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王王亚樵:民国往事 一 激荡的少年传说 4.投笔从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前面说过,王亚樵自从生下来就天不怕地不怕,浑身有一股使不完的劲。设馆教书之后,整日苦闷思索、憧憬外面世界的王亚樵,决心利用教书的这段时间,好好练就一套过硬的拳脚功夫,以便日后有不时之需。

1907年,乡里终于来了一位赵姓武师开馆纳徒。王亚樵有意地与赵姓武师结识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王亚樵了解到赵姓武师不仅武功好,而且知识渊博,满腹经纶,这让王亚樵内心钦佩不已。王亚樵还经常把赵姓武师请到家里,酒肉款待。时机成熟后,王亚樵向赵武师正式提出了拜师学习。

赵武师看着眼前这位斯文的年轻人,指着身后那些徒弟们,说:“你看我收的人,都是十二三岁的少年,你现在的骨骼已经定型,不适合练武。”

王亚樵回道:“我虽然已经20岁,但从小就练过,胳膊腿都是灵活的。”

赵师傅撇了撇嘴,不做声。王亚樵站起来脱了衣服,到空地上打了一回拳,收了后,看着赵师傅。赵师傅一笑:“打得倒是流畅,但只是花拳绣腿。你若是养生,这些就足够了。”

王亚樵哪里有心情养生,面露不悦:“真的不能收我?”

赵武师看着他那坚毅的脸,正色道:“武术一套,攻守进退、动静疾徐、刚柔虚实,变幻多端,实非一日之功可得。”

这段中国传统文化中对武术的解析让王亚樵长了见识,他跪在赵武师面前,死活不肯起来,赵武师见他真是赤诚,最终收了他。

赵师傅告诉王亚樵说:“虽说武功乃强国立身之本,但那都是过去的说法。当今已是枪炮的天下,依我的看法,你不妨以练枪法为主,武术为辅,日后定能打出一片天地来。”

王亚樵连忙说:“先生好眼力,我从小就喜欢张弓弹射,这些年来,一直没有间断。只是这火枪怎么练习呢?”

“前几年我在天津卫,练过火枪,我可以教你。”于是,赵师傅开始训练王亚樵练习枪法。

赵师傅的方法非常特殊,他捉了一些野兔,放进一个扎着严严实实的篱笆的大菜园子,让王亚樵一边追赶一边放枪。刚开始,王亚樵胡乱开枪,连一根兔子毛也没有打掉,几天后才打中了第一只野兔。

两个月后,眼见王亚樵的枪法有所进步,赵师傅开始每天夜里捕捉十几乃至二十几只的野兔送进菜园子,而王亚樵一天只能射杀几只。半个月下来,菜园里兔满为患了。

工夫不负有心人,半年后的一天傍晚,王亚樵终于将菜园里当天的最后一只活兔子射杀了。

此后,赵师傅夜里捉住的兔子,王亚樵一天内都能够全部射杀。

又过了一个月,情势发生逆转。赵武师夜里捉住兔子,王亚樵半天时间就能全部射杀。

就这样,凭着自己的天生聪慧和勤学苦练,王亚樵终于被赵师傅训练成了全中国屈指可数的神枪手了。

可就当王亚樵学成之时,他的内心却愈发地焦虑起来。此时,外面的世界已经乱得一塌糊涂,反清、反帝、反封建的大火灼烧着满清政府和考验着中华儿女。王亚樵这样性格的人当然不会闲着,再加上他已经练就一身的真本领。过了没不久,王亚樵就宣布闭馆,准备外出闯荡。

然而就在此时,有人找上门来请他去做司书,来人就是距王小郢20里外的众兴集的李元甫手下。当时,李元甫因天下不太平,忙着兴办团防局,这是一种地方自卫性质的武装组织。

李元甫是李鸿章的族人,属“李府”中人。这里所说的“李府”,是指李鸿章的庞大李氏家族。在清末的几十年间,这个家族地跨合肥、巢湖、舒城、六安等地,是当时中国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由于李氏家族地域广阔,各处乡间均有他们的土地、庄园和佃户,所以他们在地方上要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一来用以自卫防盗贼,二来用以威慑地方其他豪强势力。团防局因系地方私人武装组织,所招集的人大都是乡间农民,知识分子是没有人愿意去的。李元甫为了抓住几个笔杆子,就到处去拉文人。

王亚樵非常高兴,欣然同意了这门差使。李元甫得到王亚樵这样文武双全的人才自然十分高兴,王亚樵似乎也找到了投笔从戎的一点味道。

在团防局,王亚樵结识了一群和他同样年纪和同样热血的年轻人,这些愤怒青年每天坐在一起议论时政,抨击社会的腐败堕落。“宝剑寻头饮,毛锥得墨飞;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王亚樵把这首心爱的诗作抄成条幅,分送友人。

王亚樵到团防局不到半年就和志同道合的王清泉、郑益庵、唐幼文结成莫逆之交并且效法桃园三结义,还决定削发剃度自称“四大和尚”,王最大,称大和尚,依次为唐二和尚,郑三和尚,王亚樵最小,为四和尚。和尚,出家人,无牵无挂,四海为家,除了自己的信仰之外,天不怕地不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