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我加税,放老百姓一马!”3月4日,在全国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星牌体育用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甘连舫谈到个税免征额问题时说,“我建议多收我们点税,我们不怕。我现在平时工资是3万多元,一个月交9000多元的税,这还没算年底的税。把我们这样的管好了,对老百姓就放一马。不然国家这么富,老百姓囊中羞涩,这不符合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原则啊。”



对于甘连舫的“向我加税,放老百姓一马!”的说法,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恒顺集团董事长叶有伟说,他看到了网上对甘委员说法的讨论,认为甘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个税不应让普通百姓有压力,主要还是应让中等以上收入的人群来承担。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瑞信律师事务所主任刘玲也表示赞成,她说这是个基本的社会公平问题,个税调整一定要“惠及中低收入人群,高收入者高交税”。全国政协委员、民生教育集团主席李学春对甘连舫的“高姿态”也表示赞赏,他说如果政府确实需要提高高收入群体税负,他完全可以接受。




据财政部的报告称:工薪阶层个税约占个税总收入50%。我国个人所得税主要来自城镇居民,目前工资性收入是我国城镇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城镇居民收入主要来源的工资收入是个税的主体。这个统计结果看在眼中,让人很难想得通拥有75%财富的那一类人,他们为何没有成为纳税主体?世界上凡是征收个税的国家,基本上都是以富人为纳税主体,而中国却以工薪阶层为纳税主体。




为何工薪阶层成为个人所得税的“主力军”?是由于税法规定对“工薪所得税收入”采取支付单位扣税的办法,最方便税收管理。而可能出现超额利润的资本得利、劳务报酬(比如演艺等)收入应交税所占比例却较小,出现“穷人交税多过富人”的反常现象。一个完美的个税征收体系应该达到富人多缴税的目的。比如经济发达的美国,近50%工薪阶层只承担联邦所得税的5%,富人阶层承担了95%的个税。




富人多缴税为何在我国难以实现?这和我们的税收工作重点不合理有一定关系。让富人多纳税,不是仇富,是体现公平。美国的低收入者,不仅不需要交个税,反而能够从这个制度中获得更多的收入。所以尽管报税是件头疼的事情,但是中低收入的美国人,对年终繁琐的报税不但不抵触,反而是很积极的群体。对更高收入者来说,美国还实施“替代性最低税”。这是一种和普通纳税计算方式不同的税法,能确保个人和公司会付一些所得税。




税务部门如今对工薪阶层的个人所得税盯得是越来越紧,现在个税起征点是2000元,只要一次性发放2000元以上(含2000元)就要纳税,按起征点税率5%计算,2000元工资就得交掉100元的个税。那么现在的2000元薪水又能干什么呢?在上海,市区一环线以内的商品房,60平米以上,月租金也是4000元左右,月薪5000元以上已经是收入较高的白领了,而这样的白领正是上海最大的纳税群体。“向我加税,放老百姓一马!”震撼人心,催人泪下,可行吗?