

“我们或许能运用弗洛伊德先生的理论,对他以后的某些行为找到心理学的依据。或许正是儿童少年时期诞生的对异性的美好记忆,左右了他的性格发展。我们所知道的王亚樵,具有这样一种秉性:对于他认为的敌人,他心狠手辣;而对于女人,即使明知是敌人,他也往往表现出耶稣般的宽容⋯⋯”

这个美国女人所讲述的故事,真实性到底有多大无从得知。但对于王亚樵的多情,我们却可以从另一个安徽籍名人那里窥见一二。与王亚樵同时代的作家张恨水在其著作《无事即事》中有两句诗:“皖地多小乔,英雄也倾色。”这两句诗就是因王亚憔而发。

不仅如此,就在王亚樵结婚前一年的秋天,他还为朋友妻强出头,做了一回英雄。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王亚樵的少年同窗于连介说起。那年,于连介在合肥县教书,同时兼任城关镇伍歧山的家庭先生。作为合肥当地的一霸,伍歧山不仅腰缠万贯,财大气粗;而且十分好色,妻妾成群。大概有一年半的时间,伍歧山带着小老婆在外头忙生意,家中只有续弦朱蔻和前妻所生的7岁女儿。朱蔻本是青春年少,无奈老公又常年在外,见于连介文质彬彬,心生好感。于连介也是常年在外,寄人篱下,于是俩人做出了苟且之事。俩人的暧昧关系维系了半年左右,突然有一天被伍歧山抓奸在床。

将于连介痛打一顿之后,伍歧山的禽兽面目才终于显现:“你这个野种,居然敢勾引我老婆。如果不想我拉你去见官的话,那咱们就商量一个私了的解决办法。”

于连介已被打得眼冒金花,忙问:“如何私了?”

伍歧山于是提出私了的条件:“你睡我女人半年,按两晚上一次算,少说也有百把次。你不是也有个没过门的媳妇吗?我伍歧山只睡一次,我们之间就了结了,怎么样?”于连介未过门的媳妇丁佩华貌美如花,是省城安庆新学堂的毕业生,也在于连介所在的城关学校教书,处处追求新潮,连县太爷的公子都垂涎三尺。碰到这样好的机会,伍歧山怎肯放过?

闻听此条件,于连介有如万箭穿心,不知如何是好。幸好伍歧山给他三天时间考虑。于连介回到学校后,茶饭不进,神情恍惚。绝望之中,他想到了自己的同窗好友王亚樵。

听说这件事后,王亚樵连骂了几声畜生。骂完之后,忙问于连介:“老同学,伍歧山的老婆对你是真情还是假意?如果你要她做事,她会不会同意?”

于连介忙说:“当然是真情。况且我们二人现在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能够平稳解决此事,她绝对会同意的。”见于连介如此有信心,王亚樵于是打定主意,同意帮于连介摆平此事。

按照王亚樵的吩咐,于连介找到伍歧山复命。这下可乐坏了伍歧山,兴奋至极。当天下午,伍歧山便悄悄地来到城关学校。到了约定的时间,于连介哭丧着脸对伍歧山说:“此事万不敢向丁小姐明说,今晚我将门叫开,故意失手将灯碰翻,此时我出你进,趁黑换人,你万不可出声,强行下手便是了。她以为是我,估计不会狠命挣脱,完事之后你出我进,我就说是我一时猴急,做出这等禽兽勾当,那时木已成舟,一则她顾及脸面,二来她有情于我,谅不至于酿出后果。”说完之后泣不成声,转身号啕大哭。

夜幕降临后,伍歧山朝气勃发地跟在于连介身后来到丁小姐的住处。

于连介先进到屋里,伍歧山立在门外等候。不一会,伍歧山看见于连介在里面气喘吁吁地恳求丁小姐。过了一会,里面的灯突然灭了。伍歧山又听见于连介说:“我去关门。”接着,于连介走出来,伍歧山立刻冲了进去。

伍歧山来到房中,二话不说将“丁小姐”按倒在床,一番云雨之后才依依不舍地下床离去。出门时,于连介依然守在门口。

“到底是洋学生,味道就是不一样。”其实,天昏地暗,伍歧山何曾料想到被他强奸的并不是丁小姐,而是自己的老婆朱蔻。而这一切,都是王亚樵事先谋划好了的。

这件事情既体现了王亚樵为兄弟排忧解难的义气,也体现了王亚樵机智过人的聪明。

后来,丁佩华得知于连介与朱蔻的事后,十分生气,决定和他一刀两断。与于连介断绝关系后,丁佩华找到王亚樵,表白了自己对他的爱慕之情。但却被王亚樵一口拒绝,因为王亚樵并不想背负乘人之危夺人所爱的臭名。后来,丁佩华只身去了南洋。纵观王亚樵的一生,在血花飞溅之中,他对女人的确是充满无限柔情蜜意的,甚至自己最后因女人而丧命。但他绝少因为女人而做出对不起兄弟的事情,更不会因为女人而放弃自己的事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