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王王亚樵:民国往事 外传 3.学馆教书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3.html


名落孙山的王亚樵回到家乡,心情极为忧郁。由于1905年的科举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次科举,所以16年来王亚樵一直梦想的“学而优则仕”的前景彻底变为了幻影。王亚樵必须重新思考自己的出路。

在家休息了几天后,王亚樵想起应该去拜访一下恩师张世籁。师生二人闲聊一阵之后,张秀才问到:“科举落榜后,日后有何打算?”王亚樵不敢对老师有所隐瞒,回答道:“先生,我还没想好呢,还想请先生指点一条明路。”

张秀才说:“前几天,有个朋友来我这游玩,说吴少庵创办的城西学堂,师资缺乏,正四处寻人。我与少庵有一面之交。你若没好的生路,我倒想将你和其他几人一起推荐给城西学堂。”对于老师的这一提议,生性好斗的王亚樵并不太情愿接受:“教书有什么好的,容我与家人商议商议。”张秀才说:“这不是急办之事,你先在我这住上几天,顺便将其他几人邀请过来,一起商量。”王亚樵只好答应。

另一边,王亚樵的父母也开始为儿子今后的生计着想了。王父说:“书没法念了,总不能让他就这样瞎混着,男子汉养家糊口,说什么也得学上一门营生的手艺。”梅氏说:“说得是,你是当家的,应该拿个主意了。”王父说:“我早有主张了,凭着咱儿子的才学,在村里办个学馆,赚口饭吃没有问题。”两人合计好之后,在村里找好了学馆的场地,也有不少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过来念书。最后就差总甲大人点头了。

一天,王父登门拜请夏总甲,又邀来族长以及村里的老前辈陪客。几杯酒下肚,夏总甲略有醉意。王父乘机提起了办学馆一事。夏总甲听完之后满口答应:“这是好事,抽空我去城里,和教谕大人说说。这前村后庄的,是要办所学馆。”过了两天,王父去夏总甲家探听音信,哪知夏总甲却开始推脱起来。无奈之下,王父求爹爹拜奶奶,舍去几亩上等水田,才将儿子办学馆的事情安排妥当。

而这时,王亚樵却已经同意了老师的建议,去城西学堂教书。这天,王清泉、唐文卿、韩新照三位同门应邀来到张秀才的学堂。张秀才问:“城西学堂开办,正缺师资,你们可愿去那里教书?”三人都在家闲待着,正愁没事做呢,觉得能够去教书已经很不错了。见三位同门都答应了去教书,王亚樵也就没有什么再犹豫的了,决定四人一起去城西学堂做个教师匠。

主意已定,四人分头回家准备。可当王亚樵回到家中,才发现父亲已经为他安排好了一切。对于父亲的做法,王亚樵满肚子的怨言:“办学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事先和我商量商量,我在城里已经找到一份好工作了。”面对儿子的抱怨,母亲梅氏出来劝说道:“你父亲天天都在为你着想。你念这么多书,总不能回家种地吧!现在人也请了,钱也花了,办学馆的事情都已经定下来了,你就别去城里了。”

尽管父母苦口婆心地规劝,可王亚樵还是坚持己见,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城里学堂教书,不比乡下当孩子王强?城里我去定了。”闻听此言,王父异常气愤,抄起顶门棍,拦着门前:“你敢离开家一步,我就敲断你的腿。”梅氏赶紧出来拦阻,哭着央求儿子留下。面对父母的苦苦央求,王亚樵只好答应不去城里了,安心在家设馆教书。

可是王亚樵并不是一个甘于寂寞、只求安稳过日子的人。那时候他特别崇拜文天祥的《正气歌》,百读不厌,激动不已,写文章时便常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自勉。他不甘心长期埋没乡间,立志干一番事业。

每当他在学馆里教20来个乡下孩子们读书识字的时候,那颗外出闯荡、干一番大事的雄心总会蠢蠢欲动。他的脑海里,不时地想象着外面精彩的世界,思索着究竟该如何去书写自己的人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